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清风崖,崖底一处水汽弥漫的潭水中间,有一个方圆七八米大小的小岛,岛上光秃秃的一片土黄色,不过在小岛的中央一丛淡蓝色的花开的正旺。 此花一茎三叶,浑身洁白,并散发着淡淡的水汽,看起来颇有灵性。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扑通一声落入潭水之中,溅起七八米高的水花,没过多久落入谭中的黑影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这是一具尸体,死者年龄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样貌清秀,可惜的是满身的伤痕破坏了他整体的样子。 “轰隆隆”一阵剧烈的震动,处在潭水中间的小岛居然动了。 一颗巨大的蛇头从水中抬了出来,两颗拳头大小的暗黄色竖瞳死死的盯着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 晃着脑袋左右看了看一动不动的尸体,大蛇似乎对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领地的生物产生了一点兴趣,因为它肚子有些饿了,对于送上门的食物,它很高兴。 它慢慢的伸展开盘曲的身体,只剩下那一丛淡蓝色的花留在水面上,原来刚才的小岛就是它盘曲的身体。 只见它整个身体在水面上游动着,眨眼间就来到了尸体旁边,围着尸体转了几圈后,感觉没什么不对劲,就用尾巴将尸体紧紧的缠住,准备一口吞下去。 就在这时,原本毫无动静的尸体猛然睁开了眼睛,黑红的触手不断从身体中涌现出来,牢牢的扎根于大蛇的体内。 “嘶”黑红色触手扎入体内的痛苦,激发了大蛇的凶性,它没有退却而是张开血盘大口,朝着会动的尸体狠狠咬来。 一根手臂粗细的淡紫色触手自肩膀激射而出,将大蛇的脑袋整个刺穿,随后无数细如牛毛的黑红色细丝喷涌而出深深的刺入大蛇的身躯。 片刻的功夫,大蛇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瘪,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将整个大蛇吞噬殆尽后,黑红的触手似乎还未满足,十几根黑红色触手朝着水面上盛开的淡蓝色花朵扑去。 黑红色触手来到淡蓝色的花朵旁边,分出数根细丝慢慢刺入花朵内,一股股水蓝色的能量顺着黑红色触手回到本体之中。 随后原来的尸体移动到淡蓝色花朵的上空,几百道黑红色触手朝着淡蓝色花朵下方的水面涌去,顺着淡蓝色花朵的根,找到了隐藏在水下的东西。 淡蓝色花朵的根部扎在一层水蓝色的矿石上,水蓝色矿石上涌现出浓郁的淡蓝色雾气,黑红色触手紧紧的贴到矿石上,并且分出无数的细丝扎根入矿石之中。 尸体上黑红色触手变得更多了,将尸体团团围住,最后结成一个血红色的大茧,随后血红色大茧缓缓沉入水底,坐落到水下的水蓝色矿石上,只见无数水蓝色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涌入血红色大茧里,水面上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十天后 “啾,啾”数声嘹亮的鹰啼声响彻整个悬崖,七八只青色巨鹰排队展翅朝着崖底飞来,不久之后巨鹰降落到崖底,七八个身着黑色轻甲的黑衣人从巨鹰上下来。 “头儿,为啥这找尸体的任务落到咱暗卫手里?”一个胖胖的老者朝着身边的魁梧汉子抱怨道。“你说找尸体就找吧,问题是为啥要咱暗卫的人去带影卫的新人,这都是什么事啊。”老者看着身后四五个一脸紧张的影卫新人,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屑,对着魁梧汉子絮絮叨叨的说到。 “闭嘴!我说老五你能不能消停会儿,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唠叨个没完,咱是和影卫有些不对付,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影卫全是新人,老人基本都被清洗了,再说了又不是只有咱暗卫带影卫新人,其它的几卫不也一样带嘛。”魁梧汉子实在是受不了老者的唠叨只好耐心的给他解释了一番,对于这个队里仅剩的老人,许多事还需要他。 “再说了找尸体已经是我动用关系找到的最轻松的活了,难道你想去围捕影卫余孽吗?不想想其它几个小队的下场,五天前,翰州围剿战,暗卫,血卫和地方军队吃多大的亏你没听说吗?”魁梧大汉意味深长的看了老者一眼,怕他不知道还专门在“翰州围剿战”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翰州围剿战,现在这事谁不知道啊!本来我以为我老五已经够狠了,现在倒是真正知道女人狠起来才是真可怕。为了报仇真的是什么都能干的出来,不亏是影卫统领的夫人,我看也就影卫统领能搞定她。”老者打了一个哆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感慨的说到。 “好了,少废话了,我们也该上路了,出发。”魁梧大汉似乎不想再多说了,直接一挥手,不客气的说道。 整个队伍瞬间散开朝着前方搜索前进,清风崖崖底也不是个安全之地,一路上大事没遇到,小事不断各种意外频发,不过还好几个人好歹是朝廷精锐,这些小事还是可以克服的。 “好了,到前面的水潭休息一下,然后召唤鹰奴,我们回去,明天在来。”魁梧大汉有些气馁,找了差不多一天还是没什么结果。一想到回去面对统领大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色,大汉顿时觉得心里有些发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