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屋外寒气逼人,屋内也是冰冷一片,喜鹊懊恼不已,用牙齿咬着下唇,“王妃,王爷并没有让管家准备归宁的礼物和马车。”她觉得委屈,晶莹透明的泪珠裹着冬日的寒气滑过面颊,在通红的手背上晕染开来。

    晴儿抬手摘下玉镯,“把这个当掉,找辆马车,再买些三姨娘喜欢吃的糕点。还有,这里只有小姐,没有王妃。”

    “王妃,不,小姐,这可是您的陪嫁。”

    葱白纤细的指尖没入到黑色的发丝中,恬静娴雅,仿佛不染尘埃的精灵,朱唇微张,“去吧。”

    21世纪的慕容晴儿出生医学世家,从小习武是为了强生健体,世家千金该掌握的琴棋书画,财金礼仪,对于晴儿都是游刃有余的。这些加上本身的医术,想要在古代吃上一碗饭,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眼下急于解决的便是脱离这个所谓的王妃身份,理清思绪便是要沉稳应对。

    晋王府一片冷清,大门内耸立着几棵核桃树足有数十米高,几米宽,枯枝摇摆,红绸早已被人撤去,一切恢复常态。若不是知情人,很难想象这处府邸是刚刚办过喜事的。

    管家墨宝踌躇一阵儿,站在门外略微清咳几声,“王爷,慕容小姐已经回相府了。”

    屋内香气缭绕,炭炉里吱吱冒着热气,男子身穿浅紫色外袍,肩宽窄腰,腰束玉带,五官白皙,容颜清隽。尤其一双丹凤眼,本该乌黑深邃,却被灰色罩住,乌蒙不清。双手举起放在轮椅的两侧,微微侧身。

    “进来吧。”

    “主子,慕容小姐典当了玉镯雇了一辆马车,买了些点心。”

    男人正是晋王墨卓峰,双目失明多年,求医未果,性格清冷狠绝。赐婚本就不愿,居然还要承受黎王墨卓然与丞相合谋算计,错抬花轿,哼,可笑之极,倒是也省去不少的麻烦。

    “主子,奴才不明白,既然主子已经洞悉黎王爷会下手,为何还要让花轿进门,不去阻拦。”

    “本就无心娶妻,是谁都无所谓。”

    “主子,慕容小姐归宁,需要派人盯着吗?”

    “弱智女流,随她去吧。”

    马车走在青石铺就的路上,摇摇晃晃似要散架,喜鹊脸色难堪,“王妃,没有多余的银两,让王妃受委屈了。这是余下的,回到府上,多少要打赏的。”

    晴儿凤眸清明,心中微暖,这丫头处处为她考虑,小小年纪变懂得一心为主。轻抚她的秀发,柔声细语:“眼下的情景是暂时,会好起来的。”

    两人说话的工夫,一声马儿的长鸣,车身猛的震动几下,喜鹊措不及防的甩向车尾,好在力度不大,只是磕到前额,红了一小片。

    车子外传入低低的淫-笑,“听闻车中的娘子貌美如花,本公子还未有娶亲,不如找个地方乐乐。”

    喜鹊的脸色撒白,古代女儿家的名节比命还要金贵,晴儿挑起帘子,漆黑的瞳孔内蒙上淡淡的光泽,精致雪白的小脸光滑细腻,“各位是在邀请我吗?”

    明明是艳阳高照,却有一股莫名的寒气瞬间笼罩住在场的几位,让他们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哟,小娘子生的就是俊俏,爷看的心里直痒痒。”

    “呆在马车里别出来。”晴儿小声叮咛。

    “小姐,喜鹊要跟小姐死在一起,喜鹊不怕。”

    “你活够了,小姐我还想好好的活着呢。你乖乖的呆着,不要成了我的累赘,小姐我就感激不尽。”晴儿遮住车帘,缓步绕过马头,示意车夫把车靠向路边。

    晴儿是跆拳道的高手,几个地痞还入不了她的眼,“听哥几个的意思,是早早的等在这里,想必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呢,可以跟你们几个走,前提是,我要知道雇佣你们的人是谁?”晴儿机警聪慧,马车无缘无故被人用下三滥的方法截住,要说是无意遇上,怎知车内坐的是女眷。

    为首的一脸络腮胡,黝黑的大手,搞不清楚是皮肤的本色,还是肮脏的埋汰,“小娘子果然与众不同,可惜用错了地方,既然了解我们哥几个来此的目的,就不用罗嗦了。”

    “既然你们不能如实相告,那就恕不能从命了。”

    几人嘴角嘲讽的勾着,对上晴儿没有丝毫笑意的清眸,幽深的讥讽,含着掌风的拳头宛如利刃般穿透了对方的心脏,离的最近的那位来不及反应轰然倒塌,前后也就几秒钟的距离。出手如闪电,身姿婀娜,不显山漏水。

    红唇轻启,笑容依旧,“还要再来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兄弟们,一起上。”

    目带寒光的扫视着他们,身轻如燕的柳腰屹立与原地,四周的几个猥琐的男人宛如影子般跟随着。晴儿心中默念一二三,瞬间出手,轻巧便利,粉拳快准稳,招招都是死穴,几个人或是爬,或是跪,或是仰天朝天,或是脸贴地面,尘土飞扬,几个回合下来。她伸缩有度,不显丝毫的狼狈,再看,原本趾高气昂的几人早就面目全非的相互扶持着跑远了。

    “小姐,你好厉害。”喜鹊还未完全适应小姐的转变,不过精明了强大了总归是好的。

    “喜鹊,你说这个世上最不想本小姐好活的会是谁?”晴儿单手叉腰,小脸微扬。

    “黎王和大小姐呗。”喜鹊紧张的抓着她的衣角,小姐不入晋王的眼,大小姐起了坏心,黎王帮衬着,小姐归宁怕是凶多吉少了。

    “哦,为什么不是晋王?”

    “小姐,你想呀,晋王已经将你娶进门,就是不喜欢,也决不能视你的贞洁不顾,男人都是要面子的。黎王和大小姐就不同了,今日是归宁的日子,小姐要是衣衫不整的被丢回王府,收益最大的便是黎王和大小姐,这对狼狈为奸的男女,简直该被千刀万剐。”

    和煦温柔的阳光倾洒在她的脸颊,带着令人迷醉的光晕,晴儿的黑瞳在柔和光线里晕染成琥珀色,闻言微微一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