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事实上我们最终还是没去百越之地。

    虽然江副官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不得不让我们改变原来的计划。

    轩辕剑。

    当然是轩辕剑。

    如果不是它,我们绝对不会改变初衷的。

    在我们前往百越之地的路上,轩辕剑被人送上门来了。

    这个人我们都认识,并且关系很复杂。

    她就是江映柔。

    我们从来没想到轩辕剑会在她手里,因为她是江家人,而江家人现在和四叔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可是她偏偏就来了。

    “小柔。”

    江副官似乎也没有料到来的人竟然是她的妹妹。

    “萧腾把一切都解决了,他现在赶去黄帝丘,走之前要我把这柄轩辕剑交给你。”

    她这话是对着我说的,她继续道:“他还有一句话要我带给你,禺谷之行刻不容缓,找到长生药毁掉之后,带着另一柄轩辕剑回来黄帝丘救他。”

    什么四叔竟然要我来相救,老实说我怀疑她传错话了,四叔什么人哪轮得到我来救

    “轩辕剑有两柄吗?”

    刑白衣倒是分析的很快,他一瞬间就知道重点在哪里。

    “不知道萧腾是这样说的。”

    她继续道:“黄帝丘是个局,布下这个局的人就是萧腾,萧庭只不过是完善他的布局而已,不过他应该遇到麻烦了,现在想来一场置之死地而后生,他把自己的命交给你了,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了。”

    江映柔说完之后,直接就转身离开了,也不理会我们的疑问。

    “小柔你去哪里?”

    “你知道的他在哪我就在哪”

    她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是去往黄帝丘的方向,不过她口中他到底是谁呢?

    难道是四叔吗?

    “萧腾还能遇到麻烦老夫我怎么不相信呢?”

    “俺也不相信,他比俺厉害多了他能遇到危险,真扯淡咧”

    对于江映柔的说法,谢老货和熊二最先不认可。

    且不说轩辕剑是不是有两把,就算是有两把,那四叔是怎么知道的呢?

    再说呢凭借四叔的身手和他精密布局是脑力,难道神州之上还能有人对他产生威胁不成。

    要知道四叔为了救我时,连雄,关两家都火烧眉毛,差点被四叔给灭了,这就说明了四叔不是一个人在行动,他还掌控了可以左右神州大局的势力。

    越往下分析,四叔越可怕。

    不过他既然把轩辕剑交给我们了,说明此行也是刻不容缓,要不然他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现在怎么,要不然转道去禺谷吧,反正轩辕剑已经找到了。”

    我略微思索后便答应了,毕竟我也想知道禺谷里面究竟还有什么秘密,为什么这个世上还会有另一柄轩辕剑

    轩辕剑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神威,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光彩夺目,甚至连锋利都算不上。

    江映柔交给我们的这把剑是以青铜铸造而成的,剑身并不光滑,撇眼一看以为剑身上刻画的是腾龙舞龙,单实际上这却是一幅通往禺谷的线路图,只不过这条线路隐藏的很深,如果不知道有这回事的人,根本一点端倪都发现不了。

    经过一番比对,刑白衣和江副官都确定了禺谷的位置所在,竟然是离蓬莱仙岛不远的一座海岛之上。

    这点我倒是不觉得出奇,因为寓言中记载,禺公将太行,王屋两座山移到了东海的边缘。

    或许水族人之所以永世的生存在那座荒岛上,守护并不单只是蓬莱仙岛,更重要的是守护着生长着长生药的禺谷。

    说真的现在我还搞不清楚,在上古时代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原本生长在东祖龙脉源头的长生药为什么会被移植到太行王屋二山之中,愚公又为什么将这两座山移到东海的边缘。

    既然愚公没有长生的欲望,那他做那么多事干嘛呢,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还有西王母,当初她与青衣,伏天共同开展长生药的计划,可自蜀地之后我们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有关西王母的东西,就连那三分的羊皮古地图现在都还没凑齐,难道说西王母中途放弃了长生药不成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她原本就是为了实现长生才把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哪怕只有一丝的机会她都不会放弃,但是她竟然没有把手伸到关外和黄帝丘中,这是我感到好奇的。

    我发现八分的玉盘,和三分的羊皮古地图,还有那两只龙凤神玺,神州的三样至宝,仿佛是代表着不同的事件

    八分的玉盘,和三分的羊皮古地图虽然都是有关长生药事件的,但是玉盘代表的则是愚公和黄帝这条线,因为玉盘的最终指向就是东祖龙脉的源头黄帝丘。

    三分的羊皮古地图,则是代表着西王母的长生药计划,这是关于他们的长生药故事,其实跟东祖龙脉源头并没有多大关系。

    而龙凤神玺更是隐藏了神州最古老的秘密,那就是气运的问题,我怎么也搞不明,这龙凤神玺怎么会跟长生药扯上关系呢,要知道这两件事根本就是不同性质的。

    还有轩辕剑,世上传言这是黄帝的兵器,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难不成轩辕剑也是为了隐藏长生药而锻造出来的要不然怎么世上会有两把轩辕剑呢

    我相信所有人的思维都和我一样,一定也搞不清楚这里面的因果关系。

    我没有在分析下去,因为这些问题在我们禺谷之行后一定会有个明确的答案。

    我们并没有往百越之地的方向前进,而是转道去了禺谷。

    东海的边缘,离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足有上千里之遥,就是途中不出什么问题,我们要去到那个地方,恐怕也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半个月一过,我们已经来到了泰山脚下,看着这雄伟的五岳之尊,我不禁很感慨,泰山被一分为二依然很雄伟,一半留在原地五岳独尊,另一半则是成为了世人口中的仙境蓬莱,真是不能想象上古时代完整的泰山又该怎么雄伟壮观呢?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