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叫萧江,民国二年,也就是1913年,我刚满18岁。 那个时候是一个乱世,军阀割据,逐鹿中原。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镇,古镇就是这个地方的地名。 我的父亲是镇上私塾的先生,家里什么都不多,就是书多,各个朝代野史,正史等数不胜数,甚至连金瓶梅都有几个不同的版本,从小在父亲的教导下,虽不能说知识渊博,但在当时也算的上是一个文化人。 小时候我听爷爷说过,家里有一本价值连城的藏书,里面记载着一个秘密,不过是什么书什么秘密,爷爷就是不肯说出来。 这天是个平常的日子,我和几个死党刚从深山打猎回来,刚到镇口就听见人喊,“萧江哥你家来了好多当兵的。 ”我吓了一跳,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老百姓看见当兵的都躲着走,现在来到我们我家,岂能是小事。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往家跑。 我家位于镇子的东边,我边跑边想肯定是出事了,不过我又想到,我们家的人都是老百姓,而且也没得罪谁,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很快,我就到家了。 家里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没有发生什么事,而且也没看见当兵的,我松了一口气,直接走进内堂。 内堂中,我二伯,大伯,我爸妈,还有我奶奶都在,一家人都在这里。 “爸,怎么回事?我听说有当兵来我们家了?” 我爸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道“小江,你先出去,我们大人在商量事呢。 ” 这时我奶奶开口了。“小江不用走,有些事也该让他知道了,该来的始终会来,躲也躲不掉。” 奶奶继续道“没想到几十年还是给他们找上门来了,老头子可是白死了。” 我奶奶一脸的哀伤。“把藏书院烧掉吧,这个秘密不能再传下去了。” “娘~”我爸想开口说些什么。 “我们家守护这个秘密已经够长时间了,再继续守下去,只会连累下一代人,当年先人也是为了守护这个秘密才从北方迁徙到这里,我们还要迁走吗?再说现在兵荒马乱我们还能迁到哪里,不如就让这个秘密永远消失。”~ 在奶奶的主持下,我们一家人把家里收藏了成百上千的年书籍一把火给烧掉了。 今天是八月初八,奶奶说让我永远记住这一天。 原本事情就应该像奶奶安排的这样完结的,可是并没有,反而把我们一家陷入更深的泥潭,后来我大伯,二伯因此丧命,我也因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在焚书后的第三天,那些当兵的再一次来的我家,这天刚好我也在家。 “萧太夫人,考虑的怎么样,那件东西是不是该交出来了。” 一个穿着军官服的中年人问我奶奶。 “这件事没得考虑,也不用考虑,几百上千年的事,或许以前家中的先辈会知道一点,但到了我们这一代,你觉得还会有什么线索吗?” “确实经过那么久时间,要你们把这件东西拿出来,或许是有点难为你们。” 年轻的军官顿了顿道“或许你该看看这个东西。” 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玉质的戒环。 奶奶的脸色变得很深沉。 我突然觉得戒环很眼熟,对了,我爸的手上就带着一模一样的,不止我爸,还有我大伯二伯手上也带着。 “这是?”我老爸盯着戒环问。 “你比我更清楚这是什么,我把戒环的主人带回给你们家,但条件是你们帮我去寻找那个东西。” 年轻的军官继续道“我把我的副官留给你,什么时候找到那个东西,什么时候来领人。” 军官指着同是一起来的人。 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这是四叔的戒环,十多年前,四叔和爷爷出去办事,一直都了无音信,不曾想刚有消息却被别人用来要挟我们家。 我奶奶叹了口气。 “哎,天意弄人啊,我也有一个条件,用那个东西换他们父子两个二人。” “萧太老爷去了什么地方想必你也清楚,进了鬼门关,哪有那么容易出来,我们也好不容易救回萧先生,至于萧太老爷目前没有消息,我们也只能尽人力听天命。” “好吧”听到这里,我一头雾水,貌似爷爷和四叔离家并不是办事那么简单。军官带着人走了,留下一个白白净净,长着瓜子脸的副官,这个副官是个女人,姓江,我们就叫她江副官。 “娘,藏书都烧了,我们该怎么办。” 我奶奶思索了一会,直接道“女人都出去,男人留下。” 我爸给我使眼色,让我也出去,我刚走两步,奶奶叫住了我说有些事也该让我知道了,就让我留下来,现在内堂只剩下我,我爸,二伯,大伯,还有江副官,本来我奶奶的意思让江副官也出去的,但是江副官的来头比较大,我们不能轻易得罪,就让她也留下来了。 奶奶说了个很离奇的故事,这个故事如果不是在这么严肃的情况下由奶奶说出来,我恐怕会当成怪谈。 大约在一千年前唐朝灭亡。 那也是一个乱世,群雄崛起,乱世纷争,历史称那个时候为五代十国。 那个时候,我们萧家先祖在后梁任职,这是个短命的皇朝,称帝到灭国不到二十年。 在灭国期间,我家先祖从宫中带出一本拓印着甲骨文的羊皮卷。 后来我家先祖成功破解这篇甲骨文,得知这里面记载着一个大秘密,为了不生事端,举家迁移到关外。 不过具体记载着什么先祖却没有告诉后代,只是说这份羊皮卷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留到外面,否则会有灭族之祸。 原本事情就该这样结束的,但在几百年前也就是元明交替的时候,族里有人走露风声,把这件事说了出去。 当时引起了很大风波,据传连当时刚建国的朱氏皇朝也参与其中,家中先辈为了躲避祸端,不得已从关外搬迁到这里,也就是古镇。 本来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的,可是并没有,搬到到这里的确实是使这件事告了一段落,但为了得到这个秘密的人并没有放弃对我们家的追查,幸好在当时我家先祖与当朝宰相有点交情,把这件事压了下来,虽然明面上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但是暗地里却没有。也是好在我家先祖在当时的名望极高,绿林上很多朋友也都极力帮助,这才使我们家平安度过了那次危机,直到十多年前,因为这个秘密再起波澜,当时整个国家最有权力的一个人找到我爷爷,爷爷为了保住我们家,带着四叔出去了,一直没有音信。 奶奶说了这个故事,但总是没有说出最关键的,就是这个究竟是什么秘密,值得成百上千年不断的有人追寻它。奶奶继续说道,什么最吸引人,不是金钱,而是一个秘密,从人类有智慧开始,无数人为了追求这个缥缈的传说,在几百年前家族先辈就推断出祖先带出这份羊皮卷记载的事就与这个秘密有关而这个秘密是关于长生药的。 听到这里,我蒙了,这什么跟什么呀,天荒夜谭啊,一份破羊皮卷竟然跟长生药有关,这说的是神话还是故事。 要是世上真有长生药,历史上的秦始皇,汉武帝,李太宗就不会死了,这几个都是赫赫有名寻找长生的狂热分子。 “据古籍记载,世上不是没有长生药,而只是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 “哦,看来江副官对这件事也很上心,记载关于这件事的古籍可不多啊。” “我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峰交代待的任务就是让我找出这个秘密” “你觉得几千年都未解开的秘密,短时间内就会有结果吗?” 奶奶继续到道“十多年前,宫里的人找到老头子,我就知道这个隐藏了几千年的秘密又会兴起一场血雨腥风。” “奶奶指着墙上一幅印着古字的卷画说道“这份就是家族先祖留下的羊皮古卷,这些都是甲骨文,现在世上认识这些字的人已经不多了。” 这幅古卷,就挂在内堂的墙上,自我有记忆开始,这东西一直挂在这里,动都没人去动过,没想最安全的地方竟然就是最显眼的地方。 江副官向前走了两步,盯着古卷,眼睛一动不动的,不一会儿,她缓缓的念出“阴阳开道,深渊潜龙,仙神结果,既寿永昌。” “这是什么意思,按字面理解压跟跟长生药没什么关系。” “是的,江副官果然博学,这么苦涩难以理解的甲骨文,看一眼就认出来了。” 奶奶继续说道:“这就是先辈从甲骨文中拓印下来的,这里面的意思也许只有先人知道了。” “萧太夫人可知道萧老太爷去了什么地方。” 看着江副官的神色,奶奶像是想起了什么。 “莫非是阴阳道?” 我大吃一惊,爷爷和四叔怎么会去阴阳道,阴阳道俗称鬼门关。 这个是禁忌的地方,人们躲之不及。 鬼门关的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自古以来有多少能人异士丧命在那里。 不过,反过来想,要是长生药那么好得到,中国几千年来也不会有那么多追求长生的人士求而不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