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听到雪兰的话,谢明哲不可抑制的一惊,先想到的还是慕岚岚给自己带来的麻烦,雪兰的身份可不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那可是当今的贵妃,皇上最宠爱的女人,是他们的母妃是长辈。

    无论哪一条罪名对慕岚岚而言都是不小的,这女人怎么这么蠢?这才多久没见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真是该死

    谢明哲脸色不好看,对慕岚岚的厌烦更深了,这女人在家里面上蹿下跳还不够,还跑到皇宫里面来生事,真是太可恶了。自己找死还不够,竟然还连累到自己。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拼死拼活的出去打拼,要不是父皇召见他还回不来呢!刚落脚没得到赞赏不说,反而要受这女人的连累。

    “儿臣该死,是儿臣管教无方,还请父皇,请贵妃娘娘息怒。”不管这事情自己有没有参与,慕岚岚名义上还是他的女人,谢明哲心内不平也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求饶。

    “勤王还真是大度啊!你可知道你的这位侧妃娘娘做了什么?连勤王妃肚子里的孩子都被她害了。”雪兰冷笑一声,她最讨厌谢明哲这装腔作势的模样了。

    “冤枉啊我什么都没做,我都是一时冲动做下的事情,请父皇饶恕。还有姐姐的事情,我真的只是关心而已。”慕岚岚大声喊冤,这事情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的,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孩子?”谢明哲愣了一下,早在之前蒋芸儿就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他了,可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来得及见到那孩子的面,就这么没了。

    “贱人”谢明哲咬牙切齿,这可是他的嫡长子啊!竟然就这么被人给害了,都是眼前的这个贱女人,她怎么还不去死,反而要留在这里祸害他。

    慕岚岚被谢明哲狰狞的模样给吓了一跳,她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吓人的一面,以至于当场楞在了原地,被谢明哲一个巴掌打倒在地,趴在地上神隐。

    “勤王”眼见着差不多了,魏飞白这才沉声开口,示意对方注意场合身份。

    “儿臣失态了。”谢明哲惊讶了一瞬间,连忙收回动作跪在地上请罪,他不该是这么激动的人啊!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也许是太累了吧!

    “谢明哲,你竟然敢打我?”慕岚岚浑身刺痛,那疼痛无一不在提醒她,那不是梦,她真的被人给打了,还是自己掏心掏肺对待的男人。“谢明哲你个死鬼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慕岚岚本身就是个疯女人,在强烈的刺激之下更是满脸疯狂的冲了上去,扑在谢明哲的身上厮打了起来。她慕岚岚生来尊贵,就算对方是自己最爱的男人,也不能够对自己动手,慕岚岚的心中既委屈又恐惧。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就像是乡野村妇一样的不堪入目,其他的宫人侍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上去帮忙,可是看魏飞白没有说话面沉如水,雪兰一脸看好戏的深色,这些人都眼观鼻鼻观心,站在原地没有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的身上都挂了彩,衣服被撕扯的不像样子,脸上都带着伤痕,看着对方的眼神充满了仇恨活像是要把人给撕了,魏飞白这才大发慈悲的开口,让人帮着把人给分开。

    “勤王,在朕的面前打打闹闹,你这些年来学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魏飞白沉着一张脸,顺手将雪兰喝完的药碗丢了过去,谢明哲也不敢躲,只能被动的承受闭紧了眼睛,那药碗狠狠地砸到了对方的额头上,褐色的药渣布满了整张脸,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血渍,可见魏飞白用了多大的力道。

    “儿臣有罪,请父皇责罚。”此时此刻,除了求饶认罪,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谢明哲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

    “行了,看在你差事做的不错的份儿上,朕饶恕你这一次。刚好赈灾的事情没有结束,你回去吧!”魏飞白冷冷的下了命令,等于是把谢明哲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全部否决,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谢明哲一噎,可是除了答应他别无选择,之前的事情父皇不对付他都已经是好事了,他该知足的。可明白是一回事,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的心里还是不甘心的。

    “来人,把勤王侧妃关进天牢,等候发落。”魏飞白看也不看慕岚岚一眼,这么一个胡搅蛮缠的蠢女人当真是辣眼睛。这样也好,早早地处置了这些碍眼的人,到时候他就可以和雪兰好好度蜜月了。也许他应该加快进度了,魏飞白眼中一闪。

    雪兰一直都没有说话,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毕竟她刚刚受了惊吓,总要给男人留些面子的。慕岚岚进了天牢,她还愁没有时间磋磨她吗?

    慕岚岚还想要大喊大叫,表示自己不服,她不是故意的,是无心的,更何况贵妃没有事情不是吗?她凭什么要被关进天牢,凭什么要付出代价?她不服

    可是在场的侍卫都是训练有素的,一下子就堵住了慕岚岚的嘴巴,根本不给她吵闹的机会,强制性的镇压下来,然后拖着人离开。

    “这样你可满意了?”魏飞白宠溺的看着雪兰,顺手将人给揽进怀里,笑着说道。

    “当然喽!”雪兰笑眯眯的钻进男人的怀抱,眉眼弯弯不加掩饰。

    “养出来这样的女儿,镇南王府真是越多越堕落了,估计镇南王也不是个好的,这兵权也许该收回来了。”魏飞白眯着眼睛,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雪兰惊讶的看着自家男人,然后呵呵笑了起来,拍打着男人的胸膛,“你直说你想尽快解决就好了,这么弯弯绕绕干什么?真是闷骚”

    剩下的话雪兰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男人给急切的堵住了嘴巴,掩埋在了唇齿之间。

    算了,既然男人不想自己说就算了。他都这么明显了,自己要是不配合的话似乎也不像样子,估计要不了多久,镇南王府的人就会来找自己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