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从玄戒里出来,已经是三日后的黄昏,沈越和杨兰在滨海城外相拥而别,神情有些疲惫

    可是在走到接近城门的时候,他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是辜宏昌,另一个,则是之前在黑雾谷见到的,用葫芦收取黑雾迷障的蒙面强者。

    让他感到吃惊的,却是辜宏昌正双手抱着那只葫芦,用嘴对着葫芦嘴,吞食里面的黑雾迷障。

    直接吞食黑雾迷障,沈越感觉,天武大陆应该没有比这更疯狂的事情了!

    可是辜宏昌一点事都没有,吞食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便就地打坐

    沈越看见,辜宏昌的全身,慢慢的被他呼吸出的黑色气流完全保裹起来

    那些包裹住辜宏昌的黑色气流,慢慢的有被辜宏昌全数吸收进体内,一点都没有剩下

    就在辜宏昌长身而起的时候,沈越发现,辜宏昌的武道修为,居然达到了元武境九层!

    九品武修!这才多长时间,辜宏昌的武道修为居然飙升到了元武境九层!

    沈越隐隐感觉,辜宏昌一身的实力,几乎与君洛天相当,肯定在长公主慕容瑞琪之上!

    不过下一刻,辜宏昌身上散发出来的,就是五品武修的气息了居然修炼了隐藏修为的功法!

    沈越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这个蒙面强者到底是谁?他这般培养辜宏昌的目的,又是什么?

    就在沈越感觉世界观完全颠覆之际,辜宏昌已经悄无声息的跃上了城墙,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沈越伸手挠了挠额头,随后向城门走去

    “怎么?就这么走了,也不想知道真相?”那个蒙面强者居然拦住了沈越,主动开口。

    蒙面人一开口,沈越脸上便露出了一抹苦笑,随后拱手为礼,道:“原来是上官前辈”

    虽然身形完全不对,可是沈越记得这个声音他敢肯定,这个蒙面人,就是苍龙帝国第一高手上官云。

    上官云愣了一下显然他没有想到,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愣了片刻,哈哈大笑道:“不愧是路由的徒弟!老夫还是小看了你”

    沈越苦笑着摇头,道:“上官前辈说笑了晚辈的一举一动,不都在您的掌控之中么?”

    “呵呵,”上官云轻笑了一声,“沈越,你不必妄自菲薄老夫不否认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掌控,可是那个人并不是老夫老夫还没有那个本事。”

    “不是前辈?”沈越愣了一下他知道,以上官云的身份,完全没有必要在自己面前说谎。

    可是,不是上官云,会是谁呢?而且,上官云是苍龙帝国的第一高手,却说没有本事掌控自己,那么苍龙帝国境内,还有什么人比他能力更强?

    听上官云的语气,他似乎直到是谁在掌控自己

    “前辈说笑了晚辈的一举一动岂不是都在前辈的掌控之中”沈越一脸黯然。

    “小家伙,别在老夫面前耍心眼”上官云笑着说,“不管是武道修为还是丹道水平,你的进步都出乎了老夫意料”

    “前辈这是在夸奖晚辈么?”沈越叹了口气,说。

    上官云却是点了点头,说:“不错!你确实让老夫刮目相看能够将化灵丹炼制到上品,你的丹道修为,已经担得起‘天武丹王’的称号;至于武道修为,提升更是出乎老夫意料”

    上官云顿了顿,看到沈越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叹道:“心态也超出了老夫意料唉不妨跟你直说,掌控你的人,同样也掌控着老夫否则,就凭你杀了老夫唯一的儿子,老夫又岂能让你活着?”

    听到这一句,沈越动容了:“前辈也被人掌控了?”

    听到这句话甚至比看到辜宏昌直接吞食黑雾迷障,还要让沈越吃惊

    上官云是什么人?可以说是苍龙帝国活得最久,武道修为最高的人,谁能掌控他?

    嗯,不对苍龙帝国活得最久,修为最高的恐怕是绝色谷里的人

    绝色谷谷主夏蔷,在三千多年前,就是三品武王,而且刚刚达到极武境三层,就能够战胜三品七劫武王,中央帝国禹州剑帝山的天剑宗掌门,有着剑魔之称的周名扬。

    能够在这个时候想起夏蔷,还是因为之前在玄戒中给杨兰炼丹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天罡五行剑》,以及周名扬委托他交给付博的,那柄作为天剑宗掌门信物的短剑。

    难道,掌控他的真的是绝色谷的人?嗯,恐怕除了绝色谷,也没有人做到这一点了。

    沈越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一切都不值得信任了曾经,他的心里,对绝色谷的大长老夏邑是非常敬重的,对绝色谷的始祖夏轩是非常崇敬的。

    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像个傻子一样,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

    上官云看到沈越的脸色不停的变化,禁不住露出几许得意的笑容他蒙着脸,以为沈越看不到。

    却不知沈越拥有破妄眼神通,上官云的所有表情,一点不落的都被沈越收入眼底。

    上官云的这张面孔很是英俊,看起来连四十岁都不到,绝不像在饕餮郡时看到的那副老态龙钟的尊容。

    “小家伙,你知道老夫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吗?”上官云问道。

    沈越轻轻的摇了摇头破妄眼虽然直指人心,可是沈越连上官云的武道修为都看不透,如何能看到他内心想什么?

    再者说,就算看出来,有实在意义吗?

    沈越懒得去想这些,懒得去看这些反正命运都被人掌控,知不知道,能有什么不同。

    “哎,告诉你吧那个人要老夫给你制造麻烦,给你培养对手老夫选择了辜宏昌,原以为可以让他在丹道新人王大赛上,战胜秦嫣儿,在接下来跟你的比武中战胜你。现在看来,他的武道修为短时间内还是很难超过你。老夫只能另辟蹊径,先坏了你的心境看来有效果。”上官云得意的说。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