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就在我迷迷糊糊中,脑海突然出现了一段景象,这个景象在我脑中并不清晰,就像梦幻般一闪而过,但也让我明白了我跟长生药有什么关系。

    那是在我还很小的时候,那时的我应该是刚刚有记忆,每天在长辈们面前耍宝,在某一天,有个老者找上了我们,他和爷爷在内堂谈了很久,等他出来时,爷爷把我交给这个老者,而这个老者带着我离开了萧家,一直到半年后才把我重新送了回来。

    故事就是发生在我离家的这半年时间。

    老者带着我坐上了一条大船,然后来到了海上的一座神秘的大山。

    大山临海而建,青山碧水,似玉龙环绕,刀斧般的崖头横天而立,老者牵着我的小手在大山面前站了好久。

    “长生呀长生。”

    老者在感叹着,他转头向我说到:“这个地方不能留在世上了,小江,我要用你的血封印住这个地方,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血没有人能解开这道封印,希望在你有生之年别牵扯进这事,等你走后世上再也无人能找到长生药的秘密。”

    老者把我带进了一个空旷的山谷中,在那里取了我不少血液,当时的我还哭喊着要回家,不过后来我被老者弄晕过去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回程了。

    老者见到爷爷之后点了点头,然后便离开了我们家。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

    但是那一次行程的记忆自那时起就在我心里面消失了,如果不是现在来到这里,我也不会想起记忆深处最深的东西。

    我越发的觉得这个禺谷很熟悉。

    趁着他们熟睡之际,我独自一人再次进入了那座山谷,来到了磨盘旁边,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磨盘跟我们所看到的禺谷一定有莫名的联系。

    “莫不是这个山谷真的被人用奇门之术封印了起来”

    要知道我记忆中的那座大山根本就不是现在的样子,不管怎么样,我相信我的血跟这里一定有紧密的联系。

    我摸着磨盘表面上的痕迹,想从中找出一些线索,但是我失望了,这里除了一下刻痕之外,根本再无其他。

    可就在这时,我脑海中冒出一个很奇葩的想法,就是想用自己血验证一下那个景象是否真实。

    我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血滴在了磨盘上,令我惊奇的事情发生了,这座磨盘竟然把我的血吸收了进去。

    怎么回事难道这磨盘还是活物不成

    我再次挤出几滴血迹,这次我看到的真真的,我的血滴落在磨盘之后,就被这个是磨盘以惊人的速度吸入了体内。

    可血被吸收之后,周围并没有任何反应,或许我脑中的那个景象真是一场梦而已。

    我在这里并没有待多久,整准备原路返回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刑白衣的声音。

    “你做了什么”

    刑白衣很吃惊的望着我,莫不是有变故发生

    还不等我回答他的话,江副官和谢老货的跟着刑白衣跑了进来。

    “怎么呢?”

    我并不是很明白他们的意思,要知道我可是等他们熟睡之后才进来这里的,难道他们中途醒了发现我不在,这才出来找我

    “禺谷解封了,是不是你干的”

    谢老货问的更加直接,我瞬间懂了他们的意思,看来我的血真的有用。

    我并没有回答他们,而是直接来到磨盘处,咬破另一手指,挤出大量鲜血之后才停下来。

    “我在很久之前来过这里。”

    我做完这一切之后,便将自己脑海中的景象说了出来。

    “什么你来过这里?什么时候的事?”

    谢老货最是吃惊,不过刑白衣和江副官表情也动容了。

    “很久以前,我刚有记忆的时候,我被一个老人带到了这里,峭壁上的萧字印记就是他留下的。”

    刑白衣听完我的故事后才道:“这么说你们萧家人早就找到了这个地方,那为什么当初就不将这件事彻底解决呢?”

    我摇摇头不知道,毕竟当时我的年纪太小了,或许这件事爷爷会知道一点。

    “好家伙,竟然将禺谷解封了,这是哪位高人的手笔”

    南宫瞎子和小人也跑了进来。

    南宫瞎子的话音刚落,这山谷里面也出现了变化,首先是那个无底的深渊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底,而在平底的最深处还有一株会发光的神树。

    “原来只有你才能找到长生药是这个意思。”

    刑白衣似乎想通了什么,他指着前面发光的树继续道:“那应该就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长生药了。”

    江副官看着我并没有出声,反倒是谢老货急不可耐的就往前冲。

    “别去,现在是晚上,虽然解封了,但是危险依然存在,我们等天亮再去看看。”

    刑白衣阻止了谢老货,并带着我们离开了这里。

    可回到营地后,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熊二和掌舵人都不见了,而地面上还留下的了一些痕迹。

    “不好,有东西。”

    江副官和刑白衣最先反应过来,仔细的听着周围的一举一动,可这里除了风声再无其他声音。

    “熊二这个熊人该不是自己带着掌舵者跑路了吧?”

    谢老货的思维真是让我们意想不到,同伴失踪他首先要做的并不是警惕着危险,反而是认为同伴跑路了,我去他大爷的

    “不是跑了,是被怪物拖走走的,你们看地面的拖痕”

    小人的观察力在我们这几个人中是最好的,不过我奇怪的是,在扎营之前我们就仔细的检查过周围的环境,根本就没有一丝危险的征兆。

    “不会有其他势力的人尾随我们来到这里了吧!”

    南宫瞎子提出了一个值得我们大家深思的问题。

    按道理说,这是不可能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找到这里的路线图,就算有人歪打正着的来到这里,也不可能就是我们对手中的一个吧!

    这种巧合几乎为零,不过我却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或许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地方,但是没有人真正的发现过长生药,这次的禺谷之行就是四叔的一个局,目的就是一网打尽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