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小霜撞墙了,一地都是血,快找大夫!”

    是谁,是谁在她耳边叫的这么大声?

    “找什么大夫?不肯嫁人还撞墙,我告诉你,今天就算这死丫头死了,也要做他赵残废的鬼!”另外一个声音紧接着炸起!

    尖锐的声音,让云小霜更加头疼欲裂

    云小霜本想要远离噪声源,但是她似乎无法冲破粘稠的黑暗

    啊!!!

    然后云小霜就兜头被淋了一盆冷水,霎那间冻得像是无数针扎进了骨缝之中!

    云小霜猛然一个激灵,一举突破黑暗!

    “小霜,小霜你没事吧?”

    一个女人冲上来一把抱住云小霜,木枝簪发,麻布衣裙,满脸凄苦!

    这女人是谁啊?云小霜满头问号,她不是车祸发生大爆死了吗?

    但是,云小霜的问号还没发芽,脑袋里比刚刚更加剧烈的疼痛再次袭来,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而来,让云小霜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她知道这个妇人是谁了,是她的妈鸭!

    不是开玩笑,不是文字游戏,眼前抱住自己的妇人,真是她在这个时代的妈!

    云小霜,穿越了!

    穿越对象是古代某个出嫁都系不上红头绳,瘦得可以看到骨骼形状,村头村长家的秀才儿子就是她暗恋世界之天王的赤贫少女!

    另外!五分钟以后,她就要被嫁给村上,以赤贫,残废,没前途,性情乖张,为特色的超大龄未婚青年,赵墨城!

    而她穿越过来,就是因为原主惨烈撞墙的以示抗议!

    这穿越真是太过坑爹,引起严重不适,可不可以举报!

    显然是不能的!

    “死丫头,还不赶紧把自己擦干净,如果被赵残废退婚,就打断你的腿!”

    老年凶残症的奶奶云张氏一把把云小霜拽起来,拿着一块破红布就要往云小霜的头上盖:“一会赵残废的牛车可就要来了!”

    “二叔,你真的忍心十两银子就把我嫁出去?”云小霜说了第一句话,对着一旁拎着桶的壮汉。

    刚就是他泼的水,这寒冬腊月冻死了!

    “什么?云大川,你为什么说赵家出的银子是5两!”凶残症婆婆立刻把苗头对准了大汉:“是不是又去赌坊了?”

    “娘,我没有。”壮汉显然没反应过来,云小霜刚醒眼皮不眨咬了他一口!

    “还说没有!要不是我拦着,你连这五两银子都要送到赌桌上!”另外一个女人尖利的声音也加入了团战,这是云大川的妻子,云秦氏。

    云张氏云大川跟云秦氏瞬间掐成了一锅粥,瞅着空挡,云小霜噌的站了起来,直接往门口跑去!

    妈耶,现在不跑,真等着嫁人吗?

    但是云小霜刚从那个阴暗的院落跑出来,眼前的场景简直是傻了眼!

    入目所及都是山峦,满是泥泞崎岖不平的小路,别说汽车,就是马车都走不了。

    四处的山峰晃的她眼睛都发旋,她突然从原主的记忆里想起,原主从小到大,都没翻过门前的那座山。

    云小霜如果想跑,那不叫逃命,那叫送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