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柳飘飘姐妹以不讲理的姿势,并剑下击,原本依然是搏命的打法,只是安翔风的真元之力太过磅礴,她们凝聚出的剑芒还没有达到伤人的距离,自身就犹如惊涛骇浪中的小船,倒翻了出去

    地面上观战的汪海洋等人,虽然神色瞧上去都颇为平静,可是无不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可就在这个时候,安翔风双手挥舞出的真元飓风,竟然突然开始涣散

    观战的数千人中,只有汪海洋一个人瞧出了一点门道他捕捉到了空气中那道细微的“滋滋”声。

    柳飘飘姐妹身上的压力骤然消于无形,虽然她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可是作为太极门的精英弟子,如何肯错失这样的天赐良机?

    几乎没有眼神的交换,这对双胞胎单单凭着心有灵犀,便在半空中做出了一个接力的动作

    柳飘飘一只手搭在了妹妹的剑上,柳飘香手上的剑芒顿时暴涨

    之前限于功力无法施展的太极剑法的必杀技,这个时候被柳飘香激发出来

    剑芒犹如一道闪电,由安翔风的天灵盖而入,穿透安翔风的身体,从他两腿之间窜出,在地面炸出了一个三尺多深的小坑。

    刚刚还是安翔风占据上风,突然间被一剑秒杀,这般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的人,都微微张开了嘴巴

    包括柳飘飘姐妹和汪海洋

    柳飘飘姐妹是不敢相信自己,汪海洋却是惊讶于什么人,能够以他觉察不到的速度,杀死了安翔风。

    不错,在柳飘香刺出那一剑之前,汪海洋确定,安翔风已经死了。

    安翔风死了,只是柳飘飘姐妹的反应很快,在安翔风的尸体还没有倒下之前,又补了一剑!

    半空中,柳飘飘姐妹面面相觑她们感觉这一切,似乎就像是做梦

    虽然有着君子协定,可是安翔风毕竟是极武境的强者,肉身的防御力,按照常理来说,怎么也不可能被她们的剑芒破开

    事实上,她们还准备依靠兵器之利,拼着同归于尽接近安翔风的

    不管是怎么回事,安翔风肯定是死了,而她们毫发无伤!

    安翔风的尸体从半空中倒栽下来,他的那些手下顿时脸色就变了

    极恶城,人人极恶!柳飘飘姐妹杀了他们的城主,他们岂肯善罢甘休?

    就在柳飘飘姐妹相拥庆贺之际,已经有数十个武修腾空而起,无一例外都是九品武修。

    这些人是极恶城除了安翔风之外,最强的战力,也是安翔风的生死兄弟。

    蓦然看到他们的老大死于两个八品武修之手,他们岂肯罢休?

    数十个九品武修,将柳飘飘姐妹团团围住,柳飘飘姐妹不由得大惊失色。

    汪海洋也反应了过来,大喝道:“你们想做什么?难道想违反君子协定么?”

    “屁协定!老子从来都是恶人,不是什么君子!”一个面色漆黑的大汉声如洪钟,“这两个小娘皮杀了我们老大,就必须给我们老大陪葬!”

    “放肆!”汪海洋大声喝道,“你们若是敢动她们,我必叫极恶城鸡犬不留!”

    “哼哼”黑脸大汉冷笑道,“那就一起死!”

    他是恶人,却不是傻子。注意到汪海洋出言威胁,却不敢腾空出手,知道汪海洋是担心秦嫣儿和戴恒的安全。

    不错,汪海洋是拥有将他们全部杀死的能力,可是这会儿,柳飘飘姐妹在空中,秦嫣儿和戴恒在地面,顾此失彼

    只要汪海洋不敢牺牲秦嫣儿和戴恒,就不敢腾空去救柳飘飘姐妹。

    哪怕他们好整以暇,将柳飘飘姐妹折磨致死,只要汪海洋不敢放弃秦嫣儿和戴恒,他们都可以从容的离去

    那些人没少杀人,对于人性揣摩得非常到位君子可欺之以方。若是汪海洋一开始就表现出,不在乎秦嫣儿等人生死的姿态,他们反而不敢出手替安翔风报仇了。

    义气是一方面,但若是认为他们都是因为义气,甘冒死亡的威胁就错了

    这些人心里都清楚,汪海洋等人只是极恶城的过客,迟早会离开。汪海洋等人离开,安翔风死了之后的极恶城,却是成为了无主之城

    虽然安翔风有不少的子嗣,可是这些人,都没有辅佐安翔风子嗣的想法将来的极恶城,谁是城主,一则看谁的实力强,再则就看谁能收揽人心了

    替安翔风报仇,自然是吸引人心的好手段。

    柳飘飘姐妹瞬间陷入到危机之中不过在下一刻,就见围住自己的那些人纷纷倒栽下去

    “沈大哥!”柳飘飘姐妹几乎是在同时,兴奋的叫了起来

    秦嫣儿和戴恒抬头,随即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傲立半空,一袭青色的衣袍,不是沈越还能是谁?

    沈越没有开口,伸手一指,便有一名武修从半空中栽下去。

    汪海洋终于明白了那“滋滋”声是怎么回事了正是沈越的血灵剑划破气流的声音。

    数十个九品武修,在沈越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沈越斩杀他们,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秦嫣儿隐隐感觉,沈越变了不是变得杀伐果断,而是变得有些冷酷无情。不错,沈越是变了从噬灵兽出现在黑雾谷那一刻,沈越的性情就变了。

    知道命运不由自己掌握之后,沈越突然发现自己很可笑突然间发现,所有的坚持,包括“道义”和“信念”,在那一刻,都显得那么可笑。

    原以为一切都是遵循着自己的内心,回首一看,不过是一只提线木偶

    命运不由自己掌控,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别人设计好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成佛成魔又有什么区别?

    沈越决定逆意而行武者走的修行之路,原本就是逆天。天意都可逆,心意逆了又何妨?

    杀!杀光他们!管他百年之后,人族与兽族的大战是什么结果!杀!杀光他们!管他日后,别人眼里是悬壶济世的炼丹师,还是杀人狂魔!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