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36

    “意深,我让医生反复诊断和检查过了,你确实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的身孕了。你肚子里的这孩子,是他的?”郑舟川问。

    柳意深沉默不语,他视线微微偏转,心情复杂沉重

    看柳意深眼神躲闪,郑舟川愈加笃定了。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

    郑舟川没再接着问,他立即掏出手机,准备去联系什么人。

    可柳意深下一秒就抓住了他的手腕:“不不要!舟川,求你,不要告诉他!”

    柳意深连连摇头,他脸色苍白,声音发哑,手中也没什么力气,却仍是死命地握着郑舟川的手腕,语气也近似于哀求:“这件事除了我和你,不要告诉第三个人,可以吗?”

    一阵酸楚涌上心头,郑舟川叹了叹:“意深,你何苦要这么委屈自己?”

    “不委屈,我我很好。”柳意深苍白的脸庞上,勉强扯出了一丝淡笑。

    郑舟川一滞,此刻又气又无奈,更是心疼柳意深。活了三十几年,柳意深却经历了那么多的大起大落,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一个人也不知受了多少罪,默默吞下了多少苦水。

    但柳意深却总说自己没事,永远一脸淡然,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

    郑舟川拗不过柳意深,便放下了手机:“好,我答应你。”

    闻言,柳意深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了下来,紧扣着郑舟川手腕的手也缓缓松开。

    郑舟川将柳意深的手重新放回了被窝里,也帮他掖好被角:“小心别着凉了,意深,你现在怀了孩子,以后更要注意身体。”

    “”柳意深呆呆怔怔的,没说话。

    “你现在都怀孕了,还打算走吗?这孩子,你又准备怎么办?”

    “这孩子”

    柳意深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如今还是一片平坦,但不久的将来,他的肚子会高高隆起,变得圆润,里面的小生命也会诞生出来。

    这本该是件美好幸福的事,但是

    柳意深打算年后去做摘除性腺的手术,一旦摘除了性腺,他就是一个废掉的omega。他的信息素会消失,再也不能发情,也不会再有发情期,更不可能有生育的机会。

    可偏偏现在,他竟然怀孕了!

    孩子还在腹中,这时候如果摘除性腺,必然会对胎儿造成影响,他生出来的不是畸形儿,就是发育不良,智力低下的宝宝,他也可能会难产,甚至是腹死胎中

    “舟川,我我以为当初是你救了我,却遇上了他。”柳意深说着,眼角渐渐地泛红湿润,“我和他不该相遇,从一开始就错了,一错再错,这孩子大概也是个错误的结晶。”

    郑舟川听后一惊:“意深,难道你想要”

    柳意深没吭声,他心中暗自做了个打算。

    37

    不久后,人们就迎来了春节。年三十的晚上,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响成了一片。家家户户都在这个日子里欢聚一堂,柳意深和弟弟陆鑫茂也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尽管父亲不在,但今晚的年夜饭依然很丰盛,鱼虾鲜美,也少不了猪牛鸡鸭,再搭配上几道常见的素菜小炒。饭桌上的十道菜,还有一锅鸡汤,都是柳意深和陆鑫茂一起做的,兄弟俩今天几乎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下午。

    现在坐下来后,柳意深与弟弟喝酒聊着天,即便只有两个人,吃得也很开心。他们父亲的黑白遗照挂在墙上,脸上也是一抹柔和的笑容,就仿佛一直陪在他们身边。

    小时候,孩子们都爱放烟火,每当望着夜空中绚烂多彩的烟花时,他们欢呼雀跃,特别容易满足和高兴。不过随着年纪增长,他们慢慢长大,这份单纯的快乐就越来越少了。

    今晚,柳意深拉着弟弟陆鑫茂走到了室外,兄弟俩如同回到了幼时,也点燃了烟花。

    耀眼的烟花绽放,七彩的光芒洒满了天空,也投映在了柳意深与陆鑫茂的眼里,他们明亮的眼眸里,也如同有烟花绽放,一片流光溢彩。

    兄弟俩抬着头,仰着脖子,痴痴地望了许久

    今夜是个值得狂欢的特别日子,兄弟俩也睡在了一张床上,准备同枕而眠。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窗外又是一片烟花爆竹声,陆鑫茂握住了哥哥柳意深的手,弯起嘴角:“大哥,新年快乐!”

    柳意深随即也笑了,漂亮的眉眼里含情动人:“你也是。茂茂,恭喜你又长大了一岁,其实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大红包,想不想要?”

    “红包大家都喜欢,但是”

    弟弟话锋一转,令柳意深有点疑问:“但是什么?”

    陆鑫茂慢慢加大力道,将柳意深的手握得更紧了:“但是我更喜欢大哥。”

    柳意深先是一怔,随后“噗”地笑了出来:“茂茂,你的嘴巴变甜了,都会逗我开心了。”

    “我想让大哥开心,也想让你一直都健康平安。”

    陆鑫茂的表情越来越认真严肃,他想起在他很小的时候,也是这么握着哥哥柳意深的手,对他说:“大哥,别丢下我。”

    而现在,陆鑫茂如同发誓一般,说道:“几年前是我没能保护好你,我也太冲动犯了错,让你和爸伤心难过了好久,但以后我一定会强大起来,好好保护你,大哥,你不要怕。”

    柳意深淡淡一笑:“嗯,我知道,我也明白你在想什么,茂茂,但你不要太过愧疚,给你自己太多压力了,我也希望你能活得轻松快乐。”

    陆鑫茂听后点点头。

    “我要去做一件重要的事,你在家等我回来,好吗?”

    “好。”

    “你不问是什么事?”

    “大哥,我相信你,我会乖乖等你的。”

    陆鑫茂和哥哥柳意深分开了好几年,他被关在牢中,消息比较封闭,有关柳意深的很多事情都无法及时得知与了解。

    柳意深究竟是怎么样入圈当明星,出道那几年里发生了什么,过的生活又如何?

    还有如今他选择退圈,不继续做明星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也包括之前柳意深口中的那位“言总”是什么人?

    这些陆鑫茂统统都不清楚,他不是没办法查出来,只是柳意深既然不说,不愿坦白,肯定有难言的苦衷,那他也不想令哥哥为难。

    陆鑫茂无条件地相信哥哥,因为“信任”二字,无需多言。

    38

    元宵节过后,柳意深独自离开了,也确实给弟弟陆鑫茂留下了一个“大红包”。他送了陆鑫茂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一台商务电脑,一套西装包括皮鞋。

    陆鑫茂的银行卡账户也收到了几笔转账,金额巨大,都是来自哥哥柳意深的。柳意深把他出道当明星那几年里,积攒下来的钱,几乎都转给了陆鑫茂。

    柳意深走得时候静悄悄的,没有当着弟弟的面,也没和郑舟川说一声。郑舟川在事后,才收到了柳意深的一条短信。

    柳意深说他要暂时离开南城一阵子,拜托郑舟川帮忙照顾一下弟弟陆鑫茂,至于他肚子里的孩子,他准备打掉。

    看到信息的郑舟川瞪大了双眼,他又惊又急,匆匆打电话过去,却被柳意深挂断了。

    柳意深很快又发了一条短信【一切安好,勿念。】

    之后他就关机了,郑舟川再也打不通,估计不久后,这个号码就停用了。

    柳意深去意已决,又联系不到人,郑舟川想要阻止,但一时也无可奈何。他之后找到了陆鑫茂,问:“鑫茂,你还想继续在花店干吗?不想的话,我可以帮你找其它工作。”

    陆鑫茂闻言眸光微变,他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是大哥让你来的?你是帮他照顾我?”

    郑舟川“嗯”了一声:“我是意深的朋友,他出门办事了,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你年纪小,工作不稳定,又无亲无故的,其实就算意深他没交代我,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

    “郑先生,可你是当红大明星,你有时间吗?”

    陆鑫茂一句话就提醒了郑舟川,郑舟川又思索了一会儿,他的片约无数,档期排得很满,年后就又要展开各种活动。他要离开南城四处拍戏跑通告,也许几个月才能回来一两次。

    他的确没有多余的时间,可陆鑫茂怎么办?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不能放任他一个人,是请朋友帮忙照应一下,还是

    “鑫茂,你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不如你就跟着我吧。”

    郑舟川话音未落,陆鑫茂不禁一愣。

    “我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我是觉得你待在我身边,我才比较放心,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做我的助理。”

    陆鑫茂眨了眨眼:“助理?那样的话,我不是反而要照顾你吗?”

    郑舟川失笑:“放心,一般明星身边跟着几个助理很正常,你不会太累的,我也不会安排你做太多事,主要的事情还是会交给周旭,毕竟他跟着我很长时间了,对我的生活习惯很了解。”

    “那我就是个闲人了,不仅跟着你混吃混喝,还花着你给的钱,算了吧,我不喜欢这样。”陆鑫茂摇摇头。

    郑舟川又笑了笑,他被陆鑫茂逗乐了:“没你说得那么夸张,也要做一些事的。鑫茂,如果你实在不喜欢,那还是留在这里,我请朋友”

    陆鑫茂打断了他的话,攥起拳头:“郑先生,我可以做你的保镖吗?”

    这下轮到郑舟川一怔:

    陆鑫茂目光炯炯,认真道:“与其被别人照顾和保护,我更想去保护他人。可以吗?郑先生。”

    郑舟川:“”

    “我以前打架很厉害的!后来怕惹爸和大哥不高兴,一般不轻易动手了,但有时候也得用武力解决一些问题。行吗?郑先生。”

    “好吧。”郑舟川终究同意了,陆鑫茂不是专业的,但他可以先答应下来,之后再想办法安排。

    柳意深离开南城后,没去多远的地方,只是到了邻边的某座城市。这天,他换上了一身病号服,平躺在病床上,即将进入手术室。

    戴眼镜的男医生,又问了他一遍:“柳先生,你确定要流掉孩子吗?”

    尽管动手术之前,他已经反复问了几遍,但这么重要的事,必须要再三确认才行,毕竟这涉及到一个小生命。

    柳意深缓缓闭上了双眼:“嗯。”

    “那好吧。”

    男医生无奈地点头,柳意深很快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