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前防毒,祸害写的故事,非后宫,故事情节都是环环相扣,看不懂没关系,所有的答案都在后续情节中。】啊! 随着一声惊叫,江峰从噩梦中惊醒,身上的睡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汗水打湿。有多久没看恐怖片了,又有多久没做梦,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鬼? 这不是封建迷信,其现代科学已经证实,鬼不过是人们普遍都有的幻觉,但大多数人都意识不到这一点,因此有时候会把这些幻觉理解为鬼魂。 世界上怎么会有鬼,江峰打开灯,昏暗的灯光把房间照亮。 窗户外黑的透彻,什么都看不见,他走到卫生间准备洗个热水澡放松下,或许是最近的工作太紧张了,所以才会做噩梦,江峰自我安慰着。 温热液体从蓬头中散落,一股腥甜的芳香沁入鼻息,好甜美的味道。 不对! 江峰睁开眼,蓬头中散落的确实是热水,一片水汽中他看向一旁的镜子。 蓬头中的热水依旧洒落,江峰却觉得身处于寒冬之中,镜子里居然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样的人,它也在洗澡,而且那水的颜色是红色,好像人类的鲜血。 如果让别人知道江峰的想法,估计会笑他是傻子,镜子中本来就会有一个镜像。 只有江峰知道,镜子中的人不是他,起码看着不像他。 咕嘟! 江峰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他警惕的盯着那面镜子,生怕镜子里的镜像会突然出来。 他看着镜像,镜像也看着他,两人的表情、动作出奇的一致,真的只是错觉吗?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镜像没有动静,保持着和江峰一样的动作,江峰尝试着去摸卫生间门把手。镜像中的影子也动了,它也伸手去摸门把手,它大半个身体消失在视线中,江峰猛然开门。 “卧槽!” 一声惊呼,卫生间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睡眼惺忪的男人。此刻的江峰身上可谓是一丝不挂,因为太紧张没收住身体的冲力,直接扑到别人怀里,多尴尬! 关键,还是他一丝不挂那种。 然而下一刻诡异的事发生了,江峰径直从对方身体中穿过。耳边是一个男人的抱怨声:“怎么大半夜的,卫生间门忽然打开,浴霸也被打开?” ‘嗞~’他关上了浴霸的开关。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变得格外安静,江峰的表情很特别。 “喂!等等。” 男人似乎听不见江峰的话,他自顾自的往回走,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继续睡。 他看不见我,还是 江峰大脑一片空白,他可是单独租了一件房,现在房中为什么会多一个男人。 眼睁睁的看着奇怪的男人躺在床上继续睡,那不是他躺着的床,等等他好像看不到自己,而且刚才自己从他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江峰宛如神经质了一般,蹲在那个男人的床头,用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盯得久了,对方身上一股炙热感让江峰很难受,隐隐约约能见到两团绿色的火光。 难道,我死了?还是,他是鬼?心中的念头让江峰偏向于前者,真的因为熬夜猝死了吗? 江峰整理着自己的记忆,对于死亡一点印象都没有,盯着那个睡在他床上的男人久了,江峰觉得越不自在。他又不是基佬,老盯着别人看干嘛。 他走到卫生间,伸手打开门看着镜子中的镜象。 镜子中的影子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江峰会回来,不镜子中影子的表情,就是江峰现在的表情,难道我真的死了?他脸上充满嘲讽的笑,澡还没洗完呢。 哗啦啦! 蓬头中的热水再度流出,猩红色的热水好似鲜血,镜子中那张苍白的脸开始笑,这是江峰的笑。 这里是他的住处没错,他可能已经死了。 才死了多久,小时候经常听长辈们说,人死了会有头七回魂夜。 所以他已经死了七天了吗? 七天,才死了七天,这间房子就有新的租客住进来,我不是已经预付了一个月房租,即便不是押三付一,也不能在我猝死后就让新租客住进来吧。 遗物还没有人收拾,还有。越想,江峰心中的怨气越大。 “谁!谁在里面?”门外有人说着,他语气惊恐,似乎很害怕。 听声音似乎是之前那个男人,江峰没有回答,接着是卫生间大门打开的声音。‘啪嗒’卫生间的灯被打开,男人朝着卫生间内看了眼,除了正在流水的蓬头,似乎什么都没有。 他又走进了两步,朝着四处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蓬头坏了?”男人喃喃的说,可他语气中的惊慌,已经出卖了自己。 他怕了! “嘿嘿嘿!” 他阴阴笑着,可惜男人一点反映都没有,因为他听不见。江峰伸手朝着对方抓去,他的手从对方身体中穿过,果然也碰不到他。 男人走到蓬头前,伸手把浴霸开关关上。 江峰在一旁看着,既然对方看不到他,那么他如果重新打开浴霸呢? ‘嗞~’ 很轻微的一声响动,这点响动在寂静的夜里变得格外清晰。听见耳边的声音男人的身体一僵,哗啦啦,浴霸中的热水再度涌出,水蒸气把卫生间中的镜子慢慢糊住。 男人转身看到重新被打开的浴霸开关,双眼中的瞳孔一缩,接着他似乎在压抑心中的恐惧。 想要继续关上浴霸的开关,江峰在一旁冷漠的看着,必须要让这个男人离开他的房子。 ‘嗞~’ 浴霸被男人关上。 他盯着浴霸开关很久很久,浴霸丝毫没有动静,就在他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 ‘嗞~’ 浴霸再度被打开,热水哗啦啦的落下,男人的身体抖动着。他似乎经历了江峰之前那一幕,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水汽在他额头上凝结,不一会一枚水滴从他下巴落下。 安静很久,江峰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伸手把浴霸关上。 ‘嗞~’ 江峰走到一旁的镜子前,他盯着男人,准备在他注意力反过来的时候做点什么。 人在恐惧的时候,身体本能的会有些麻木,从脚底一直蔓延,这期间有些人会无法动弹。眼前的男人显然就属于那个类型,他被吓得身体颤动,明明很害怕却不敢跑。 终于,在片刻后他转动了头,他本能的朝着右转,却见到一旁充满雾气的镜面上,有一只无形的手缓慢的写了一个字“滚”! 猩红色的液体顺着江峰用手指写出的字体,慢慢流下 啪嗒! 卫生间的灯忽然熄灭,男人的心里防线终于崩溃了,他大喊着朝外跑,身体因为害怕而变得麻木,跑动期间因为恐惧而左右乱撞。卫生间外的一些日常用具,锅、碗被男人撞的散落一地,甚至他的腿被地上的随便划破,疼痛更加刺激了他,鲜血流了一地。 明明男人面前什么都没有,在这一刻没有任何的理智,越乱越容易出错,房间中全是他发出的碰撞声。 男人不断的扭动这房门锁,门锁就是打不开,他拍打着大门忽然大叫:“我不玩了,快放我出去不玩了,快点放我出去!!!” 他的叫喊带着哭腔,似乎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嘭! 门打开了,一条黝黑的走道看不到尽头,江峰本能的觉得黑暗中似乎藏着更加恐怖的东西。 男人的身体被黑暗吞没,房门瞬间又自动关上,这不是江峰动手关上门,门是自己关上。他只是淡漠的看着这一切,他在等关门的那个家伙出现,反正大家都是鬼,谁怕谁。“恭喜玩家‘江峰’战胜对手,获得‘惊魂梦’的入选名额,完成新手训练获得十点积分。” “积分可在随时随地兑换各种道具,现金、美女、豪车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积分兑换不了的东西。游戏结束,请期待下次游戏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