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前世十年记忆,他的确曾与秦念皇相识相知,对于这位前朝末代公主,他一向是心疼不已。为她背负的千年国运之诅咒,为她承担的亿万生灵之怨气。只是,她背负的太多,承受的太多,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疯子。

    她造下了太多的杀孽,她缔造了太多的血腥和痛苦,她带来了太多的毁灭和悲伤。以至于岳旭不得不杀了她,而且还是以最无耻,最龌龊,最见不得光的方式杀了她。

    他接近她,了解她,爱上她,让她也爱上了自己。甚至于到最后,她为他卸下了所有防备,将自己封存八百年小心翼翼保护着的真身也展现在他面前,为他宽衣解带,为他展现所有的美好,只因为他说想疼爱真正的她。

    可是,可是

    她为了喝一杯血参酒,就不惜屠杀整整一千人,将他们作为培养血参的肥料。为了一瓶凝香露,她可以捉住数百名妙龄少女提炼她们的体香。为了养出一条好狗,可以把整整一个镇子的百姓作为狗粮

    她是如此的丧心病狂,她完全失去了所有的人性,她根本不把别人当人,八百年漫长的生命,造就了一个扭曲的癫狂的发疯的灵魂。她造下的那些孽障,是如此的厚重,重的让她那份纯澈的爱,也变的令人根本就无法承受。

    所以他杀了她,以最龌龊的方式,将血绝龙枪的强大杀伤之力化入体内。在床上,在她最放松最欢愉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将赤血玄黄那磅礴无尽的生机全数冲入她封存了八百年的不死之身体内。

    赤血玄黄无尽的生机对于普通的女人来说是强大无比的生命力,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是灭绝性的毒药。因为她的真身早就被封神榜碎片扭曲天道权限,改成了类似于死灵生物一样的不死体质,死气本身就是她的养料。

    无尽的生机与无限的死气相互冲突,终于彻底毁灭了天道权限带来的不死之身,也毁灭了她所有的生存希望。

    他终于杀了她,杀了这个疯狂的,扭曲的,残暴的,没有丝毫人性的,却一心一意爱着他的疯女人。甚至于在临死前,她还在他怀里婉转哀啼,如泣如诉的不断的说着,遇见他真好

    那一幕,成了他永远的心魔。他脏了手,也脏了心。他把他一生最看重的爱给弄脏了,他再也不配去爱任何一个人。日后纵然是再遇见了霍水仙那样的奇女子,他也不敢去爱了。

    所以在这一世,他宁愿堂堂正正,谋划万千,从正面战场上击杀秦念皇,也不愿意再经历前世那一番心劫之苦了。这一世,他仍然要杀她,必然会杀她,却再也不会和她有任何的感情牵扯。

    十年,那是前世十年里永远都无法忘怀的一幕。

    可那是前世,那是前世,那是前世!!!

    到了现在,当秦念皇小心翼翼的站在他面前,挺着大肚子,肚子里汹涌而出的是他独有的赤血玄黄之力,眸子里尽是委屈和难过的时候,前世今生像是混肴了界限,再也没有了分别。

    岳旭缓缓伸出手掌,他的手掌在不断的颤抖着,他的整个身子都在轻微的颤抖着。那只手掌轻轻的,轻轻的覆盖在秦念皇凸起的大肚子上。

    一股温厚的,熟悉的,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奇妙感觉涌上心头,令岳旭的眼眶瞬间就被泪水给噙满。那是真正的血脉相连的感觉,掌心可以感受得到,在那一层薄薄的肚皮后面,有一双肉嘟嘟的小脚,正在轻轻的感触着,感触着他的抚摸。

    岳旭将耳朵轻轻的贴在秦念皇肚皮上,他的眼泪一直在流,怎么都止不住。片刻后,一双小手伸了过来,轻轻的帮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哥哥,你怎么哭了呀,念皇嫂嫂回来了是好事呀。”

    “没事,哥哥太开心了。”岳旭擦了擦眼泪,脸上出现笑容,揉了揉妹妹的头发,“莹莹,你要当姑姑了。”

    “唉?对唉,我要当姑姑了唉,我有个小侄子了唉!”

    岳莹莹征了一下,顿时大喜,咯咯直笑,“好神奇,我居然要当姑姑了。以后是不是要教他念书写字了啊。坏了坏了,我自己都没学好呢,以后怎么教他呀。我要努力多学点东西了,我以后要当个好姑姑,天天弹琴念书给他听,哈哈哈”

    岳莹莹娇脆的笑声将虚空中诡异沉闷的气氛彻底驱散,岳旭抬起头,却发现秦念皇也正在看着他。那一双纯白的近乎透明的眸子里,有欢喜,有忧伤,有期待,还有深深的爱恋。

    岳旭分不清楚那眸子里的爱恋究竟是真是假,也分不清在这些欢喜、忧伤、期待、爱恋之后,是不是还掩藏着仇恨,还掩藏着恶毒,还掩藏着歇斯底里的疯狂和扭曲。他分不清楚,他也不想分清楚。

    大光明宫宫主不需要使用任何的神通秘术,不需要使用任何的诡谋算计,不需要使用任何的毁天灭地的法器。她只是挺着大肚子站在他面前,就让血衣侯一败涂地,只能按照她定好的剧本来走。

    静静的听了好一会儿,他站起身来,低低的问了一句:“这孩子在你肚子里待了十年了吗?”

    “嗯,十年多了。”似乎见到岳旭神情变得柔和,秦念皇也微微放下心来,精致娇美的面容上展现出微笑,“不知道还要待多久呢,这小家伙太能折腾了。”

    “看来,他就是众生之子了。”岳旭低低说了一句。

    “对呀,我生出来的肯定是众生之子啊,父亲、祖父还有秦家前辈们谋划了千年的国运之子,终于也快要完成了呢。完成了他们的愿望,我也总算是了却了一个任务,现在只等着把这孩子生下来,就轻松了。”秦念皇笑着微微抓住了岳旭的手臂,“老公,给他取个名字吧。”

    “德,单名一个德字就好。”岳旭轻轻的拥住秦念皇,拥住了这个只存在于前世记忆中,却突兀的出现在今生的女人,“这一辈子,我只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有德之人。”

    “秦德,呃,这个名字不怎么好听啊。”秦念皇崛起嘴巴。

    “岳德。”岳旭重复了一声,“我不管他是不是什么众生之子,我也不管他是否身负大秦国运。他既然是我的孩子,必须要跟着我姓。”

    “好啦好啦,听你的就是了。”秦念皇嘴巴上能挂起两个油瓶,“可是这个名字真的很难听唉。”

    “念念别闹,名字好不好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名字要意味着他成为什么人,就叫岳德。”岳旭轻轻抚了抚秦念皇的脸颊。

    这一声低语,也让秦念皇呆了一下,突然间就泪流满面:“老公,我好久都没听你喊我念念了。”

    “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就这么喊你。”岳旭转过头将霍水仙拉了过来,“这是我正妻,霍水仙,岳德这个名字乃是正名,如果你觉得不好听,让水仙再给这孩子取个表字吧。”

    “唉,我吗?”霍水仙楞了一下,眼神里突然间出现兴奋之色,她思酌了片刻,眼睛一亮,

    “我还没给孩子取过名字呢,我想想啊嗯,岳家乃是书生之家,不管是岳郎还是公公,都是从学文开始的。虽然都走上了弃文从武、投笔从戎的道路,但文道乃是岳家根本。既然这样,那我就给这孩子取个‘清文’的表字吧。岳清文,怎么样,不算难听吧?”

    “岳德,岳清文,这个表字不错。”岳旭点点头,看向秦念皇,“念念,你觉得如何?”

    “都听老公的。”秦念皇伏在岳旭怀里,低低的撒娇道。

    “既然如此,你就在府里住下吧。这两日我送一份书信进宫给母亲,说明你的来意。我平妻之位已然许给了柔儿和月儿,你便做我的妾室。今日二娘在此,我便在长辈跟前立誓:妻妾之名,仅仅只是名号不同,你们身份并无差别。以后你们生的孩子,也并无嫡庶之分。”

    岳旭朗声道。

    “老公,你知道的,我什么时候对这些事情在意过?”秦念皇轻轻一笑,“只要你对我好,就算死在你手里我也心甘情愿,又岂会在乎这些东西。”

    岳旭心中猛的一颤,随即又摇了摇头:“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你要好好听话,我自会珍爱你。”

    “嗯。”秦念皇乖乖的应了一声,眼睛一亮,“老公,我想喝血参酒,好久都没喝了。还有我要擦点凝香露。以前你一闻到凝香露的香味都会变成饿狼一样扑过来的,现在我身上没那个味了,你都变的冷淡了许多。”

    “不行,怀有身孕哪能喝酒,香露什么的以后也不准喷,我只喜欢你身上自然的香味。”岳旭面色一沉,“嫁到侯府里来,就要遵守侯府的规矩。血参酒、凝香露这些东西,以后都不准再碰。”

    “好嘛好嘛,听你的就是了。”秦念皇扁了扁嘴,随后打了个长长的呵欠,“老公,我困了,你让我睡哪儿啊。怀孕了之后就老是犯困,肚子也有点饿了,有没有万灵糕吃啊。”

    “以后就睡我房间吧,我带你过去。万灵糕就别想了,以后这种东西不准碰。我叫人去买点青柠紫玉糕,那个味道和万灵糕一样的。”

    “哼,人家大着肚子,你也不知道惯着人家一点,还老是那么多的规矩,真是坏老公。”

    “要乖,要听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