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将秦念皇送回房间休息之后,岳旭很快就回到了主殿。流菲仙子、霍水仙、柔儿等人都在主殿之中,见他回来,每个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他身上。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诡异无比,忠武侯世子今年不过十五岁,却已经有了一个孕育了十年的孩子,怎么想怎么都觉得离奇无比。

    “今日之事,惊动二娘了。”岳旭先走到流菲仙子跟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流菲仙子轻轻一笑,“小旭,二娘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二娘请说。”岳旭慌忙道。

    “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看人看事,或许与你们不同。”流菲仙子踟蹰片刻,轻声道,“只是我看那个姑娘,倒是一片赤子之心。她是一块璞玉,只是缺少了一个雕琢之人,有时才会显得与常人很不一样。”

    岳旭怔了片刻,突然跪倒在地,深深叩首:“孩儿领受教训。”

    流菲仙子点点头,笑着摆摆手:“好了,我回去做实验去了。你们年轻人好好聊聊吧,小叮叮,来陪二娘说说话。”

    话音一落,她勾了勾手指,一道蓝光从岳旭心脏中冲出,身不由己的被她勾到身边,显化出了叮叮那数寸长的精致娇躯。这位九天仙子满脸怒容:“你是他二娘,又不是我二娘,别占我便宜啊。”

    “迟早的事儿,过来我们聊聊,异端时间线重叠的情况可不多见,你不想好好研究一下?”流菲仙子轻轻一笑,叮叮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哼了一声,跟在她身后向着雪庐走去。

    岳旭叹了一口气,向着四周一看,霍水仙、柔儿、小月三女连同雪香莲、岳莹莹都在周围定定的看着他。他沉思片刻,说道:“莹莹跟着香莲去学学琴吧,哥哥要和嫂嫂们说说话。”

    “嗯。”岳莹莹乖乖的应了一声,跟在雪香莲身后离开了主殿。而这时侯府门外也传来一阵阵喧闹声,却是他事先命王著请的那些人也都到了。

    工部侍郎魏国煌带着两名皓首白发的朝廷大儒,身兼禁军都将与征剿大军都将双重职位的蒙毅也带着几名禁军强者赶来。除此之外,还有一身儒子学服的张旭也走了过来。

    岳旭将众人带入府中,又是好一番招待,名言乃是虚惊一场,后来又拿出几柄紫晶光剑作为谢礼。而张旭虽然没有请动文圣出手,却带来了一件特别的事物,言称乃是文圣特意让他带来给岳旭的。

    那是一枚玉白色的棋子,或者严格来说,是半枚棋子。那棋子非金非玉非石非木,通体纯白,晶莹玉润。虽然只有一半,但是看着却并没有什么突兀,仿佛那一半才是最完美最和谐的形状。

    据张旭所说,当年岳旭拜访文圣,助他在那棋局上胜了半子。因此文圣将这半子送了过来作为谢礼,而岳旭后来听九天仙子叮叮所言,与文圣博弈之人,乃是一只天道之手。

    胜天半子,这半枚棋子,乃是文圣胜了天道的半子,如今却来送给岳旭,顿时令他诚惶诚恐,恭敬的接了过来。

    送别了此番前来相助的众人,时间已经临近夜晚。岳旭走回主殿,招来霍水仙柔儿小月三人,将三女一齐搂入怀里。

    “那个孩子真的是你的?”片刻后,柔儿低低的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岳旭将自己的头埋在柔儿高耸的胸前,男人的疲惫像是能够透过骨髓传出来,“赤血玄黄之力总不会有假,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但是那个孩子的确是赤血玄黄的传承者。”

    “可是”柔儿迟疑了一下,“我以媚心宗心法观察,秦念皇如今还是处子之身。怎么可能”

    “那就是她的可怕之处了。”岳旭叹了一口气,对三女郑重说道,“我一直以为前世只是前世,从前世重生的只有我一个,可是现在看来,至少秦念皇也拥有前世的记忆。”

    “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两种可能。一是现在的她是直接从前世穿越而来,因为前世我与她发生的一些事情,所以她才怀了我的孩子。不过柔儿既然说她依旧是处子之身,那显然不是了,这样看来,只剩下了第二条可能了最可怕的一种可能。”

    “什么?”三女皆是一惊。

    “她炼制出了‘逆天轮’。”岳旭面色难看无比,“秦念皇拥有封神榜最大的一块碎片,执掌着一部分天道权限,可以扭曲现实因果。数百年来,她一直希望能够将那块封神榜碎片重新炼化,炼制成新的太古神器,逆天轮!”

    “新的太古神器!”霍水仙、柔儿都是一惊,太古神器乃是一大皇朝立国之根本。如今大夏皇朝的乾坤鼎,前朝大秦的封神榜,更之前大周皇朝的射日弓,都是能够镇压千年国运的至尊之物。

    “逆天轮比之封神榜碎片,其拥有的威势更加强大,而且少了许多限制。它那强大的扭曲因果之力是不可思议的。”岳旭低叹一口气,“比如说,我要和你们亲热,这是因,亲热过后,才有可能让你们怀孕,这是果。只有先有‘因’的发生,才会有‘果’的出现。”

    “但是如果有了逆天轮,可以扭曲因果。不必有‘因’作为前提,便可以直接截取‘果’。也就是说哪怕我跟她没有丝毫的接触,哪怕她依旧还是处子之身,她依旧会怀上我的孩子,这就是逆天轮的可怕了。”岳旭低低说道。

    “天下间竟然有这等奇事!”霍水仙瞪大了眼睛,“逆天轮如此可怕,那如果让她直接登上人皇之位,岂不是也能直接成为人皇,随心所欲??”

    “不,逆天轮能够截取‘果’,但是‘因’是绕不开的,只不过可以先获得‘果’,然后再用其他的方式来偿还‘因’。比如秦念皇怀了我的孩子,要么她与我日后要有一次亲热,要么她就要付出别的什么东西来作为代价,偿还因果。”

    岳旭低声道,“如果她要成为人皇,这‘果’所要偿还的‘因’就太强大了,根本不是她能还得起的。也许还没坐上人皇宝座就会被因果之力所抹杀。就算是逆天轮,也不能随心所欲。”

    “那为什么偏偏是你,她偏偏要怀上你的孩子?”柔儿有些不解,“若是前世你身为血衣侯倒也罢了,位高权重,执掌一方,镇压天下。可是现在你只是一个王侯世子,不朽天都里身高权重者大有人在。她若是直接怀上人皇之子,或者其他什么王爷国公之子,岂不是获得的筹码更大?”

    “因为她怀的是‘众生之子’。”

    岳旭搂紧了柔儿,“大秦自灭国之后,复国之心一心不死。大秦皇室余孽谋划千年,他们有一个异想天开的计划,那就是打造出一个能够天生汇聚天下气运的‘人造之皇’,这就是‘众生之子’计划。秦念皇本人,就是作为‘众生之子’的母体来培养的。”

    “国运之争,其实就是天地气运之争,在他们的计划里,‘众生之子’天生蕴含九龙九凤至尊气运,钟天地之灵秀,受天地宠爱,一出生就被这世间所有的生灵宠爱着,注定是未来的人皇人选。”

    “为了打造这个众生之子,大秦皇室后裔历经数百年谋划,使用了不计其数的天材地宝,甚至于动用了好几块封神榜碎片扭曲因果。到了后来万事俱备,只差一件事情那就是无尽生机之气。众生之子蕴含先天无尽气运,必须要有无尽生机作为支撑。毕竟一个短命鬼是不可能汇聚天地气运的。”

    “而无尽生机之气,就落在了我的赤血玄黄身上。也只有赤血玄黄蕴含的无尽生机之气,才能够满足众生之子的需求。”

    “可是历经八百年岁月,秦念皇的身体早就已经被封神榜碎片扭曲的成为了一种类似于死灵生物的状态,体内死气极重。我的赤血玄黄生机冲入她体内,就会与她体内的死气相互对冲,只会把她杀死,根本就不可能孕育出众生之子。在前世,这根本是一个不可能成功的计划。”

    “可是现在她成功了,她真的怀上了众生之子。我不知道她使用逆天轮究竟截取了多少的‘果’才成功完成了这个计划,我也不知道她以后要偿还什么样的‘因’才能偿还完毕。那毕竟,那毕竟”

    “那毕竟是你的孩子。”柔儿叹了一口气,接过了岳旭的话,“那毕竟是赤血玄黄的传承者,哪怕那是逆天轮强行扭曲因果打造出来的,那也是你的血脉。这一点,我们都能察觉得到。”

    “既然这样,那确定是岳郎的孩子,不管秦念皇截取了多少‘果’,她欠的那些‘因’,我们替她还了就是!”霍水仙摆摆手,朗声道,

    “只不过,她若是真的把那个孩子生了下来,那个孩子,可是姓岳,不是姓秦的。‘众生之子’就算出世,那也是岳家的众生之子,不是秦家的众生之子!”

    “宝贝,我这一生是有多大的福气,才能遇见你们。”岳旭叹了一口气,眸子里的阴影却愈发严重起来。他低低的,低低的说了一句,

    “众生之子计划的最终结果,一旦出世,就会吸收母体所有的生命神魂精气。也就是说,一旦生下了众生之子,秦念皇也就”

    “灰飞烟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