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光明宫宫主秦念皇,乃是前朝大秦末代公主,当年大秦末代人皇与大夏开国太祖决战于虚空之外,最终大秦战败,封神榜被乾坤鼎击碎。碎裂的封神榜裹夹着当年还是幼年的大秦公主逃出天地之外。因大夏太祖心存仁念,不忍对一个孩子出手,便也没有横加阻拦。

    到了现在,已经整整过了八百年。没有人知道,那位当年的末代小公主,在封神榜最后爆碎爆发出来的奇异力量之下,更改了天道权限,逆夺天机,青春永驻,不死不灭,一直活到了现在。

    这位大光明宫宫主究竟有多么强大?岳旭不知道,也根本无法衡量。前世域外八大世界之主来袭,人皇洪武大帝铸炼神鼎封镇整个中土神州,以一人之力锁住了整个中土神州,令中土神州所有修为达到武道六重,也就是神级之上的强者全都变成了炼神鼎的养料。

    三大战争军督,文圣,五大护国战神,以及其他隐世不出的大大小小的强者,凡是修为达到了神级,全都被炼神鼎给炼化,汇聚了整个中土神州的神之精粹,从而才能够将八大世界之主给彻底封镇。

    然而只有秦念皇,只有那位大秦末代公主,明明修为也达到了神级之上,被炼神鼎炼化了一圈,却并没有被彻底炼化。仅仅只是修为被削弱到了武道五重的王侯位阶,生命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就岳旭所知,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炼神鼎神力之下逃得性命的人。

    所以秦念皇到底有多强,是一个岳旭永远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特别是在现在,在炼神鼎并未出世的时候,这是秦念皇没有被炼神鼎削弱过的时候,她能强大到什么程度?最起码在岳旭的认知中,都已经让张旭去惊动文圣了。

    让王著在侯府周围埋下两百六十枚紫晶霹雳弹,岳旭也并不指望那些霹雳弹能够把秦念皇给炸死。他的目的,不过是闹出一场惊天动地的庞大风暴,以炸掉小半个不朽天都为代价,让不朽天都坐镇的三大武圣级别的军督殿下,以及文圣能够被惊动,从而过来镇压她而已!

    在岳旭的记忆之中,前世十年,面对着整整九个大世界所有的大大小小的枭雄豪杰里,秦念皇绝对是他心中排行最前列的危险度最高的敌人之一。事实上,她对于中土神州黎明百姓造成的伤害和破坏,也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对于这样祸害了中土神州无穷百姓的人,岳旭愿意付出任何丧心病狂的代价来将其击杀。别说小半个不朽天都,就是炸掉整个不朽天都,如果有机会杀了她,岳旭也绝对会毫不迟疑!

    可是现在,看着那道娇俏的身影挺着大肚子缓步而来,一脸又是兴奋又是期待的看着他的表情,一边走过来还一边小心翼翼的摸着肚子像是担心胎儿一样的温柔,这一切的一切与记忆中那个造成无穷祸患的大光明宫宫主联系在一起,让岳旭有种强烈的倒错感。

    秦念皇化身众多,就岳旭所知而言,就有阴煞尸皇、不死巫妖王、无影元素使、逆天女帝、绝灭暗星五大化身。而且她修炼的化身之术自然是比不上三身三命那般玄妙。她的那些化身不管多强大多厉害,一旦本体受到伤害,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因此在前世的记忆里,秦念皇对于自己的真身的保护是格外用心的,她行走人间几乎全都是靠着五大化身,就连大光明宫中身份地位最高的几大光明使,都几乎从来没见过她的真身。

    在前世,唯一一个见识过她的真身的人,就是岳旭。也正是因为击杀了她的真身,岳旭才终于将秦念皇给斩杀,彻底毁灭了大光明宫,除掉了这么一个巨大的祸患。

    而现在出现在岳旭眼前的,依旧是秦念皇的真身,的的确确是她的真身。那如雪瀑般的一头白发,那清澈透明到难以置信的纯白眼眸,那萦绕在身边若有若无的,像是封存了千年万年才酝酿出来的浅浅清香,都是岳旭心中永远都不可磨灭的回忆。

    这具身体的每一寸每一分,他都曾经品尝过千万次,又怎么会错认?又怎么能认错??

    可是她怎么敢以真身出现?她怎么会以真身出现??而且,她为什么会认识自己?在这一世,忠武侯世子与大光明宫之主根本还没有丝毫的交集,她怎么会认识自己!!

    岳旭心乱如麻,看着秦念皇踩着小碎步向着自己走来,他张了张嘴,微微躬身行了一礼:“见过公主殿下,不知殿下莅临寒舍,有何吩咐?”

    这声音无比的低沉嘶哑,像是喉咙被人撕开,一直在漏风。就连他自己听了都吓了一跳,随即心中猛的一沉。

    不能失态,绝对不能失态。面对秦念皇这样的对手,丝毫的失态和疏忽都绝对是致命的。面对这样一个毫无理智毫无逻辑毫无规律的疯子,绝对不能被带入她的节奏,否则连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前世,已经有无数强者血淋淋的教训摆在跟前。念及此处,岳旭神情蓦然变的肃然起来。

    “老公,这么久不见,你还是那副样子,有时候坏的要命,有时候又正经的要死。”秦念皇小脸微红,冲着岳旭摆了摆手,“快来看看,咱们的孩子知道你回家了,在踢我呢。”

    咱咱们的孩子??!!!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仿佛一道惊天霹雳从天而降,劈的岳旭脑海里一片空白。而他身边的霍水仙也被这句话给震撼的目瞪口呆。

    “公主殿下说笑了。”强烈的震撼仅仅只是一个刹那间就消失,在强大的求生本能催动下,岳旭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与殿下从未见过,又怎么会有孩子??”

    这个疯子,果然是一个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家伙!这一刻,岳旭心中对于秦念皇的忌惮又加深了许多。

    “啊,你,你该不会是要耍赖吧!”

    秦念皇听到岳旭的话语顿时一惊,纤白幼嫩的玉指指着岳旭,嘴巴一扁,看起来像是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媳妇:“老公,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这是你的孩子,你可别不认。虽然我知道喜当爹是有点意外,可是他的确是你的孩子啊!”

    “公主殿下,还是说明你的来意吧。”

    岳旭眉头一皱,冷冷的说道,“这些有得没得废话就别说了。我身为忠武侯世子,对殿下礼敬有加。殿下何故句句都在辱我?”

    “啊,我,我没骂你啊。”秦念皇有些呆立当场,一双纯白眸子里都溢满了委屈的眼泪,“我,我哪里骂你了?”

    “殿下何故句句都骂我‘老公’?”岳旭冷笑道,“殿下毕竟乃是前朝皇室血统,又岂能学世俗俚语骂人?那‘老公’二字乃是坊间妇人称呼宫中太监所言,殿下以此粗鄙之话来骂我,是何居心?”

    话音一落,虚空中突然间变得安静了许多。

    秦念皇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有种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感觉。流菲仙子坐在主座上亦是有些错愕,而岳莹莹一张小脸更是呆滞无比,看着岳旭的表情像是看一个傻子。

    “哈哈哈哈笑死劳资了,哈哈哈”

    此时在岳旭的心中,突然间响起叮叮一阵歇斯底里的大笑,反而把岳旭给吓一跳。这位九天仙子笑声豪迈无比,感觉像是要撒手人寰一样,“人家喊你老公,你居然说人家是在骂你,哈哈哈不行了,真的要笑死劳资了,哈哈哈”

    “别闹!”岳旭有些摸不着头脑,也不理会这个疯疯癫癫的九天仙子,直直的看向秦念皇道,“我与殿下从未相见,最近也只是因为皇城夜变之事调查了许多资料,才知道殿下身份,此前与殿下连面都没见过,如何能与殿下有孩子?”

    “他,他真的是你的孩子。”

    秦念皇有些焦急,像是有万千话语堵在心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一样,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不信的话,你摸摸看啊。你乃是赤血玄黄之体,你的孩子也身具赤血玄黄之力,这是天下无双独一无二的呀,你摸摸看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难道赤血玄黄之力还能造假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岳旭跟前,挺起的大肚子也凑到岳旭跟前。岳旭目光向着那肚子看了一眼,心神顿时巨震。

    根本不用摸,靠得如此之近,那一股汹涌澎湃的赤血玄黄之力,是实实在在的他的血脉气息。秦念皇就算再怎么厉害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从这天下间再找出一个赤血玄黄出来。

    可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这一世自重生到现在,根本与秦念皇毫无交集!!

    “老公,你也感觉到了吧。”秦念皇眼泪汪汪的看着岳旭,“除了你的赤血盘龙,还有谁能进我的身子?这孩子已经在我肚子里孕育了十年,我知道现在才来见你是我的不对,可是,可是你不能不认他呀”

    “孕育了十年?”岳旭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公主殿下,我今年方十五岁,十年前,我连五岁都没到,如何能够让你怀!!”

    话语说到一般,岳旭瞳孔急速扩大,整个人都突然间凝固住了。

    十年,十年!

    他妈的十年,那该死的十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