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22

    今年冬天似乎比前几年都要冷,南城的雨雪天气也偏多,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后,连续几天的天气都不好,言简的心情也很压抑,偏偏那时候柳意深还一夜未归。

    他派出去的人,回来告诉言简说,柳意深陪着郑舟川喝酒去了。

    言简立刻喊了安溢,让他将柳意深带过来,然而,柳意深却带着一身暧昧的红痕。

    言简只瞥了一眼,就知道是别的男人留下的,起初他以为是郑舟川,后来才得知那一晚,柳意深还见了其他人。

    柳意深是缺钱的,言简生气动怒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地嘲讽过他,是不是只要给他钱,谁都可以?

    只要有钱,其他男人也可以像言简一样,包养柳意深,用钱叫他乖乖听话,让柳意深乖乖地躺在他们身下,一边哭泣,一边发出浪-叫。

    真的谁都可以吗?

    今天从徐辰尧的口中,言简才了解到一些情况,也明白自己错了。

    根本不是自愿,柳意深那晚是被别人欺负了。

    身侧没了柳意深,言简一个人辗转反侧,失眠了一夜

    第二天,言简试着联系柳意深,可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柳意深的手机号成了空号,他原来的微信也不用了,微博上更是无论留评,还是发私信,他都没回应。

    柳意深的微博头像成了一片黑色,动态也停留在了那句“谢谢你们,再见”的退圈言论,那是他的最后一条微博。

    之后柳意深把密码修改过了,办理解约手续的时候,他赔偿了违约金,也将他自己以明星身份注册认证,几个公众平台的账号都交给了经纪人管理。

    言简后来将那些账号和密码都要了过来,现在柳意深的微博,言简也可以直接登录了。

    但这下子,倒成了言简自己给自己发私信消息,真是可笑又可悲。

    言简没告诉任何人,其实他偷偷注册了一个微博小号。当初为了讨柳意深开心,言简的微博小号id反复修改了几次,他也从一个没头像,名字带一串数字的僵尸号,成了一个挂着柳意深头像,取名围绕他,关于柳意深的每一条动态都没错过的真爱粉,可结果呢?

    如今全然没了意义。

    言简随后打了一个电话,口吻分外笃定:“店继续开着,他还在南城。”

    言简已经不想计较那么多了,以后不管柳意深带什么朋友来店里,对方是谁,只要柳意深能来,只要他还喜欢吃店里的甜品就行了。

    昨天被茶水烫伤的手背,还没消肿,言简此时捏紧了拳头。

    虽然柳意深离开了他的别墅,但还没走远,也许他还有机会。

    这个念头一起,言简就拿着车钥匙,立即行动。他一路行色匆匆,开车很快就到了医院。

    下了车,他又是一路小跑,完全不像平日里淡定的言总,当站在柳意深父亲的病房门前,言简却停下了步伐。

    言简又开始犹豫了,要不要敲门进去?

    毕竟他事先没有打招呼,是贸然前来,而且几天没见柳意深,他一张口,第一句话又该说什么呢?

    而柳意深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他?

    明明前两天才解除了对他的标记,答应放他走了,现在突然出现,柳意深会不会害怕?怕又被强行抓回去

    言简思索着,竟越想越紧张,他已经许久没这么的紧张忐忑了,谁知下一刻,他从病房内听见了郑舟川的声音。

    郑舟川在和柳意深说话,柳意深还笑了,太过久违的笑声,听得言简又怔了怔。

    言简终究没有敲门,转身离开了。

    他不喜欢偷听别人说话,更不喜欢面对待在一起的柳意深和郑舟川。因为这会让他想起校园时光,想起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言简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把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他坐在车里一直等,从下午到晚上,好几小时过去了,他总算看见郑舟川从里面出来了。

    言简下了车,准备进去找柳意深,下一秒却忽然停在了原地。

    因为柳意深也出来了,而且他急匆匆地追上了郑舟川。

    郑舟川的围巾忘拿了,柳意深递给了他,郑舟川却笑了笑,反而把蓝色围巾绕在了柳意深的脖子上。

    柳意深呆了呆。

    “天气预报说又有一波强冷空气要南下,从今晚开始就降温了,意深你注意点,不然感冒又加重了。”

    柳意深这两天感冒了,闻言又打了个喷嚏,他不好意思地撇过了脸。

    郑舟川丝毫不介意,掏出纸巾准备帮他擦一擦口鼻,柳意深却后退两步,接过纸巾道了谢,也打算把围巾拿下来。

    郑舟川的眸光变了变:“意深,就当我借你的,你过两天再还我。”

    柳意深的动作一顿,只好点点头:“天冷,你工作又忙,快点回家歇着吧。”

    郑舟川:“好,你也早点休息,别太晚睡。”

    郑舟川走了后,柳意深又进了医院,而言简却在寒风中站了许久

    像是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冬天,他只能这样远远地注视着那两人,因为他是“第三者”。

    不该介入进去,永远也得不到爱的第三者

    23

    娱乐圈从不缺新闻炒作,要是某位明星的黑料一旦被爆出来,便会迎来无数吃瓜群众,舆论风波掀起,美好正面的人设崩塌,就彻底翻了车。

    这一周又有新的“周三见”,知名狗仔爆料了某二线女星的上位史。她不仅甩了痴情前男友,到处勾搭人,还做过小三,堕过胎。

    女星的黑料中还屡次提及了一位z姓的富二代,说是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哥,其父也是金融圈大佬。

    实际上,那圈子里的富家公子哥都知道,这位z先生指的就是尚元集团的朱少爷。

    他们听说朱少爷被人打了一顿,对方也不知是什么人,朱少爷气个半死,本想报复回去,结果被父亲关了禁闭,目前在家里养伤,不敢出去野了。

    言简连续三天没来公司,底下的员工们都觉得奇怪,问起他的秘书曹诚,曹诚只说是言简生病了,正在家中养病。

    公司里有些聪明人半信半疑,其实曹诚也不算说谎,言简的确是病了,他手上的烫伤刚好,前两天非要去一趟帝都办事,这么冷的天,言简来来回回地跑,结果回来就病倒了,高烧差点进了医院。

    只不过,其中还有更深的缘故。

    言简不在公司,并不会有太大影响,副总张先生的管理能力也是一流的,几个部门总监更不是吃白饭的,都很精明能干。

    副总张先生年轻时,是言简父亲言毅封的得力下属,两人差了十岁,如今倒成了朋友,张先生也仍旧在公司继续做事。按照辈分,言简要喊他一声“小叔”,平时也很尊重张先生。

    言老先生言毅封将事业交到了儿子的手中后,就打算安享晚年,言简虽然年轻,但做事也算稳重,不过这一次

    他突然决定去帝都一趟,张先生原以为言简有什么要紧事,谁知道亲手打人了!

    言简打了尚元集团的那位朱少爷。

    言简的这番举动,要是传开了,还不知道会令多少人跌破眼镜。

    凭张先生的本事,很快便压下这件事,也迅速封锁了消息,不然此事若是被公司的其他高层和董事会那边知道了,他们免不了要议论一番。

    自家儿子被人揍了,好在尚元集团的朱总明是非,识大体,也给足了言老先生言毅封的面子,并没有追究。

    朱总也觉得是该管教这个小儿子一番了,因为小儿子顽劣不堪,结交了不少狐朋狗友,以致于在外头名声很臭,也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总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

    这次朱少爷算是得了一个教训,朱总也把儿子禁足了,叫他以后多多收敛。

    朱少爷本以为言简压根不在乎柳意深,对他挥之则来,呼之则去,迟早会厌倦丢弃,谁知却吃了瘪。

    言简这一次的冲动行为,让言父言毅封失了脸面,他很不高兴,也让言简在家冷静几天,暂时别去公司。

    言简迷迷糊糊地睡了两天,高烧刚降了一些,还有余热,就爬了起来,又开车出去了。

    他去了静安花苑,曾经柳意深住过的地方。

    言简告诉爸妈和徐辰尧,他决定在这里小住一些时日。

    住在柳意深待过的地方,言简在想柳意深,自从动了心,无时不刻不在想着他。

    以前言简在想,怎么样才能得到他?

    后来花了钱,让柳意深签了五年的合约,把人留在了身边。可是一转眼快五年了,言简始终留不住他的心。

    就算是留住身体也好,言简想要将人拴在身旁,如果五年不行,那就十年,十五年,二十年,三十年这样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但是柳意深不愿意了。

    五年的合约即将结束,父亲的病无力回天,郑舟川也回到了他身边,柳意深要走了,哭着求言简,放他走

    言简这几天很难入睡,他发烧难受,心里也堵得慌。这天才凌晨五点多,他就醒了,因为是冬天,天还没亮,窗外仍是漆黑一片。

    床头的手机这时突然震动起来,言简接到了杨医生的电话,脸色立马一变。

    过了半晌,他才淡淡道:“我明白你已经尽力了,谢谢,杨医生。”

    柳意深的父亲在今早凌晨去世了。

    没过多久,柳意深和弟弟两人为父亲操办了葬礼。

    见言简这两天一直心不在焉,徐辰尧忍不住问:“阿简,你想去吗?”

    言简沉默以对:

    “想去就去呗!你这人有时候就是太别扭了,嘴巴也笨,不会说些好听的。”徐辰尧看透了他的心思,“阿简,你要是一个人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就陪你一起去。”

    在柳意深父亲的葬礼上,言简果然又看见了柳意深和郑舟川在一起,而对于言简的意外到来,柳意深愣了愣,也注意到了他身边的徐辰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