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什么?!”赵语诺根本不相信顾源所说的话,按照姐姐平时的性格,再加上马上毕业很快就会脱离这个学校,怎么会选择自杀!

    李旭木挡在赵语诺和张小钗的前面,目光充满敌意的警惕着顾源。对于赵倩的自杀,李旭木也是不相信的,曾经在巨门镇,和女生宿舍多次见到了赵倩化作的厉鬼,如果是自杀根本不会有如此之大的怨念,更不要说去害死无辜的人。

    顾源从嘴里吐出了一口血,并不停活动着下巴,看样子刚才李旭木这一脚着实不轻。对于自己所说的话,见众人全部不相信,顾源突然大笑起来,但是笑声听起来又像是一种悲鸣,大笑中眼角中似乎又带着泪。

    李旭木见到这如此癫狂的笑声,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展开了双臂护好身后的两个人,准备应对随时的危险。

    笑声这时突然停了下来,顾源的表情又恢复到了平静的状态,从咧嘴大笑转为冰冷表情的过程也仅仅是一秒钟。这种突然转变的两种面孔让李旭木意识到面前的这个男人精神根本不正常,观察了一下局势后,发现如果现在破门而出,逃跑是完全有机会的,这个地方不能再久留,因为谁也无法料到这样的一个精神病,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李旭木抓住了张小钗和赵语诺的手腕,转身就要夺门而出,可是赵语诺却一个用力站稳了身子,往反方向抽回了手,李旭木也没有预料到,一个急刹站住了脚。

    李旭木停住脚步,不可思议的看向赵语诺,身旁的张小钗也有些不明白现在的状况,只得躲在身后静静的观察着目前的情况。

    “是我自己选择找到这里的,并没有人绑架我或者对我造成伤害。我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弄清姐姐的死亡真相,而这个人,是和姐姐在同届的人,可能唯一的线索就在他身上了。但是我不相信姐姐会自杀,如果得不到真相,我是不会走的。”赵语诺垂着头,坚定的说出这番话。

    赵语诺感觉到已经十分接近真相了,可越是接近真相,姐姐的面孔在脑海中就越加的清晰起来。那个熟悉的笑容再次浮现在眼前。

    “谢谢你们。谢谢你李旭木,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为了我找到这里。”哽咽过后继续说道:“你们快走吧,我的事情真的不愿意把你们卷进来,如果我知道了姐姐的真相,如果那时我还活着,我会找到你,把全部的事情解释清楚。如果你还愿意,我们还在一起,好吗?”赵语诺垂着头,发丝遮挡在脸颊两侧,一颗泪珠似乎从发隙间掉落在了地上。

    张小钗只是沉默着,水汪的眼珠看了看赵语诺又看向李旭木的背影,虽然没有看到他的面孔,但是凭着多年对他的了解,不用想也可以猜到。

    李旭木果然迈出步子再次站在了赵语诺的身前,目光如炬的指向顾源,铿锵有力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如果有任何歹念,下一脚你恐怕就站不起来了!”

    张小钗也语气坚定的说道:“我也不会走的!”说着跑到了李旭木的身旁,一起保护着身后的赵语诺。

    看到这个场景,顾源嘴角却是一抽,双眼迷离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几行泪水从僵硬的面颊上流下。

    妹妹对于姐姐竟然如此不舍。一个男生还会对一个女生这样执着。一个女生竟也会把恐惧化作力量,选择陪伴在心爱的人左右….

    “没想到…这个大学中竟然还存在着如此的情感?”顾源又哈哈大笑起来,嘲讽般的口吻大笑道:“这种感觉…难道只有大一学生还未被泯灭吗?”说到这里顾源再次消沉下来,默默的自语着:“我,几曾又不是这样呢?对于一个人的爱慕,那种可以抛弃一切的执着…”

    这个时候,顾源猛地抬起头,露出了令人胆寒的眼神。李旭木立刻绷紧肌肉将重心压低,以应对任何突然地袭击。如果是一对一,李旭木完全有自信将对方击倒,但是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身后的两个女生,如果她们变成了袭击对象,那么很难有精力去保护两个人。

    但是顾源在接下来没有采取任何的动作,只是站在原地,用锋利的眼神看过来。

    “你们能够找到我,一定是有人给了你们线索。而这个人,他的名字叫做薛默,对吗?”顾源转而看向赵语诺。

    “薛默?!”李旭木惊讶的看向赵语诺,完全不知道薛默竟然还会和赵语诺有交集?刚才赵语诺也说过,是自己的意愿找过来的,这么看来,是薛默提供的线索?!

    李旭木暗暗的咬了咬牙,不清楚薛默这样做的目的,怎会让一个女生孤身来到这样危险的地方。

    赵语诺抬起了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薛默这个名字。不过现在想来,那个送给自己日记的神秘人名字叫做薛默?但是为什么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呢?也确实是因为那本送在宿舍门口的日记,才会找到这个草屋。

    顾源走到那个瞎子的旁边,眼神温柔轻轻的屡着他杂乱的头发,期间发隙中竟然还掉下来了一只蟑螂,差点爬进他那凹陷的眼眶中。那个被挖掉眼珠和舌头的男人就静静的坐在那里,这样的场面显得极其诡异。顾源边抚摸着他的头发边说道:

    “你们现在站在我面前,真的以为我是那样容易被找到的吗?其实,是我把线索故意透漏给了薛默,本意也是想把他引过来。没想到,找过来的却是你们。”

    “这样也好,听说赵倩有一个妹妹,并且还在今年被录取到了云港大学,一直想找到她。呵,结果薛默没有被引来,倒是找到了一个我更加感兴趣的人。”顾源说完视线就落在了赵语诺的身上。

    李旭木注意到顾源的眼神,立刻挡在了赵语诺的身前,怒喝道:“你要干什么!”

    顾源将视线转移到那团篝火上,没有理会李旭木,并径直的走了过去。

    看着篝火中的灰烬说道:“烧掉的那本日记我看过了,上面的内容基本上是把凶手的嫌疑指向了我。没想到…赵倩竟是这样厌恶当时的我”顾源黯然神伤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但是,这本日记内容是不全的,前半部分已经被人撕掉了,而这个人就是薛默。现在看来,他给你这本内容不全的日记,目的就是让你以为我就是杀害你姐姐的凶手,从而借刀杀人除掉我,呵,还是这般阴险。不过他没有算到的是,我藏身的位置本就是故意泄露的,怎么会不提防有人来害我?”

    李旭木心中满是疑惑,这个叫做顾源的人又和薛默有什么关系?为何要故意把薛默吸引过来,目的是什么?还未等提出疑问,顾源便讲了出来。

    “薛默组建了一个名为情报小组的机构,目的是为了收集课题生路以及云港大学的秘密。实际上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找到我,并杀掉我。事实上他之前差点成功,那时的我被他捆绑起来,并扔进了**河。呵,但是我还是侥幸活了下来,也是从那一刻,我如重生一般对于艺术有了一个新的理解。艺术不再是将现实呈现在画纸上,真正的艺术则是复仇,鲜血,以及死亡!”

    顾源眼神变得越来越兴奋,露出正常人类本没有的癫狂,火光在他的瞳孔中越烧越旺。

    “所以,如果薛默知道我还活着,并且让情报小组收集到关于我出现在**河渡口的消息,对于我还活着的事情,他一定深信不疑,并且会再次想办法除掉我。如果真的将他吸引过来,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将他制作成我最伟大的作品!”

    顾源突然将身后的画布扯了下来,画纸上面的内容惊悚的呈现在眼前。

    画上躺着一个人,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来,就是按照薛默的模样画的,画上的薛默面带笑容,眼神空灵的望着天上。真正骇人恐怖的则是他的身体。

    他躺在一张病床上,躯干位置已经被刀切开,胸膛和腹腔就像一块被打开的西瓜,血红一片,血淋淋的内脏和肠子全部被拉了出来,就像晾衣服般的耷拉在病床两边的输液勾上。

    一条条的肠子盘在半空中,但是并没有完全从腹腔中扯断,似乎还在连接着身体。肾脏,心脏和其他脏器也被细绳悬在身体外面,所有的器脏相互连接,并且血管动脉还连接着身体,还都在运作着。整个看去就像是被血肉内脏织连起的大网,笼罩在身体上空。

    薛默整个身体内部的器官全部被转移在了外面,他的两个手臂都输着点滴,似乎在强行维持着生命,就这样让他亲眼观察着面前跳动的心脏,以及身体外如鲜花绽放般的鲜活脏器。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44 等你来撩~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快眼看书交流群②】:,进群请先说暗号:“快眼赛高”,内有意想不到的福利等你来拿,仅限快眼会员加入,福利有限先到先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