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样的奇特感官,不止在擂台之上的玄亟有,便是在擂台下呐喊助威的武者们,都同样山生了一瞬间的恍惚!

    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的恍惚,西门知秋的剑便已经刺在了玄亟剑势之中的破绽之处!

    世间剑道,便是天下第一剑的解凌昭都不敢说自己全无破绽,只不过他的剑太过精妙,其中破绽也是极少,而能发现这破绽的天下武林几乎连一掌之数都没有,是以他的剑菜才被称作无敌!

    而乾卦剑经,若是在叶清玄手使出来,也是一般的道理,只是现在使用乾卦剑经的乃是玄亟小道士。

    这小道士剑法虽然静,但却还没到真正登堂入室的境界,所以被西门知秋一剑刺穿破绽,顿时剑经溃不成军!

    只不过,玄亟剑势虽然被破,但是人却依旧未败,扭身错步,回剑一格,而后转手剑势便又变作了乾卦用九之道。

    擂台之上,西门知秋与玄亟一时间打的难分难解,两人掌中长剑精光闪烁,端的是剑气纵横,精彩异常!

    十数招之后,两人都已试探出了对方的深浅,于是玄亟剑招一变,再次刺出之时,顿时又有龙吟响起,而与此同时,西门知秋也是使出了自家家传剑法之中的绝招!

    剑光满布的擂台之上,众人只听耳边不断有龙吟剑鸣之声传来,而与此同时,一片明亮的剑光之中,隐隐又有赤红色的火光闪烁!

    站在擂台下方,玄渐眼前一亮,但还不等他高兴起来,便见擂台上剑光全数敛去,而西门知秋的剑却已经点在了玄亟的咽喉前三寸处!

    玄亟一脸平和之色的站在西门知秋身前,手中的长剑已然断裂,除却这一点之外,他便再无任何损伤!

    反观西门知秋,他的胸口全是多了一道被灼烧的焦黑的剑痕,只不过最终两人的比斗,还是西门知秋剩了!

    “玄亟到底不是败在了剑法上,而是败在了他的修为不足之上啊!”玄渐一直修习归藏之道,眼力自然非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了的,一眼就看出了自家师弟到底败在何处!

    擂台之上,玄亟朝着西门知秋打了个稽首,随后便一脸平和的朝着擂台下跃去,西门知秋则是一如既往的在欢呼声里,冷着脸色,收回了手里的长剑!

    “玄渐师兄!”围拢在擂台下的其余小道士眼见如此,心中难免有些不忿,于是全数把目光投到了玄渐的身上!

    而玄渐却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他功力不足如我,剑术之精亦不如我,我若上台,岂不是欺负于他,还是在等等罢!”

    这边玄渐没有出手,另一边魔道擂台之下,却是有一个众人都没见过的,年轻的过分的高手在擂台之上大杀四方!

    这人刚刚跳上擂台之时,展露出的修为,左不过先天中期境界,然而让人心惊的则是,这人居然能以先天中期的境界,胜过前来挑战的一位后期高手!

    这顿时引燃了擂台之下的气氛,一时之间众人纷纷为他呐喊助威,而台上之人的神色,却是颇为平静,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擂台之下,玄昭表面上静静观看,担心里面却是一直在琢磨自家的三十三绝天重经的第十重天,然而当他偶尔把目光落到那武者的身上时,他的心中总是不由自主的掠起真真奇怪的感觉。

    这感觉有着厌恶,也有着一丝让他感到莫名其妙的诡异熟悉感!

    不过,玄昭到底没兴趣去与人争夺那宝物,于是他便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只是与自家师弟们,站在台下兀自神游天外!

    “噗!”陡然之间,一个重伤喷血之声,传入了玄昭的耳中,惊醒过来,便见之前跳上台去,想与那武者过招试试自己身手的玄平师弟,却是被那人打的吐血飞退,直直的朝着擂台下摔了下来!

    眼见如此,玄昭心中顿时恼怒非常,“这人下手怎地如此不知轻重,比武夺宝而已,莫不是他要取人性命吗?”

    玄昭身形一动,便即腾身而起,接住了坠落下来的玄平,随后眼神冰冷的朝着擂台上一望!

    顿时,他便与擂台上那人看了个对眼,熟悉的仇恨感觉,再看见这双眼睛的同时,便从玄昭心中腾升而起,他对于这双眼睛,实在是太熟悉了!

    “萧衍!”想也没想,被心中仇恨怒火填满的玄昭口中爆喝一声,当即飞身上台,而后也不打招呼,一掌就朝着那武者印了过去!

    “展照师兄,你可真没出息,堂堂的点苍派首席你不当,却来玉虚宫给青玄道人当狗!”擂台上的武者,正是隐藏了容貌,混进来的萧衍!

    当日,萧衍被灭情魔帝救走之后,便被带在身边好生调教,如今萧衍将圣心诀练出了些许门道,于是魔帝便让他自行行走江湖,去磨练一下技艺。

    而这萧衍也是胆大包天之辈,居然趁着玉虚宫开山大典,就自己改换了容貌,前来浑水摸鱼!

    “原本我也没想出手的!”萧衍口中带着邪异的笑意,侧身让过了玄昭的掌力,同时真气一转,顿时便又一片灰蒙蒙的与众不同的魔气,从他的体内弥散开来!

    就着这魔气,萧衍眼底神光一闪,顿时使出曾经让玄昭吃了不止一次亏的“惊目劫”,顿时魔气化作万道利剑一般的东西,朝着似乎被摄住了心神的玄昭攒射了过来!

    “展照师兄,你可真是废物,就算进了玉虚宫,却也还是废物一个!若非见了你与这好宝贝,我又怎么会冒险出手!既然如今你叫破了我的身份,那你便死吧!”

    萧衍出手,毫不留情,真真是要将玄昭置于死地,而在远处观礼台上,叶清玄等人自然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可是无论是他还是玄冲玄昭,都是一副老神自在的淡定模样,根本不为所动!

    眼看着玄昭就要被魔气穿身而死,突然玄昭的身前一道将分为分,仿佛鸡子一样的东西凭空出现,而后这东西飞速演化,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一道煊赫高邈的天极,便挡在了他的身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