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蒋芸儿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腹部一阵针扎一样的疼痛,脑袋一抽一抽的疼痛,之前的记忆回归脑海,神志渐渐地回归,江韵如忍不住苍白了面色。她的孩子

    “娘娘您终于醒了”被专门叫进偏殿负责照顾蒋芸儿的张嬷嬷刚好走进来,看到醒过来的蒋芸儿忍不住惊呼一声,手中的水盆掉在地上发出哐当的声响,眼泪夺眶而出。

    三两步跑到蒋芸儿的床前,张嬷嬷看着自己从小养大的孩子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样一个好孩子,怎么救遇到了这么多的糟心事儿呢!遇上了慕岚岚那样心思歹毒的女人,腹中尚未出世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张嬷嬷”蒋芸儿心中隐隐的有了感觉,可是她需要一个答案,同时还怀揣着隐隐的希望,希望自己的孩子完好无损,希望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伸出手拉住跪在地上的张嬷嬷,蒋芸儿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比苦还难看的笑容。

    “张嬷嬷,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事,有没有事?”嘴里不断地念叨着,蒋芸儿竟然像是疯魔了一般,张嬷嬷见状心也跟着疼了起来,也不顾身份上前抱住了蒋芸儿颤抖的身子,像是小时候小姐碰到打雷时候一样,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用温暖的手掌拍打着蒋芸儿的背脊。

    “小姐,放心吧没事的,孩子会有的,还会有的。”张嬷嬷轻声的安慰着,眼泪早已经布满了眼眶,其实她并没有完全的说实话,这一次蒋芸儿中的毒实在是太严重了,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的生育,恐怕以后再也不能生了。

    说到底这事情蒋芸儿也有错,要是等她发现的时候就断了根源,开始喝解毒汤,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有事儿,更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可是她偏偏鬼迷了心窍,一心想要借着这次的事情扳倒慕岚岚,自以为能够把控一切,谁知道慕岚岚临时改变了主意加大了药量,让蒋芸儿完全失去了防备。

    不过人心总是偏的,张嬷嬷根本不会告诉蒋芸儿这些,与其让蒋芸儿愧疚自责,她宁愿自家的小姐去恨那些该恨的人。

    在张嬷嬷的安慰声中,蒋芸儿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毕竟她从小聪慧攻于心计,知道现在的情形伤心难过只是一时的,她的孩子已经牺牲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替孩子替自己讨回公道。

    从张嬷嬷的怀里出来,蒋芸儿擦干净了自己的泪水,除了苍白的面色微红的眼眶,看不出有半点的不妥,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蒋芸儿扯了扯嘴角道,“张嬷嬷,慕岚岚怎么样了?贵妃娘娘是怎么处置她的?”

    虽然当初慕岚岚明面上是为了自己好,拦着一群人不让救治她,实际上就是在拖延时间,想让她一尸两命,她是绝对不会饶过对方的,绝对不会。

    “娘娘您别担心,这次慕岚岚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说到这里张嬷嬷会心一笑,阴霾被扫除了不少,将之后的一切都告诉了蒋芸儿。得罪了皇上最为宠爱的贵妃娘娘,还差点害了贵妃腹中的皇子,哪一桩哪一件都是大罪,慕岚岚是别想好过了。

    事实上慕岚岚的确不好过,魏飞白得了消息立刻赶到了雪兰的宫殿,当然还是做戏的成分居多,他对雪兰的本事清楚地很,慕岚岚这样的小喽啰根本不足为惧。更何况雪兰在之前就跟魏飞白交代过了,这可是早就准备好的剧本,可是他的担心可不是假的。

    等魏飞白赶到的时候慕岚岚还躺在地上啜泣,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有几分样子,可惜魏飞白根本不会对她有丝毫的怜惜,目不斜视的走过去,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抓起来”

    身后跟着的谢明哲一脸莫名,就算许久未见他也不至于认不出自己的侧妃,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让父皇这般的焦急,让慕岚岚这般的恐惧,整个宫殿都散发着莫名的气息。谢明哲张了张嘴想要求情,可是看着魏飞白那张面沉如水的脸还是忍住了,默默地跟在魏飞白的身后。

    他忙活了好几个月才赶回来,没等到父皇的嘉奖却卷入了一场风波,谢明哲觉得十分苦逼,总觉得这一世和他的记忆中不同,似乎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了,就连父皇似乎也变了很多,让人捉摸不透。

    “雪兰,你没事吧?”魏飞白直奔宫殿,坐在雪兰的床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那副温柔的模样简直都不像她了。雪兰温柔的笑着,小声回答着魏飞白的问题,眉眼之间尽是幸福。

    看着这一幕,谢明哲突然有一种雪兰不属于他的感觉,眼前的两人才是最相配的,随即他摇了摇头,这两人怎么会相配呢?自己的父皇都可以做雪兰的父亲了,要不是因为身份雪兰根本不会成为父皇的女人,只有他才是雪兰真正的归宿。

    “皇上,臣妾真的好害怕啊!”雪兰笑眯眯的躲进了男人的怀里,光明正大的开始撒娇,顺便吃豆腐。

    “来人,把慕岚岚带上来”魏飞白乐得赔雪兰演戏,冷着一张脸冲着门外喊道,然后慕岚岚像是一条死狗一样的被拖进来了,随手丢在地上像是个垃圾。

    “父皇”谢明哲此时不能做到无动于衷了,他撩开衣摆跪在地上,拱手开口道,“敢问父皇,儿臣的侧妃究竟犯了什么错?竟然让父皇如此雷霆震怒,还请父皇明示,儿臣必定不会偏颇。”

    好歹慕岚岚是自己的女人,他总不能单看着不管吧!谢明哲可是很懂这些弯弯绕绕的,他对外的形象一直都是重情重义温文儒雅,若是对自己的女人不闻不问,那可真就让人寒心了,以后谁还敢追随于他呢?这样自毁长城的事情他才不会做。

    “勤王,这件事情你不该问本宫和皇上,该问你的侧妃才对,本宫可差点死在她的手上。”雪兰瞥了一眼谢明哲,半真半假的开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