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位女士,请你在这边等吧。”建明集团新来的小保安,将颜颂颂客气的引进会客厅。说完话后,他就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好的,谢谢!”颜颂颂朝他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抬手看了下时间,这会下午三点左右的样子。想必健民一定还没有忙好吧。 新来的保安不认识她这个董事长夫人也很正常,而且她平日里也比较低调。在等候的时间里,颜颂颂没事便坐在那里看电视新闻。 就在她无聊的换着电视频道的时候,好几条一样的新闻跃入她的眼帘。而且那一排醒目的字眼,都打着一样的字幕。 “冷卓冷军长,庆贺海伦9号成功试航的电视讲话。” 关于海伦号的新闻,最近一直在放,颜颂颂也是知道的。但是她没想到,主持这次电话会议的人竟然是他。 电视里的冷卓,有一双冷静的眸子,眼神深沉,虽然是在电视里面,可是他的脸对着镜头的时候,也不免让人有些紧张。这是一个十分硬汉的形象,这一刻颜颂颂才看清他的长相。 原来他竟然十分的耐看,而且还做军长了。 颜颂颂心里轻笑了下,如果当初自己答应了他的亲事,现在是不是也是军长夫人了? 不过,她并不后悔。 因为她拥有一个很爱很爱自己的丈夫。虽然她一个月前因为意外小产,她心灰意冷过,绝望过。可是想到赵建民对自己的呵护和关怀,什么都值了。 今日是他们结婚纪念日,每一年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都会在一起庆祝。为了给丈夫一个惊喜,平日里宅在家里的颜颂颂特意打扮了一番,决定等他一起下班。 颜颂颂是个很知道分寸的妻子。在工作期间,也从来不会打断赵健民。不知情的小保安,让她等一会的时候,她也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 没想到刚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她的肚子便传来一阵不舒服的感觉。她想大概是因为吃那个药的关系,因此上厕所的次数便比平日里多了些。 颜颂颂心里苦笑了下,便放下包,驾轻熟路的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不过,就在离开厕所的位置大概还有十几步远的时候,颜颂颂突然听到一阵女子娇喘的声音。作为结婚多年的她,太明白女子嘴里发出这样的声音,是在什么场合了。 忍不住摇了摇头心道:这些小年轻,竟然搞起了办公室恋情,而且还是在上班时间。看来得让建民整顿下公司人员了,真是有伤风化。 没想到,她从厕所出来时,耳边竟然传来了那名女子非常清晰的声音,那两人竟然还没完。 “恩讨厌拉,你轻点,小心里面这个小的。”女子说完,声音确是媚到了骨子里。 颜颂颂听到这个媚到骨子里的声音,身体顿时犹如被打了定身术一般,一股怒意夹杂着丝丝凉气,直接从背心涌到头顶心。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她到死都不会忘记,因为就是她造成自己小产的。 怎么她还在他们公司,不说被赵建民打了一巴掌,然后炒了鱿鱼吗? 那日颜颂颂去做产检,赵建民说自己正在签一个大单,来不了,就从公司调来一名员工陪她。这名女子因为长的过于妖艳,而且看她的眼神,似乎带了几分不敬,所以为颜颂颂不喜。 不想,就在她做好b超,两人一起下楼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名女员工的手,竟然推了她一下。然后她就像一个胀大的皮球一般,直接从二楼滚到了一楼。 最后造成颜颂颂,全身多处骨折,外加流产。已经五个月大,在肚子里已经成形的女儿,就这么活生生的没了。 所以这个声音,她记得非常清楚绝对不会错。 颜颂颂和赵健民结婚后,十几年都没有身孕,到处吃药,四处求医,其中的艰辛和苦楚不为人知。后面好不容易,到快四十出头了,她才怀上了一胎,并且知道肚子里是个女儿。没想到,竟然遭到这样的厄运。 颜颂颂一直以为那个女员工当时真的是不小心,才碰到了自己。可是她为何还在他们公司,竟然还敢在大白天和人干这样的事情。 如果没有人默许,她的胆子会这么大? 颜颂颂的直觉是,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还是自己的丈夫对她隐瞒了什么? 不过她很快在心里否决了。不会的,健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她那个温情脉脉,时刻将她犹如公主一般捧在手心的男人,怎么会欺骗自己。 颜颂颂立马在心里否决的自己心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觉得一定是她多心了。 现在的她,做了全职太太,如今女儿又没有了,可以说,她除了赵建民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如果连他都不能信。那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相信的。 这样安慰了自己后,颜颂颂便鬼使神差的,朝那边的房间靠了过去。 这两人还真是色,胆包天,做这样的事情,竟然连门都不关好。 颜颂颂将头探了过去,从微微敞开的门缝中,隐约中可以看到一女子,仰躺在办公桌上,露出欣长的大腿,下面是光的。而那名男子下面也脱了个干净,将女子紧紧的压在了身下。 光是看到这个恶心的姿势,颜颂颂就已经脸红心跳,全身像打了鸡血似的。可是为了确定那个男人的身份,她还是忍着羞耻之感,看了下去。 等到她看清那个男人的侧脸后,颜颂颂的身体僵住了,思想也似乎冻住了,几乎不能呼吸。随即,她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她很想自己在此刻能晕过去。因为晕过去之后,她可以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因为那个男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丈夫,赵建民。 赵建民保养的很好,今年四十几岁,看上去还像大小伙子一样。身上有六块腹肌,全身没有一个疤痕,他做的时候,喜欢各种奇葩的姿势 每次颜颂颂都被他弄的面红耳赤,像个娇羞的小姑娘。 可是如今他将自己的十八般“武艺”用在了另外一个女人身上。 颜颂颂没有觉察到,自己的手指已经深深的陷入肉里,掌心已经腥红一片,可是她丝毫没有感觉到痛。她紧紧的咬着嘴唇,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哭出声来。 怪不得他日日加班,天天都说工作忙,就连周末都没有休息。 他一边打电话,不停的安慰自己,一边忙着和别的女人做这种事情。 多么的讽刺! 泪水模糊了颜颂颂的眼睛,她很想上前将那个人的伪装给撕掉,可是脚却像塞了铅一般。 视线模糊中,她看到男子趴在那女子身上,猛力动作几下后,对着她的嘴和胸亲了起来。接着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入耳膜。 “宝贝你放心,我会轻一点的,毕竟你这肚子里,是我赵建民的儿子。” “轰”的一下,颜颂颂的身形再次晃了一下,心口原本就有些隐隐作痛的地方,竟似要将她的心撕裂一般。 颜颂颂慢慢的蹲到地上去,只觉得全身发冷,刚才她的话在她耳边不停回想。 “因为你肚子里,是我赵建民的儿子” 这应该是她今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可是他却有了一个和野女人的儿子…… 他不是说给了她一巴掌,将人赶出公司了,竟然是骗她的。 赵建民,你这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他嘴里口口声声,说这辈子只爱自己,不会多看别人一眼。 可是这会,他竟然和杀了她们女儿的侩子手,在大白天干出这样的丑事。 颜颂颂其实一点不笨,一开始的时候,她心里也觉得这事情蹊跷,不然她怎会好端端的就从楼上摔了下来。 她心里存着善良,总觉得别人不会那么阴险。 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了! 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那个女人那天一定是故意的,而且说不定还是赵建民授意,这样没有了她和孩子的阻碍,他想怎样就怎样。 好狠毒的心,颜颂颂只觉得胸口更痛了。 屋里的一对,做的正酣,丝毫没有觉察到门外的异动。 不想那女子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哼,幸好我那日见机的快,不然就让那个女人占了先机。现在好了,她肚子里什么都没有了,以后再也没有生育能力。健民以后你就只能靠我们儿子,接你的班了。” 赵建民没有说话,嘴里只发出一阵阵抽气之声,和一声声喘息 颜颂颂听到那女子的话,身体又是一晃。 她没有生育能力了? 她连做妈妈的资格也没有了? 颜颂颂的眼睛已经没有了焦距,只觉得眼前的一片都是黑的。指甲更深的嵌到肉里,发出一丝丝刺痛的感觉。无声的泪从颜颂颂的脸颊滑落。 “是,还是你厉害,一怀就给我怀了儿子,而且还是两个。”说完两人又是一阵不堪入耳的话。 不要听了,不要再说了。颜颂颂用手捂住耳朵,可是她满脑子都是刚才那对狗男女在一起的样子,还有他们嘲笑的话语。 够了 颜颂颂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等她再次张开眼睛时,眼里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只见她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将手伸向放在一旁的大型灭火器上。 看到那危险的标记,颜颂颂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那是绝望的笑 “砰”的一声,门被一脚踢开了,颜颂颂手执巨大的灭火器,犹如从幽灵地狱出现一般,用冒火的眼神,看着屋子里这对男女的丑态。 颜颂颂突然出现在门口,赵建民吓的身子猛地一缩,他一个咕噜滚下来,急忙拿了裤子挡在身下。而那个女人,显然来不及了,衣服来不及抓,她只能用手挡在私密处。 可是挡了上面,挡不住下面,情形异常尴尬。 见状,赵建民连忙跪倒在颜颂颂的面前,抱着她的大腿哭道:“老婆,这不能怪我,是她勾引我的,我真的,真的冤枉啊”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眼睛却在向边那个女人穷使眼色。 他们的把戏颜颂颂若是再看不穿,她就是白活了。 “你们给我一起去死吧!”颜颂颂嘴里大吼一声,这会没有丝毫的犹豫,抡起手里的灭火器,朝赵建民和那个女人先砸后喷。 “啊,杀人了啊,快来人!”那个女人被打的头破血流,再也顾不得害羞,抱头鼠窜。 赵建民却一个健步冲了上来,嘴里怒吼道:“颜颂颂你疯了,快住手,” “呵呵,装不下去了吗?赵建民,你这个贱人” 颜颂颂笑了,她在拼命的笑,她下意识的将保险栓拉到了底部,对着他的眼睛。再接着,颜颂颂就感觉到自己手上一轻,一道身影直接将自己扑倒,脖子上传来一股窒息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