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温润的阳光挥洒而下,带来点点斑驳。一只白色的小狗追逐着地上随风而动的光影自得其乐。 李有道就这么安静的躺坐在自家店门口。一件白色外套斜披在他身上,说不出的随性洒脱。而白皙俊朗的外表更是让路过的路人都不禁在心中赞叹一声,真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连头顶利民老年活动中心的牌匾都去了三分俗气。 如果说三天前李有道还是一个普通老年活动中心的少主,那么这三天对于他来说则是宛若重生。 一段记忆,划过星海,穿过岁月,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融入了李有道的脑海中。没有霸道无比的能量,没有天地变色的异景,有的只是一声叹息。 “一切还没有结束吗?” 毫无由来的一声疑问。仿佛酝酿了千年。带着无尽的不甘和落寞,冲刷着李有道的灵魂。 而随着这段记忆的融入,李有道也看到了自己的一生。 百年之后,登顶众生,位列天尊。 而李有道还没有来得及喜悦,便被无尽的痛苦侵蚀。他看到了人类最后的城池被怪物攻陷,那夏花般灿烂的文明,被锋利的骨刀斩的粉碎。 他是世上最强大的人却依然无法阻止怪物的洪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怪物冲破自己的防线,碾碎城中的一切。 他痛苦!因为那里有他的亲人! 他恐惧!因为他成为了最后一名人类! 他疯了!他将自己置身于怪物的海洋当中,用无尽的杀戮来洗去自己的痛楚。 理智的丧失带给他更为狂暴的力量。毫无顾忌的战斗方式,将他的实力发挥到了极限。一张张灵魂火符挥洒而出。一只只如同来自地狱的骷髅和神兽被召唤出来。他突破了桎梏,突破了这个世界对人类的桎梏。 他宛如撕裂了地狱的大门,成为了恶魔的使徒。骷髅战士的利斧更加坚固硕大。神兽口中喷出的火焰似能焚烧天地。 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在无穷无尽的怪物面前,依然是沧海一粟。 他终究还是倒下了,在锋利的刀刃穿透心房的时候,一腔热血喷涌而出。在弥留之际,他又恢复了清醒。当他想用最后一丝力量击杀眼前这只怪物的时候,那染了心头血的灵魂火符却忽的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带着他最后一丝错愕冲天而起! 记忆的融合对李有道而言异常顺利,因为那是他自己的灵魂记忆。只是庞大的信息需要时间去消化,痛苦的情绪也需要去抚平。 在这三天里李有道仿佛从孩童瞬间变成了一名成年人。 那一身天尊的气势,绝世之战的凄苦,以及这幅年轻的身体还没有被抹去的跳脱随性。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使得他看起来宛若玩世不恭的世家公子,肆意风流贵不可言,又悲戚的如同一蓑烟雨独留世间。而这般的气质同时出现在他身上时,又显得那么恰到好处浑然天成。 此时的李有道躺坐在自家店门口,脑中不停思索着今后的事情。 按照记忆,灾难并非瞬间爆发。而是由多次的地震触发,每次地震都会出现一些怪事。当地的媒体将这些事件归类为奇异新闻和灵异事件。而随着地震的频繁以及各类事件的升级,这才受到多方人士的共同关注。开始大规模调查。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结果,一直到第一次大规模地壳迁移,那是一场恐怖的灾难。地球现在能分为七大洲四大洋便是上万年地壳运动的结果,但这个过程是极其缓慢的,如果加速这个过程,那么对于处在地表的人类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好在大规模地壳迁移并非一次完成而是分了很多次,而在这个过程中逸散的神秘力量,也维持了大陆的完整性和海洋的稳定性。使得一场惊世之灾的损失程度降到了最低。 可即便如此,人类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大量的基础设施被毁,人民流离失所饥寒交迫。而地壳迁移之后的结果便是七州合一,形成一块前所未有的巨大大陆。这片大陆最后被命名为玛法大陆!意为大地之祖! “真是一场无妄之灾啊”想到这里的李有道不禁轻捻额头。那浓密的眉毛微微拉动,光洁的脸庞历时透出一种棱角分明的冷冽。高挺的鼻梁配上微抿的嘴唇,在优雅之中又透出一丝杀意。如果此时有人在他身边,肯定会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天尊之威哪怕是外露一丝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抵抗的。 不过就算是天尊,此时李有道也升起了一丝无力感,因为哪怕是他也依然改变不了大局。就如同最后的绝世之战,他能做到的也只是比别人晚点死而已。 “宰?宰谁?有道哥你说宰谁?我这就去剁了他!”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李有道面前,遮挡住了所有的光线。使得李有道都被这片阴凉激的一哆嗦。 不用抬眼李有道就知道是谁来了,那浑厚的嗓音配上巨大的阴影。再加上一股子服不服我都要干死你的憨傻劲头。这就是自己那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但是就是不承认的左护法田多多。 而夹杂在他阴影里,多少有些不和谐的小影子,则是右护法东阳。这个逃课翻墙硌了蛋的娘娘腔。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焦点,那波光流转中掩饰不住的骚气,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这就是自己现在的班底吗?灾变前自己的两个好兄弟 忽的一抹阴霾强塞进了李有道的心中。让李有道想起来这两个兄弟的命可都不好,田多多虽然孔武有力,但是脑子不好使。在第一次地壳大迁移的时候,田多多正在桑拿泡澡,地震一开始他就大呼小叫的穿上裤衩往外跑,当他暗自欣喜自己跑得最快的时候,一块掉下来的牌匾把他给拍扁了。 而东阳则是更悲催,还不如脑袋不灵光的田多多,他家住在一栋老旧的五层楼房当中。李有道每次去他家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掉下来一块墙皮,把自己破了相。而就这样的房子,大迁移发生的时候,东阳居然选择不跑,而是躲在了自家的桌子下面。然后五层的老楼就彻底坍塌了,而东阳被埋在了三楼。 不过既然我获得了后半生的记忆,那么这些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阴霾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对于命运的感慨和先知的庆幸。 李有道长身而起,斜披在身上的白色外套随意一甩就穿在了身上。那一抹放肆的洒脱令第五次路过的小姑娘脚下便是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而对于田多多跟东阳二人则是完全免疫。自家兄弟嘛,一直这么帅。不过这气质好像越来越好了? “走,带你们去见一个有意思的人。” “谁啊” “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搂着二人的肩膀,就这么勾肩搭背的越走越远,旁边还在假装重伤倒地不起的小姑娘则无奈的扁着嘴。麻利的拍拍裤子风一样的不见了踪影。 对于一世天尊来说,如果重生之后还要去打闷棍抢机缘,那就太没有格局了。而融合了记忆的李有道则是更加清楚未来的残酷和压力,那不是一个人就可以战胜的敌人,那是需要全人类团结在一起去共同抵抗的灭世之灾。而他要做的不光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还要团结可以团结的所有力量。带着他们共同抵抗灾变。 而这一次李有道想要见的人,则是他记忆中灾变之后的忘年交。成为天尊之后的头号支持者。阳城军区的前一号人物赵伍年,这位有霸虎之称的当代传奇。至于这位老朋友会不会不买账,或者对自己不利。李有道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传奇就是传奇,怎能以常理度之。 三人下了出租车,直面便出现了一片军管小区。 东阳缕着自己的一头秀发,桃花眼翻了又翻的说道“有道哥,这里不让进吧。”对于他来说商场的化妆部才是最应该去的地方。李有道面无表情的把东阳伸过来的兰花指掰了回去。而在一旁十分鄙视娘娘腔的田多多则是十分不屑的抖着自己一身的腱子肉,呲着比蓝天六必治广告还白的牙说道“谁敢说不让进,你让他站出来试试。” 三人话音刚落,从小区门房里就走出来一个老者,大约六十多岁。举手投足间一股军人风范。这应该是一位退伍老兵。而这老者则是直接举起手阻止道“这里是军管小区,不对外开放的。” “” 李有道自然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是不可能见到那位“老朋友”的。而他也并不需要直接见到他。“我是来找赵武年赵老手下的勤务兵小张的。”随后还递过去一个你懂的眼神。 看门老大爷本想说一句“小张也不是你能见的。”可是眼前这位白衣少年实在是太有气质了,那谪仙般的风采往那一站,就让他硬生生的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而接到对方递过来的“你懂的”眼神之后,老大爷就瞬间明白了。这应该是来求领导办事的官家子弟。 而一般这一类的事物确实是由勤务兵代为处理的,他们会帮助赵老推掉这些攀关系套交情的人。而碍于这是赵老身边的人,来的人也会给些面子不会死缠烂打。 “我去帮你们问一下小张在不在吧,你们在这稍等一下”毕竟是军管小区规矩还是不能破的。谪仙也不行,看门大爷也有自己的骄傲。 没过十分钟,就从小区里面走出一位身穿军装的年轻人,大约二十来岁,圆圆的脸蛋很是讨喜。东北人特有的红扑扑的双颊,将他衬托的如同年画里走出来的童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