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咚咚咚! 咚咚咚! 三层的每一间房门被敲响,门外有个声音急切的说:“快点起来,今天早上出大事了。老大现在让大家都到楼上去,大家快起来。” 三层被他敲了一圈,只有一两个人走了出来,他们还睡眼朦胧。 有人问:“发生了什么?” 敲门的人回答:“今天酒店大堂内发现有一盒光盘,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光盘上有血迹,可能又有人被杀了,所以老大叫大家都去看看。” 有几扇门,不管那人怎么敲,都没有人开门。 一人说:“别敲了,他们昨晚玩得可嗨了,现在估计累得才睡下。” 另一位意味深长的说:“是啊,不光女的叫,男的也叫。咱们先去老大那里,看看光盘里有什么,等他们醒了,老大自然会收拾他们。” “额”敲门的人虽然不情愿,也跟着他们一起到了赵刚彪房间,他房间是全酒店最好的套房。 他们进房间后,光盘已经在播放了,不过光盘内的内容还没现实。 赵刚彪正准备发火,挂在强上的显示器中终于出现了一个穿着魔术师衣服的人,他身后有着三个人影,分别是缠着绷带的男人、人偶女还有一个背对着他们的怪人。 魔术师说:“欢迎大家观看我们的表演,观看了表演的人,给与好评有奖励哦。” “哼!” 赵刚彪不屑的冷哼一声,对对方故弄玄虚的表演丝毫不屑,反而有人说:“那个魔术师身后的人,不是前几个死者吗?” “对哦,那个缠着绷带的人没有见过,但那个人偶女,不是昨天早上的时候死了吗?她怎么还站着。” “我也认出来了,那个背对着我的怪人,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是反过来的。你们看他的裤裆,那明显是,昨天在魔术师的帐篷中,死掉的那个人,不就是他吗?”有人开口,其他人也认出了那几个人的真实身份。 居然都是前几次死亡的旅客,杀手果然是魔术师,不过为什么他要让死人入境?接着,几人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那几个死人居然机械式的动了,在他们身后有四个凳子。 凳子上还坐着四个人,这四个人都还活着。 “皮晓刚、山天庆、曹泽明、谭瀚奕。” 被捆绑着的四人的名字逐渐被念出,显然这四个人,是赵刚彪这一方的人。 想想也是,跟着医生离开的人中,有几个男性旅客,那几个都是与赵刚彪有过节。或者他看着不顺眼的人,如果是他们的人被杀死,自己一定能认出来。 忽然看见他的四个手下被捆着,赵刚彪心里浮现出一种不详的预感。 难道是杀手,对他的人下手了?视频中,魔术师身后的绷带男尸和腰斩男尸,不知道从那里抬过来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 魔术师说:“第一个是逃生魔术,我们的挑战者皮晓刚先生自愿挑战这一个项目。首先让我们为他的勇气鼓掌。” 啪啪啪! 人偶女尸为皮晓刚捆上铁链,又在玻璃容器内注水。 接着他们把皮晓刚丢进了玻璃容器,在对方不断挣扎中,锁上了玻璃容器,又为玻璃容器盖上了黑布。 魔术师说:“第一个魔术表演完毕,等会我们将见证奇迹。下一个魔术是飞刀表演,有情我们的挑战者山天庆,这个魔术有一定的难度,需要挑战者躲避要害攻击。” 魔术师说话间,绷带男尸和腰斩男尸,已经把山天庆绑在大转盘上。 人偶女也在大转盘前,拿起了飞刀。 魔术师说:“现在我报一个部位,我们的工作人员,将会把飞刀丢出。我们的工作人员飞刀可是很准的哦,如果稍有不慎,会死的。” “先不要瞄准头部,给他来一次精准测试,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耳朵!” 咚! 啊啊啊! 一沉沉闷的响动后,被捆在转盘上的山天庆发出惨叫,人偶女丢出两把飞刀,准确的切下他左右两个耳朵。 魔术师说:“很遗憾,希望他不要在继续犯错,不然真的会死。那么我们继续,先是四肢、胯下、胸口、脖子、额头。” 啊啊啊啊啊! “很遗憾,挑战者一处都没躲过,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魔术师似乎真的为挑战者的死,而感到悲伤,他说出要害时可没有一丝迟疑。 山天庆的惨叫,让看着录像的人,从心里冒出一股寒意,他们害怕了,他们真的害怕了。 恐惧如同一双无形的手,开始让他们变得慌乱,心脏继续从嗓子眼里跳出。 魔术师走到一旁,打开一个说:“接下来的是断头台。嗯,据说这个挑战者,可以让自己的头断了之后在接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难道他是不死之身,还是” 噗哧! 一颗头咕噜噜的滚到魔术师腿边,他的话甚至没有说完。 腰斩男尸做了个无辜的动作,似乎他不想这么动手,但看到有人在断头台上,一时没忍住。魔术师说:“看来哦我们的工作人员心急了,那么我们让他也接受挑战。” 噗哧! 断头台再度落下,腰斩男尸的头滚到魔术师身边。 被斩断了头的腰斩男尸的身体爬起身,他朝着自己头的位置走去,接着把头戴在脑袋上。似乎觉得可以改变下方向,他又把头换了个位置。 这项,他除了身子的部分,其他部分都正常,他反向的举了个大拇指,走到幕后。 魔术师尴尬的咳嗽一声:“不好意思,刚刚我们的工作人员调皮了,那么我们见证最后一个魔术人体悬浮。谁能想象人在天空上自由自在的飞翔,反正我不敢这么想,为了让他飞起来,我们的工作人员准备了弹簧床。” “准备好了吗?”魔术师抬头看着舞台上方说。 镜头随之上移,在接近舞台十几米高的地方,绷带男尸正带着最后一个人站在那。 绷带男尸摆出ok的手势,把谭瀚奕推了下去,谭瀚奕身体急速下坠。在下方有个弹簧床,镜头跟着谭瀚奕下坠,接着他被弹簧床弹起,在他的惨叫声中,不断的上升上升。 最后,镜头都看不见他了。 魔术师叹口气说:“终于有人挑战成功,看来他已经飞走了,大家把东西都收了吧。” 人偶女马上把东西都推走,这时空中一连串的惨叫接近,被弹飞的谭瀚奕从高空坠下,摔在了舞台上。 “惨不忍睹,看来最后一个人也没有挑战成功,虽然他们没有挑战成功。但我觉得他们的表演十分精彩,他们的表现了十分的努力,所以我将为大家” 魔术师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说:“第一个人逃走了吗?” 腰斩男尸走到盖在玻璃柜的黑布前,里面的人已经死了,他做了个无奈的动作。 魔术师这才宣布:“好吧,这次是真的没人挑战成功,我将为大家带来一个魔术,名字叫做死者复生。” 随着魔术师张开双手,他身后原本已经死去的人忽然抬头。他们只是瞬间,也就是视频中一帧的功夫,就诡异的出现在魔术师身侧。魔术师一边对着观看视频的人说:“谢谢你喜欢我的表演,我们会继续努力,为大家带来更好的表演。” 一边走着,对四个挑战者说:“真是精彩的表演,你们可以先回去,记得下次不要贸然挑战危险项目。”视频到此结束,看着的人,包括赵刚彪身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有人问:“他们四个还在酒店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