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赵语诺没有回应顾源,但是从眼神中看得出来,内心已经有了什么想法。就在这时,木屋的门口传来了清脆的高跟鞋踩地声。

    赵语诺和顾源立即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穿红裙的艳丽女子站在门口,轻薄的红纱勾勒着身体线条,此时正环视着屋内的情况,目光直至停在了李旭木的身上。

    “是你?”

    李旭木惊异的看向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刚要说出对方的名字,但又像梦境般模糊,记不得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欲言又止的他陷入回忆当中,却又什么也想不起来。

    张小钗也奇怪的看了看李旭木,很明显这红衣女子是认得李旭木,但是和李旭木认识这么长时间,这个女人也是第一次见。

    “哦?小帅哥,才这么短时间就把我忘了?”女子轻佻的语言说着,但是眼神却机敏的看向顾源的方向。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注意着这名女子,包括顾源在内,也是第一次见到此人。顾源眉头紧锁的看向她,心中思索着一个女人怎么会独自找到这里?此处临近阴水河,能够从学生人口密集的教学区找到这里,一定不是一般人。从浓艳的妆容上看,也并不像是大学生。

    顾源的视线继而扫向女子的裙摆以及高跟鞋上,上面均沾有干掉的泥巴,看得出来这些泥巴不是在木屋附近才沾染上的,以裙角泥巴的高度来看,这些泥巴唯一的可能就是穿越湿地时留下的。

    顾源是知道湿地中的情况的,一个孤零零的女子可以独自穿越那样遍布活尸的地方,足以说明这女的不是一般人,并且目的性很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个学校中究竟有哪个女人能够拥有如此能力?顾源不由得想到了灵能组。曾经听说灵能组现在的头目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虽然从未见过真面目,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她!

    这个女人正是凤凰,她抿了抿嘴发话道:“你就是顾源?而你,就是最近几期学生谋杀案的凶手。”

    顾源哈哈大笑着,却没有回答凤凰,视线依然在赵语诺的身上,随即压低着声音说道:“我们是一类人,都是背负着仇恨的人,我从你的眼里就可以知道,你会和我一起让那些伤害过赵倩的人消失。”

    然后顾源又看向李旭木,说道:“大四的第一场课题就要临近,你会让你心爱的女友去送死吗?哈哈哈!如果不想她有危险,那么就帮我找到张专!”刚一说完,顾源便恶狠狠的瞪向凤凰,咬牙切齿的说:“灵能组。呵呵,包括事物组乃至这个云港大学都是害死赵倩的凶手!等着,这些本不该存在的组织总有一天会覆灭!哈哈哈…”

    “我们会再见面的。”

    话落,顾源一个转身,全速的把茅草屋的一面撞破冲了出去,凤凰和李旭木没有片刻迟疑,一个箭步追了出去,只见顾源身形敏捷的跑到了阴水河畔,毫不迟疑的纵深跳了下去。

    扑通落水的声音过后,李旭木追到了河边只见到荡漾的水面,却已经不见了顾源的人了。

    这时,赵语诺也走了过来,冷冷的在背后说道:“不用在找他了,我们回去吧,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

    李旭木听后吃惊的回过头,问道:“你真的要找到那个名叫张专的女生?!”李旭木心里明白现在的赵语诺完全听信了顾源,找张专的目的一定是杀掉她。刚要反驳赵语诺的时候,想起了顾源的那番话,这个张专手上有一张课题请假券,而现在的赵语诺又被人陷害到大四的课题当中,如果不想办法一个大一新生参加大四课题,那必死无疑。

    李旭木欲言又止陷入了沉思中,虽然自己不认识张专,但是这个人能够活到大四一定也不简单,如果赵语诺一意孤行去报仇说不好会葬送了自己。现在的自己首要关心的是让赵语诺摆脱危险的课题。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比赵语诺先一步找到这个叫做张专的人,看看能否进行谈判。李旭木所思考恰恰相反的是保护张专免于顾源的杀害,这样也就有了谈判的资格,张专才会有可能出让这张请假券用于赵语诺。

    李旭木矛盾的看了眼赵语诺,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不知道这个已经与自己分手的女人此时的内心是怎样的。

    这时,凤凰突然贴近了过来,胳膊一下挽住了李旭木的脖子,她软绵绵的胸膛一下子贴住了自己,李旭木顿时感到一阵香水味扑鼻,还不知是什情况,就被凤凰一把挽到了一边。

    “喂,你干什么?!”李旭木很不适应这个妖艳的女子突然与自己这么亲近,本能的从对方身体中挣脱出来,张小钗看到这个场景也大声的喝止。

    “嘘…”凤凰纤细的手指放在唇边,眼睛妖娆的看着李旭木,随后转头笑着对张小钗说道:“不要误会,就说点悄悄话。”

    凤凰又转回头郑重的看着李旭木,说:“你们小孩子过家家的事情我不想知道,顾源的事情我命令你不要插手,我会让灵能组其他人去找他,至于你,有新的任务。”

    李旭木诧异的看着凤凰,这关系到赵语诺的事情,自己怎么不会插手?听着这语气这样认真就和自己多熟似的,还给自己指派任务?李旭木话还没说出来,凤凰的眼神就看向了自己小腿上的印记。

    “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灵能组的一员了,如果有任何违抗命令的行为,腿上的这个咒印会让你生不如死。”凤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异常的阴冷,一反常态的模样也让李旭木惊了一下。

    之前是身体中的李旭水擅作主张加入了灵能组,果然后续的影响没那么简单。现在还要为他们做事。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张小钗看到这个陌生的女人与李旭木这样亲密的接触,感觉隐隐有些不对劲。

    凤凰面带歉意的朝着张小钗笑了笑,随即又冷下脸对李旭木说:“我劝你不要和你这些小朋友们说出你是灵能组一员的事情,这样做,也是为了你自己以后能够活的长一些。”凤凰随即说道:“听乌鸦说,你轻易的就发现了邪血教现在企图破解学校封印的事情,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知道这么多玄学风水知识。现在的我对你很是感兴趣,所以,接下来你将会得到你在灵能组的第一个任务,调查裕村。”

    裕村?李旭木懵了一下,这个地方从来没听说过,一听就是个不出名的小村。并且好端端的调查这个村子干什么?虽然不知凤凰的这个任务是什么意思,但感觉她是有意将自己支走,这样一来赵语诺的事情就无法插手了。

    凤凰神秘兮兮的说道:“灵能组已经暗暗开始着手邪血教的事情了,学校外的线人传来消息,这个村子最近非常古怪,并且发现了邪血教的踪迹,说着拿出一张照片。”

    李旭木接过照片,看到照片背景很是昏暗,不知是在清晨还是傍晚照的,上面是一片麦子地,最令人瞩目的是麦地中间,赫然立着一个暗红色的稻草人,稻草人看起来上面被淋着什么动物血液。仔细看去,竟发现上面的血渍竟组成了一个图案。

    “邪血图腾。”凤凰说着收起了照片,继续说道:“这是距离云港大学不算太远的村子裕村。这个村子平时自耕自销,很是闭塞,村民也很少与外界往来。但是最近有人拍到了这张照片,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村子很可能就是邪血教徒发展的温床。而你的任务很简单,去带回来更多的线索来证实这一猜测。”

    其实凤凰下达这一任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想试探下李旭木的真实实力,这样一个调查任务,可以说是灵能组里风险最小最轻松的了,二来也是为了锻炼灵能组新人的一个机会。

    “就我一个人去?这个地方压根我都不知道在哪。”李旭木有些心不在焉的看向赵语诺,现在学校里的事情更为的复杂,一个不知所踪一心想要靠虐杀来复仇的变态画家,还有即将被卷入大四课题的赵语诺,而且她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安危,现在的心思也全部在姐姐的复仇上面。想想也知道赵语诺接下来会按照顾源给的线索开始调查那个叫张专的大四女生。

    “还有个人会和你一起去裕村。”凤凰打断了李旭木的思绪。

    “我想,你们应该认识,并且还很熟,同为大一的新生,相信你们两个一组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语言吧。”凤凰捂嘴轻笑着,李旭木听到这里,一个人的脸渐渐浮现在眼前,那个眼中无神时常微笑的苍白脸庞。

    “我想,你也猜到是冷绝了吧。不过他现在正执行另外一项任务,等他回来,你们便启程前往裕村。”

    “他?!”李旭木想到要与这个人同行前往,身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虽然自己与冷绝从第一场课题分别后再也没有见过面,但是每每想到那张像面具般的脸就浑身不舒服。心里百般的不愿意,甚至心里暗暗埋怨着李旭水,毕竟加入灵能组根本不是自己的主观意识。

    一旁的赵语诺没有说话,擦拭了眼角,深呼吸了一口气,背对着李旭木说:“谢谢你。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毕竟毕竟已经分手了。你们谈你们的事,我先离开了。”说完就迈步就走。

    张小钗想要叫住她,却又尴尬的收住了声,试探的看向李旭木,却意外的发现李旭木也只是欲言又止得望着赵语诺离开的背影,也没有挽留的叫住她。

    张小钗摸不透现在李旭木内心是作何打算,但是心里隐隐感觉赵语诺并非这样绝情,很有可能只是不想让更多无辜的人牵扯进她姐姐赵倩的事情。

    此时的李旭木内心确实杂乱如麻,是否要像先前打算的那样提前找到张专,想办法为赵语诺争取到那张宝贵的请假券。如果这样做一定是站在张专这一边才有可能,这也就意味着要与顾源为敌,甚至还会换来赵语诺的不理解与仇视。若是与赵语诺一同,真的像顾源所说,将张专害死,也倒是有可能得到这张请假券,不过这样做自己就和薛默这些人的做法毫无区别了。

    不管怎样做,都是在违抗凤凰这个任务的前提下进行的,因为大四课题很快就要到来,按照凤凰的指令与冷绝前往这个裕村,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插手这些事。赵语诺,张专,顾源,薛默,这些人的恩恩怨怨究竟怎样发展自己都不会知道。李旭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李旭木看了眼自己小腿上的印记,现在还不敢确定这样一种像锁链一样绑定在灵能组的东西真的是否像凤凰所说会让人生不如死。

    这时,凤凰在旁边看着渐行渐远的赵语诺温柔的笑了起来:“现在的小孩子啊。”随后转过头摸向李旭木的头发,说道:“过家家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我想,冷绝他俩今天差不多该完成这个任务了,很可能明天你们就要动身前往裕村了呢。”凤凰闪动了几下睫毛,望向天空中缓慢落下的树叶。

    与此同时,另一片树叶缓慢的落了云港市喧闹的大街上,整条街道正值早高峰,车流喧闹。

    有两个人站在街旁,与周围面目严肃快步穿梭的行人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俩在仰头看向对面的一座大厦。大厦的顶端显眼的立着经略集团四个字。

    “乌鸦,你觉得我们真的可以那么容易在里面找到他?”

    说话的是冷绝,站在他旁边的乌鸦把黑色的衣领向脸部遮了遮,阴冷沙哑的说到:“你是想问真的那么容易杀掉他才对吧。”

    “呵呵呵。”冷绝咯咯咯的笑着,“还是你了解我,这栋大厦里面那么多人,万一暗杀没有成功,恐怕我们都很难逃出这条街就被抓去了。”

    乌鸦也是冷笑了一声,没有再接话。对面的行人指示灯变为了绿色,乌鸦直接迈出步子朝着大厦的方向毫无犹豫的走了过去。

    冷绝阴下脸来,便也跟了过去。

    凤凰口中冷绝与乌鸦正在执行的任务,正是暗杀经略集团董事长,卢潇艺的父亲卢守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