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所有人的惊慌之,雪兰脸也适时的出现了一模惊慌,脚步却是不动,任由慕岚岚扑到自己的身,两个人顺势的滚在一起。品-书-网. v o d t. c o m在无人看到的角落,雪兰特意护住了自己的身子,只是鬓发衣服有些狼狈,实际身没有半点的损伤。

    在隐蔽的地方,雪兰甚至用手肘狠狠地攻击了一下慕岚岚,用暗劲断了她的经脉。短时间内不会发现什么,等时间久了慕岚岚将会失去全身的武功,经脉尽断。可那时候发现已经晚了,注定无法挽回。

    “啊本宫好痛”雪兰蜷缩着身子,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十分痛苦的模样,吓得周围的宫女脸色刷白,连忙跑前去把雪兰扶起来,然后一群人井然有序的把雪兰送进了寝殿。

    时间发生的十分迅速,不过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慕岚岚在动手的时候后悔了,毕竟现在的她只是侧妃,慕雪兰却是一个高高在的贵妃,她们两个人动手的话自己是没有半点胜算的,肯定是要吃一番苦头。像是她那个聪明狡黠的母亲高氏,照样不是被这个女人给算计了吗?

    可是事已至此,她已经退无可退了,除了将这件事情继续下去也别无他法。慕岚岚在心安慰自己,好歹只是轻轻的撞一下应当是没事儿的,慕雪兰再脆弱也不至于那样,大不了自己被人骂一顿而已,却没想到雪兰的反应竟然那么大。

    进宫之后,蒋芸儿和慕岚岚身边的奴才宫女都被拦在了宫殿外面,雪兰不喜欢陌生人踏入自己的地盘,也是新产生的规矩。慕岚岚的智囊风嬷嬷同样在外,并不能给慕岚岚出谋划策,更不能把人给扶起来。

    等慕岚岚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捂着腰满脸狰狞,疼痛难忍,明明只是轻轻的碰撞而已,她却是如此的难受,真是见了鬼了,果真每次见到这个慕雪兰没好事。

    在地巡视一圈,慕岚岚发现了地新的一滩血迹,忍不住苍白了面色,这怎么会有血?这个位置可不是蒋芸儿的血迹,看着十分的新鲜应该是刚刚流出的血液,而这个位置明显是慕雪兰的。

    哪怕慕岚岚再蠢,此刻也清楚的知道自己闯祸了,本来这件事情是她占理,可是这么一弄反倒是自己理亏了,以父皇对慕雪兰的在意程度,恐怕自己没有好果子吃。

    怎么办?怎么办?慕岚岚急得团团转,压根儿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一颗心火烧火燎的让人难受的紧,同时心尖忍不住蔓延开了一抹化不开的恐惧和彷徨。

    对了,风嬷嬷慕岚岚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眼睛一亮拔腿往外跑,风嬷嬷那么聪明帮到了自己那么多,这一次也一定有办法帮助自己渡过难关的。想到这里,慕岚岚跑的更起劲儿了,若是以往她还真的不会惧怕这个,毕竟她生来天不怕地不怕,从小在父母的宠溺纵容之下长大,还真的没怕过谁。可是经历了那么多,虽然嘴不承认,可是慕岚岚已经是真的怕了,早没了曾经的胆量。

    正常人在挫折的面前总是忍不住胆怯的,更何况是慕岚岚这样的人,从小顺风顺水根本受不了任何的挫折,渐渐地已经被磨平了棱角,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样的勇气并不谁都能拥有的。

    雪兰的宫殿外都有人严加把守,慕岚岚自然是跑不出去的,反而是被侍卫给插了回去,万分狼狈的跌倒在地,终于是无法克制心的恐惧,捂着脸呜呜哭泣起来,悲伤恐惧在她的心无限放大,让她肝胆俱裂。

    这边,雪兰则是被送回寝宫由太医把脉,然后被诊断出来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因为之前的冲撞和惊吓差点出事儿,那为雪兰把脉的太医吓得不轻,他无法想象要是雪兰出了事情,他这个太医会有怎样的下场。当今皇是个难得的明君,可是在面对雪兰的时候可不会去在意那些虚无缥缈的名声。

    “劳烦太医为本宫辛苦了。”雪兰面色苍白脸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双手护在腹部一脸柔和,同时带着心有余悸的感觉。太医连忙摇头受宠若惊说不敢,这也只不过是他的本职工作而已,贵妃娘娘虽然面看去不好相处,实际是个很善良的人,对他们这些手底下的人都很和善,有时候皇处罚他们也会帮着求情。

    “贵妃娘娘可要好好地保重身子,还有腹的皇子,微臣给娘娘开一些安胎补血的药,这段时间请娘娘在床修养一段时间吧!”太医职业病犯了,忍不住多说了两句,雪兰也是个大夫明白医者父母心的心情,自然能够理解这些。

    “劳烦太医了,来人,送太医回去。”雪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对着身边的大宫女开口道。她可没有那么傻,为了腹的孩子陷害慕岚岚,追根究底也只不过是做戏而已,对她而言改变自己的脉象很简单。

    “娘娘,您刚刚真的是吓死奴婢了,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奴婢们也活不下去了。”雪兰身边的大宫女回来了之后跪在雪兰的身边开口,她是雪兰一手培养出来的人,对雪兰的感情极深,刚才看到慕岚岚扑过来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没事儿的,本宫这不是没事儿吗!”雪兰笑了笑,她正等着魏飞白回来呢!最重要的还是那位在外办公的勤王爷谢明哲,她可是刻意算好了时间才请了这两位王妃。

    之后,雪兰想起了另外一个当事人,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对了,勤王妃如何了?本宫看她似乎出了不少的血,肚子里的孩子可有事儿?”

    听到这里,雪兰的大宫女秋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闪过显而易见的同情之色,暗叹一声道,“回禀娘娘,勤王妃的运气不好,没有娘娘有福泽庇佑,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说来也是可怜。”

    同样都是女人,又在宫浸淫多年,秋月也明白了许多,对蒋芸儿十分的同情。

    本书来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