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什么人?”

    这突然出现的人,除了傲龙之前已经发现外,其余之人事先皆没有察觉,自然来人的修为要远超他们。

    这时一个面色红润如婴儿,留着一缕白色胡子的老者才从酒楼外慢慢走来,来人正是炎酒老头。

    傲龙二人一见炎酒,正要站起来行礼,他却一摆手,看向几个面带一副恐惧之色的仙君,本该和善的脸上却是一片寒霜。

    那几个凌松派的仙君,看着就这么缓缓走来的炎酒,动作虽无出奇之处,但每走一步,却像踩在他们心上一样,紧张的神情任是楼酒内一些仙人都看得出来。

    炎酒出现后,并没有去理会他们,而是看着傲龙道:“哈哈,想不到如此短的时间,我们又见面了。”

    傲龙点点头算是回应,他知道炎酒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果不其然。

    炎酒突然一改对傲龙的笑容,冷厉看向几个仙君道:“哼,小小凌松派,只是云帝手下的走狗而已,这里不是云帝的地盘,以往你们将爪子伸到我木帝大人这里也就罢了,此刻居然还有胆量向木帝陛下的客人动手。”

    此时几个仙君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一个个忙施礼道:“我等几人见过炎酒仙君,刚才只是一个误会而已,对,只是误会!”

    其双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强作镇定的狡辩着,只是希望炎酒能放过他们一马。

    这些人心里都清楚得很,论修为,人家是三级仙君中的顶尖人物,随时都可能突破到尊级高手,三级与一级虽然距离看似不大,但要动起手来,也许他只要一个手指头,就能轻易让他们五人神魂俱灭。

    论地位,三级仙君本就强于他们太多,而且炎酒别看是一个仙君,但木帝就是重用他,某种程度上说,他的地位甚至比一些尊级高手还要高出许多。

    所以说,在这莫殇星,炎酒想要灭一个外来势力,几乎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想为他卖命的高手多着呢。

    炎酒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人,最后把目光停在其双身上,直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要说他也是个君级高手,可是面对炎酒那双醉眼朦胧的眼睛,却感觉有某种说不出的压力,让他心里七下八下,连大气都不敢喘。

    “误会?那这是什么东西,似乎想开玩笑也不用着使用这东西吧,据本座所知,这好像是专门噬人灵魂的灭魂针,一旦中之,灵魂必受侵蚀,这也算误会吗?”

    说到最后,炎酒的声音越来越冷,几乎如寒冰一般刺入其双的心神中,那其双此时连勉强的笑容都做不出来了,脸上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至于跟他同来的四位,更是如石雕一样心无旁物,眼观鼻,鼻观心,看似一副置身事物的超然表情,实则脸上的冷汗比其双少不到哪里去。

    炎酒见他不答,手中突然出现一束黄光,那灭魂针已然开始剧烈的颤抖,同时其双更是脸色一变,急呼道:“前辈手下留情!”

    可是已经晚了,随着炎酒手中的黄芒一收,那本来散出一阵阵红光的灭魂针突然如细屑般从他指缝间滑落,坚硬程度堪比下品仙器的灭魂针,倾刻间被他毁掉。

    ‘噗’其双一歪头,一口鲜血猛得向着旁边的傲龙吐去,只见他一挥手,一道无形的屏障挡在面前,那些鲜红的血珠却像定格一样,凭空飘浮在面前动也不动。

    “小惩大戒,这次放你们几人回去!告诉你们宗主,一年之内撤出莫殇星,否则你们凌松派等着在仙界除名吧!”

    其双一脸惨色的立在那里,虽然因为自己的本命法宝被毁元神受创,却依然强立在那里。

    纵然心中已经杀意滔天,却是不敢稍露丝毫,反倒听炎酒要放他们回去时,心神瞬间松懈下来,整个人更是一下坐在地上。

    不过炎酒答应放过他们,傲龙可没有如此说,刚才就是这其双,出言污蔑他的父母,这事不要说是一个仙君,就是仙帝敢出此言,他也定要其付出惨重的代价。

    “哼!”

    随着傲龙一声冷哼,如海lang般庞大绵长的气息陡然放出,一直停在他身前的血珠,随着他的一挥手,尽数如电般射向其双。

    旁边四个魔君谁也没有想到,在炎酒答应放他们离开的时候,傲龙还敢向他们动手,是以待他们反应过来时,那些血珠却像是一颗颗致命的毒牙一样,狠狠的刺入其双的体内。

    伤上加伤的其双,再次猛吐鲜血,一双狠毒的眼睛死死睛着傲龙,不过他知道眼下他没有任何杀掉傲龙的希望。

    先不说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气势似乎不在他之下,加之如今受了伤,而且旁边还有个三级仙君炎酒,更是没有任何的胜算。

    “傲兄弟!”

    炎酒试图阻止他,却不想傲龙面色冷的吓人,根本不给他面子的冷声道:“前辈不用劝我,此人居然出方污蔑我的父母,今天不杀他,我有如何面目立于这天地间。”

    炎酒面色一苦,摇着头道:“唉,罢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那其双一听,立即高呼道:“几位仙友救我!”

    那四个仙君却是不知所措,眼前明显的傲龙有炎酒给他撑腰,要救也得救得下来才行啊,别到时候人没有救下来,反而再惹得人家对自己动了杀念,一时间,几人在茫然了片刻后,继续眼观鼻,鼻观心

    傲龙的表情却突然由刚才的冷厉变得有些狰狞扭曲,全身的如同刮起来一股狂风一般,猛得将楼酒内的桌椅震向四周,纷纷化为齑粉。

    口中不带任何感觉色彩道:“救你,就是你们云帝来了,此刻也救不了你,我要你死!”

    陡然,傲龙眼中闪电划过,一对瞳孔突然变成耀眼的银色,一阵精芒大放中,突然空间中产生‘哧哧’的声音。

    那其双原本恐惧的表情,突然一滞,身体一僵的同时,已经软软的倒下。

    “这是?神识攻击!”

    几人都是见多识广,面对其双毫无征兆的倒下,只是怔了不到千分之一息的时候,随便便反应过来,神识攻击,在仙界都属于最诡异的攻击手段,就算是帝级高手,都不一定能领悟。

    神识攻击一直被称为最神秘的攻击手段,皆是因为领悟之难,如果没有机缘,存心靠个人去感悟,也许穷千万年时间都未必成功。

    就算以傲龙的天纵之才,如果不是当初小本告诉他神识攻击的诀窍,也未必能有此手段,也难怪这些人,包括炎酒在内都是震惊不已。

    一时间那几个之前找傲龙麻烦的仙君,更是努力缩了一下脖子,对于神秘的神识攻击,他们有得只是恐惧。

    再不会因傲龙只是一个三级天仙而有任何的轻视,内心已经将之与炎酒放在同等高度,甚至是更加危险的位置上。

    傲龙没有理会他们震惊的语气,而是将目光看向其它四人,这些人,他一个也没打算放走,想要回去报信,随便找个人就行了,何必将他们放回去呢。

    本来炎酒已经答应过他们回去,他也没有什么话说,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做个顺水人情。

    只是来到仙界三番两次与这凌松派纠缠不清,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同伴出言不逊,他们却是袖手旁观,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此等人渣,不杀掉也只能是lang费仙界的元气而已。

    刚才因为鲜血的刺激,傲龙体内最深处的疯狂已然被勾起,此刻这种疯狂的因素只是更加浓烈而已。

    似乎只是一个念头间,那种早已按捺不住的噬血期待,已经如火山爆发般猛烈的喷发出来。

    再也没有任何外力可以阻止傲龙的疯狂,他的脸上满是渴望杀戮的表情,同时身上的气息轰然放出。

    这种气息不再是霸道,而是让人感知如同深在一鲜血染成的世界中,甚至几人都有感觉,似乎自己看到了血流成河的场景,那种腥重扑鼻的味道,也在时时冲击着他们脆弱的心神。

    血腥的气息,隐隐透出的强大杀意,就算是炎酒都有些心惊道:“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产生如此强大的恨呢?”

    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但是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已经有些失控的地步,傲龙以三级天仙的实力,准备正面硬撼四个一级仙君,这在仙界的历史上也是极其少见的。

    此时傲龙早已经如同失去理智的野兽,不知不觉间,一股黑色的气息从他身上狂猛的冲出,全身闪耀着让人震惊的雷电之力。

    那‘劈啪’炸响的声音,无不让人产生心神迟滞的恐慌感,而当这些雷电之力出现的同时,傲龙的本来面目也终于回复。

    那四个本已经被傲龙的气势完全压住的仙君,看到他的样子时,突然浑身一颤,立即惊呼道:“原来是你!”

    “哈哈哈!就是我,那又怎么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天你们几个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们只是一点点利息而已。”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