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四人已经没有闲工夫去理会别的,只知道面前的傲龙正是他们凌松派一直要找的人,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根本不是什么仙者。

    好在他们没有失去理智,面对已然动了杀机的傲龙,他们还记得旁边有一个看似和善,却更加可怕的炎酒,是以其中一人道:“前辈你看?”

    炎酒摇摇头道:“罢了,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随你们吧!”他的话就像给对方吃了一记定心丸,四人立即放出自己的气势向傲龙迎去。

    而越加疯狂的傲龙,气势依然在攀升着,强大无比的雷罚之力如同耀眼的太阳,闪耀着无比的光芒。

    那些肆虐的雷电之力也在随着他的情绪越加燥动,就像一条条星云锁链一样,紧紧护在他的四周。

    未战,气势已然如此浩大,同时一把闪烁着强大雷力的雷罚枪倏然出现,整个酒楼都在为这种惊天动地的气势所颤抖,无比稳定的仙界空间,更是出现了强烈的震荡。

    这是傲龙首次将所有潜力发挥出来,既使以仙界的空间,也开始出现不稳定的前兆。

    丝丝气爆声,随着他的雷电之力暴开,一枪在手在他,猝然大吼一声,整个空间内居然出现了一声巨大的轰响。

    ‘蓬’酒楼原本的微颤已经变成了剧烈的晃动,随之居然整个炸开,无数躲在街上看热闹的人,直接被这股爆炸震伤了元神,一时间,不下百人的吐血场面蔚为壮观。

    四个仙君此时突然感觉自己真的好渺小,同时心中升起了一念头:“他真的只是三级天仙吗?”

    确实,傲龙此时的气势不要说是三仙天仙,就是一级仙君也做不到,在如此气势下,他们没有冒然抢攻,只是小心的戒备着,如果攻击的话,他们没有一点把握。

    而同时他们也明白,一旦对方的攻击出现时,一定会是出乎意料的强大,但他们没有办法,只能等,此时先出手的下场,可能就是死。

    终于,当傲龙的气势不再上升着,手中的雷罚猛烈的划出,一道平齐的枪芒带着无比凛人,撕裂万物的威势直接向四人划去。

    枪芒所过处,居然以仙界的稳定空间也产生了猛烈的扭曲,以亦真亦幻的攻击,在四人看来绝对不可力敌,不得以下只好飞速后退。

    楼酒早已经被傲龙的气势炸成了虚无,是以四人毫无阻碍的退出数十里之外,看着依然紧追着不舍的枪芒,凝重的表情一直不曾散开。

    他们是仙君,身为仙君的尊严,不容许他们连一个三级天仙的攻击都要去躲避,面对这完全超他们承受极限外的攻击,其中一仙君道:“四象锁元阵!”

    随着他的话,其它三人一点头,立即快速踏出玄奇的步伐,身形更是快到了极点,步伐每踏一步,居然在脚下都会产生丝丝的白芒。

    而之前说话的人,更是原地未动,双眼死死盯着划破空间而来的枪芒。

    数十里,攻击眨眼既至,当枪芒到来时,那原地未动的仙君终于手中一翻,脚下的白芒完全亮了起来,互相之间完全连在一起,一股完全超越一级仙君的庞大力量自其中涌出。

    “破!”

    那人手中一翻,一把中品仙剑已然握在手中,经过强大力量的包裹,毅然迎向那同样强大的枪芒。

    仙器飞剑的气势比起傲龙的枪芒,看起来绝对要强大许多,但就在关键时刻,那人却感觉心神一阵摇动,元神似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短暂的失神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惨痛损失。

    “啊!”

    直接一声惨叫,当先的仙君直接被枪芒斩成两截,无数的血雾一下子散落开来,像是天女散花般的血腥妖艳。

    其后三人由于失去了四象阵的操控之人,一时间反应稍慢,被反噬回来的力量直接震成重伤,不过他们的倒地也让他们捡回了一条性命。

    “刘兄!”

    三个人虽然倒地,但看着已经身死的同伴,不禁悲从心来,兔死狐悲的感觉由然而生,似乎接起来,他们的下场也不会太好。

    傲龙微微狞笑着,面色噬血的虚立在三人上空,低头俯视着他们狂笑不止。

    刚才的瞬间,他再次使用了神识攻击,干扰了那仙君的元神,否则就以那四象锁元阵表现出来的威力,他的攻击根本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他的笑容让三个倒地不起的仙君一阵恼怒,毕竟身为仙君,居然被一个三级天仙站在头顶上,而且是用一种不屑的表情看着,换做是任何一人,就算心境再高,也不会无动于衷。

    “小辈,本座与你拼了!”

    当先一人首先受不住这种侮辱,直接暴起身形向傲龙攻去,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他受了重伤,但不可否认的是,仙君的攻击力依然是强大的。

    看着那仙君猛烈的一挥手,无数的寒光自他手中出现,滋滋的声响让傲龙疯狂的情绪有些冷静下来,瞬间手中一结,控雷术已然施展,一张看似厚重无比,却又无比轻盈的雷盾出现在面前。

    ‘啪啪’似有无数的尖刺打在雷盾上,整个小巧的雷盾在这些细如密雨的攻击下,由雷电之力密布而成的雷盾,居然产生了道道裂痕,只是瞬间已经炸开。

    一下被轰出几百米的傲龙,嘴角上挂着淡金色的血液,本来已经逐渐平利的杀意,在这次攻击下,再次变的噬血起来。

    “哈哈,好,果然是君级高手,今天就让你知道,天仙,在君级高手的眼中,不一定就是蝼蚁!”

    “雷鸣诀!”

    傲龙一声响彻整个莫殇城的震吼下,手掌突然完全张开,向着天空有力的一伸,那天人凛然的气势,让无人心中居然产生了一种膜拜的冲动。

    就连远远站在数十里外的炎酒,也在震惊道:“这,这是什么感觉,好像内心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好像一个绝世的强者要苏醒了,而显然,他的苏醒并不是自己情愿的,被吵醒后的怒火,将会是可怕的!”

    ‘轰隆!!!’不得不说炎酒的敏锐感觉,就在他的念头刚落下时,虚无的空间中突然降下一道刺人心神的雷柱,一下子落到傲龙的手中。

    整个雷柱中的强大能量完全在他手掌中凝聚起来,那种可怕与浩大的气势,突然让他想到了一个人,雷灭大帝。

    此刻傲龙的内心热血激荡,感觉着手中抓的不是一道雷电的力量,而是一道随时可以裁决生死的利刃。

    对,就是这种感觉,他感觉此时自己就是力量的撑控者,宇宙万物间的生与死皆在自己的一念之间,那种感觉是美妙的,是如此的让人心神亢奋。

    他的整个人,更是完全包裹在一层随时可以毁天灭地的雷光之内,没有任何神识可以穿透其间,而此刻身在雷电中的傲龙,只是模糊的看到一个由雷电组成的身形而已。

    裂缝,再见空间裂缝,仙界稳定的空间中出现了数之不尽的空间裂缝,而这些空间裂缝,全部围绕在傲龙的体外。

    出现空间裂缝并不奇怪,能够达到尊级高手,挥手间既可让天空出现裂缝,但是造成这一切的,却是一个三级天仙,这样的情形,不得不让人怀疑,仙界的空间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而刚才那三个还在为了自己被傲龙俯视,而出现恼怒表情的仙君,此刻已然心如死灰,他们的心是真的死了,面对这等从来没有见过的强大压迫感,痛快的死去,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攻击迟迟没有落下,此时的傲龙从渐渐开始享受那种裁决生死的快感,到最后整个人的意识完全封闭,四周的一切越来越模糊。

    虽然现在他还做着手握雷电的动作,但整个人已经完全沉醉在那种力量加身的快感中。

    这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明悟,无论是何种强大的高手,不管是君级,尊级亦或是帝级高手,充其量只是宇宙间微不足道的星辰而已,只是这些星辰有大有小。

    就算他们再强大,拥有再可怕的力量,只能算是力量的宠儿而已,而他此刻却有种感觉,唯有超脱力量的束缚,成为力量的撑控者,才是最终的天之大道。

    朦胧中,他似乎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向着一团灰朦朦的东西靠近着,其中有种让他熟悉的东西,那些物质散发出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但是飘渺的让人难以捉摸。

    本欲努力向其靠近的他,却感觉那团物质一下子离他而去,灵魂失去捕捉的目标,一下子退回到体内,眼前的一切消失了,重新回到眼前的依然莫殇城。

    尽管傲龙明白,刚才他失去了一次天大的机缘,但他心里却没有任何沮丧的情绪,该是他的自然不会跑掉,若因此而患得患失,又有什么资格再次接触那神秘而飘渺的存在呢?

    一个念头,傲龙的心境快速的飙升着,无数的感悟充斥心间,只是现在他没有这个时间去思考这些。

    面对着三个已然倒在地上全身发抖的仙君,他的嘴角邪异的翘起,握着天雷的手掌猛然一攥。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