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26

    “柳意深,有件事我一直没说。”

    柳意深听后立马愣住,心绪也变得愈加复杂,但他内心深处,在这一瞬间竟隐隐生出了一份期待。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包养你,把你签到华寰吗?因为”

    “意深!”郑舟川的声音这时候突然传来,也打断了言简的话。

    在灵堂大厅内没瞧见柳意深的身影,郑舟川便一路寻到了外面,结果就发现柳意深正在和言简交谈。

    但是言简扣着柳意深的手腕,举止奇怪,眼神也不太对劲,他失了平时的淡漠,透着强势,看起来咄咄逼人的样子。

    今天言简本不该来这里,他此行肯定带着目的,还以为言简又要逼迫柳意深做什么,郑舟川匆匆上前:“言先生这是在做什么?”

    言简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而柳意深一阵尴尬,转了转被言简握着的手腕,赶忙挣开了。

    郑舟川将柳意深拉到了自己身后,又上前两步,盯住了言简:“言先生,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好像并不合适吧。”

    迎上郑舟川的眸子,言简的脸色一片阴沉:“那么郑先生你呢?你就合适么?”

    “我是意深的朋友,从高中时我和他便是好友了,无论过了多少年,也无论意深是不是明星了,我们一直都是朋友。言先生,但你现在算是意深的什么人?今天又是以什么身份过来的?”

    “我是”言简一滞,有些话他不想对着郑舟川说出口,只想单独跟柳意深说。

    “言总,您先回去吧。”

    见两人之间似乎有些剑拔弩张,柳意深这时开口道,他不想气氛越发僵化,闹得谁也下不了台。

    “这几天我比较忙,也累了。言总,如果您有事,不用亲自过来,改天我可以去找您,希望我们能一次性全部说清楚。”

    听后,言简脸色更难看了:“柳意深,你这是在赶我走?”

    “”柳意深微微一怔,他本想反驳,但心思一转,垂下头什么都没说。

    言简只当他是默认了,没再继续多问和纠缠,很快就转身离去,言简头也不回,走得特别干脆果断。

    望着言简匆匆离去的背影,柳意深眼神复杂,心中也愈发矛盾。

    弟弟陆鑫茂在牢中关了几年,还不知受了多少罪,现在好不容易出狱了,柳意深自然不可能让弟弟跟着他一直住在酒店旅馆,所以就先买了套房子,和弟弟一起住,兄弟俩也算是有了一个家。

    丧事基本上都忙完了,太阳落山后,郑舟川被助理接走,柳意深也和弟弟陆鑫茂回了他俩的家。

    但天黑之后又变天了,上周末降温下雪,这周晴朗了几天,今晚天空却又飘起了雪花。

    陆鑫茂禁不住感慨道:“大哥,今年南城下了好几场雪了,我们分明是在苏南地区,但有时候这里比北方的雪还大呢。”

    柳意深淡笑着点头。

    “我想到我高一的时候,那年全国大雪,好多地方都闹了严重的雪灾,很多人被困在车站,回不了家,一桶方便面居然卖到了五十块啊!爸每天关注着雪灾新闻,他看着心疼,也捐了不少钱。”

    “嗯,不过我们这儿还好,虽然学校停课了一阵子,但躲在家里,挨不着冻,吃喝也都不愁。”

    “对!我们比较幸运,那时候一般都是爸给我们做饭,他煮的牛肉面可好吃了,我每次连面汤都喝光了,冬天吃着一大碗面,特别暖!可惜之后一直没吃了,今年更是没机会了”

    陆鑫茂说着说着,回忆起过世的父亲,忽然感伤起来

    柳意深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依然把他当孩子宠着,笑道:“茂茂,今晚我给你做牛肉面吃。”

    “好啊!”陆鑫茂咧嘴一笑。

    他许久没这般笑过了,除了爸爸和哥哥柳意深之外,陆鑫茂不会在其他人面前露出这种神情。在外人面前,他必须要勇敢强悍,让人不敢再招惹他,欺负他的家人。

    27

    吃完柳意深做的牛肉面,洗漱过后,陆鑫茂准备睡下了。不过他拉窗帘时,眼神不经意间一瞥,就瞥见了一个人影。

    他们这幢楼的楼下,站着一个男人。

    这个小区每一栋都是六层,陆鑫茂和柳意深目前住在五楼,虽然天色已黑,但楼层不高,陆鑫茂的视力又好,因此看得还是比较清楚。

    陆鑫茂仔细瞧了瞧,很快就认出了楼下的这个男人。

    他白天在父亲的追悼会上,也见过这个人,他西装革履的,一看就身份不凡,并且哥哥还唤他什么“言总”,郑舟川看着这人的时候,神色也变了。

    当时陆鑫茂没有吱声,心想这男人气场冷冽,应该不是好惹的主。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这个男人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陆鑫茂便喊了哥哥柳意深:“大哥,白天那位言先生,他”

    言先生?柳意深一愣,不明白弟弟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言简?

    他摇摇头:“茂茂,那位言先生身份特殊,我们惹不起,以后也不要再提了。”

    “可他现在,就在我们家楼下。”

    言简白天看似离开了,其实不然,他压根没走远,而是将车子停在殡仪馆外,一直躲在车内默默地等着。

    那件一直没能说出口的事,他只想单独说给柳意深听。

    等到郑舟川离开,言简又偷偷跟着柳意深和陆鑫茂,到了他们兄弟俩的新家。

    言简站在楼下,就在门口徘徊着,他又开始犹豫,寻思着是否该上楼,何时上去比较合适?

    现在言简没有柳意深的任何联系方式,没法打电话,也不能发条信息喊他下楼,当然,言简更不可能站在楼下大喊柳意深的名字,他早就过了那种青春的年纪,而且性格内敛,干不出那种事。

    地上渐渐有了积雪,言简像是感觉不到寒冷一般,思索了良久,就在他迈出脚步,决定上去之时,柳意深刚好拿着伞,急忙跑下了楼。

    “言简!”

    柳意深大喊出来,立即撑开伞,跑到了言简面前,为他遮挡风雪。

    “这么冷的天,外面都下雪了!你连伞都没有,怎么还傻傻地站在雪中?言简,你在想什么!”

    言简呆怔怔的:“你你刚刚叫我什么?”

    柳意深一听也怔了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他竟然激动地冲着言简大喊大叫了!

    “言总,天冷还下着雪,您快回去吧。”柳意深改了口,他微微侧过脸,仍有些尴尬。

    言简的双脚动都不动一下,显然不肯走:“柳意深,我有话要跟你说。”

    “必须要今天?”

    “嗯。”

    言简怕今天不说,就错过了机会,怕他睡了一觉,明天思虑太多,又没了勇气,更怕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柳意深就不见了。

    柳意深看到了言简眼中的坚持,不知怎么地,他又开始慌乱忐忑,但也藏着一丝期冀:“那么言先生,到底对我想说什么?”

    “你能不能再喊一遍我的名字?”

    柳意深微怔,深呼吸两下:“言言简,唔!”

    话音刚落,他就被言简吻住了。

    猝不及防的一个热吻,令柳意深本来握在手中的伞掉落在地,他只能被言简拥吻着,主导着。

    言简的大掌扣着柳意深的后脑勺,粗重的鼻息喷在了他的脸上,也撬开了他的嘴巴,舌头长驱直入,在柳意深的嘴里翻搅着,不断加深这个吻。

    白雪纷飞,寒意袭人,但柳意深与言简紧紧相拥着,他的心脏怦怦直跳,呼吸变得凌乱,但言简的这个吻却越来越霸道火热。

    言简的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柳意深搂着他很暖和,渐渐的,言简的身上越来越烫,明显不对劲了。

    绵长炙热的一吻结束,柳意深赶紧摸了摸言简的额头和脸颊:“怎么这么烫?言简,你是不是发烧了?”

    言简也感到身体滚烫,脑袋变得迷糊沉重,可他一直唤着柳意深的名字:“柳意深,柳意深,柳意深”

    四年多的相处岁月里,柳意深几乎每天都能听见言简喊他的名字,今晚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柳意深觉得听起来,有种意外的温柔。

    平日里言简那双深邃幽暗,看不透的眼眸里,此刻也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柳意深,我”

    言简的话还没说完,就忽然晕了过去,吓得柳意深赶紧扶住了浑身滚烫的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