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九十一章

    老者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炙热的红色,那是发自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恐惧。

    三千年了,已经修道三千年了,可他却从未见过如此杀意的修士。

    就算九天剑阵威能全部爆发,却连一丝刮痕都无法留下!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洞虚境能掌控的力量了,唯有天人境尊者,方可敌。

    在修仙界中,遵循着弱肉强食的铁则,只要达到灵台境之上,本能就会觉醒神念,也因此会对危险极为敏锐,可是面对妖莲,恐惧却似乎累积起来了般。

    初见时,如若一名娇弱女子,可是当她锁定你时,再看就是盖世魔神。

    不可敌,绝不可敌!

    逃!

    这是老者唯一的想法,求生的本能掩盖了一切情绪,忘却了宗门责任,忘却了弟子期盼,忘却了一切杂念。

    人活得越久,越是对生命极为珍惜。

    老者面色刹那间狰狞,施展出本来应该杀敌的九绝剑步,不过却是用它逃跑。

    可是老者慢了,太慢,在妖莲眼中看上去,如若龟爬。

    青光速度再一次递增,一道鲜血飞溅而起。

    老者在与青光接触的瞬间,胸口处顿时被炸得血肉模糊,残肢四溅。

    青光并未因此停止,而是射向更远处的一座千丈大山。

    “轰”

    整座山从半山腰开始坍塌,不出数息,就形成一个深不可测的巨坑,只留下一股毁灭生灵的气息。

    随后一朵由老者与大山上无数生灵的鲜血,开始逐渐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一朵妖异的血色莲花,接着变得越来越鲜红硕大,最后缓缓向着青莲飘来。

    堪比仙人的洞虚修士,放在任何一个宗门都算得上顶级的存在,死了。

    而他的全身血肉魂魄都被凝聚成一朵莲花,来提升修为!

    这可是青莲踏入妖皇境前绝不曾拥有的手段!

    血色莲花很轻易的与青莲指尖相触,最后融入了青莲身体里。

    感受着修为的增加,青莲周身杀意更盛,似乎觉醒了什么,眼眸寒意翻涌,闪过了一丝鲜红的血色,轻语着:“千灭。”

    指尖瞬间迸发出上千道青光,带着更甚的毁灭气息,向着四周修士射去。

    午时

    悬崖洞穴下,一名青年黑衣男子苦苦的撑着一根水桶粗细大小的红蓝棍子。

    宁浩堪大口的喘息着,呼啸声连绵不断,苍白的面庞流出滴滴汗珠,洒落在灰石,浸湿了脚下的方圆土地。

    “诶,怎么不说话了?”仙云儿漂浮在空中打量着,又嘀咕道:“是没到极限吗,那我再加大力道试试?”

    “别。”宁浩堪松了口中的气劲,本来勉强能撑住的水火棍,压得全身向下再沉了一寸。

    “小祖宗,我真的错了,你就放过我吧。”宁浩堪哭着道。

    “那糖豆?”红衣少女挑眉看着宁浩堪。

    “我炼,我炼,我天天给您炼,您让我炼多少,我就炼多少。”

    红衣少女微笑的点了点头:“好吧,那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还有没有东西瞒着我?”

    宁浩堪死命得摇头道:“没有了,这次绝对没有了”

    “真的?”仙云儿眨着眼睛道。

    宁浩堪生怕这小祖宗不相信,肯定道:“真的,你不信我发誓,我宁浩堪若是再向仙云儿隐瞒事情,心魔反噬,修为永不增进。”

    “好吧,看在你还有诚意的份上,我许你每天帮我炼一百颗草莓味的糖豆,恩,要甜一点。”红衣少女摸着下巴思量道。

    宁浩堪轻声询问道:“那您看这水火棍,您是不是。”

    “可是我一直没说要放过你啊?”红衣少女露出狡黠的微笑。

    “啊,你怎么这样!”宁浩堪哭啸道。

    红衣少女高兴得背手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却发现神念范围内,数千里外,一团紫色云团带着滔天威压,向此处急速靠近。

    仔细用神识一看,那是血翼蝙蝠,紫毛毒鼠,千尾蜈蚣等一系列毒物所形成的毒云。

    少女右手一抬,水火棍,就出现在了掌中。

    而宁浩堪也如释重负的躺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终于可以休息会了。”

    可是宁浩堪却不知,真正的危机已然降临。

    不过片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黑雾汹涌,周围无论是蚁穴,还是虫洞,皆纷纷爬出,诸多奇异的生物也正在苏醒。

    如青色细蛇吐着蛇信,赤黄蟾蜍一跃数十丈,顶端的蜂巢发出“嗡嗡”声,无数毒物尽皆蜂拥而至。

    “有人来了,你躲好。”仙云儿轻语道。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紫色云团内蕴含的灵力,远远是仙云儿刚晋升洞虚境的数倍,但仙云儿没有选择逃跑,她需要在这里等封尘,不然她害怕封尘再也找不到自己了。

    “恩,两个人族?”黑袍老者在数里外嘶哑道。

    “你,守得住吗?”宁浩堪神色紧张道。

    “没问题,一定可以的。”仙云儿坚定的回答道。

    “那好。”宁浩堪躲在石洞里观看着。

    “一个凡俗?一个蜕凡境?”黑袍老者眼中瞪亮。“不对,凡人怎么会来这里,那名少女绝对不是凡俗。”

    “百毒手!”黑袍老者大喝道,用手指四处灵气纵横,使着数种毒虫,携着狂风呼啸而来。

    无数虫兽全都散发着黑色的雾气,与黑袍老者极为相似。

    仙云儿肃然看着老者,将金砖往上空一掷,大声厉喝道:“极!”

    顷刻间,金砖暴涨到万丈大小,占据着了方圆三十里地。

    “果然,你就是那名地仙!居然还伪装成少女模样,利用尸邪进入妖界,果然是卑鄙无耻。这术法看似巍峨无敌,但是远远超出了你能完全掌控的范围,不过华而不实罢了!”黑袍老者手中裹挟着一团黑色云雾,而这云雾宛如实体一般,被老者用力一抛。

    黑色云雾形成的大手急速朝着万丈金砖驶去,刚刚接触到金砖,就以数倍的法力力力压,导致万字金色巨碑急速向仙云儿处坠落。

    仙云儿神情从未有过如此严肃,手中不断掐捏着玄奥的法诀。

    当金色巨砖即将临地之时,口中娇喝道:“葬!”

    金色巨砖上赤然显示着一个“葬”字,散发着沧桑古老的气息,接着又金光四射,神华璀璨,流光闪烁。

    被“葬”字金光照耀的黑色云雾巨手,刚一接触就开始消散,引得老者后退数里,神色大骇道:“这怎么可能?这究竟是什么法器!”

    “哼,我才不告诉你喃,你才卑鄙无耻。”仙云儿自幼被娇生惯养,怎受过如此辱骂,连骂人都是现学的。

    此时封尘寿命八十五天

    群:143242974

    境界:通脉,蜕凡,灵台,玄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