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同样的夜里,古堡中居住的人,他们在享受了平原上的也长后,就进入了古堡。与上次进入古堡的情况不同,导游小丽打开了古堡的灯后,古堡内一片通明。 每个房间的设计都极具特色,甚至还有些人性化的小设计。 他们做在古堡的长椅上,吃着晚餐,紧张的氛围似乎缓解了不少,他们的言语中没有关于白天抱怨。 晚餐后 林佳说:“终于又来了,上次来的时候,我就想在这住下,没想到终于如愿了。” 肖舒说:“可惜现在天黑了,不然我在这拍几张照片,带回去也能让人羡慕一把。中世纪的古堡,有谁居住过,对吧,张豪。” “哼!” 对于肖舒的话,张豪不屑的轻哼一声,朝着一旁走去,方向正好是江峰哪。 肖舒看着张豪离开的方向,脸色阴郁,来到古堡的好心情,瞬间消散。 林佳走到肖舒身边,她拍着肖舒的肩膀说:“你别老是这样,张豪这人的性格简单,喜欢单纯的女孩。你老想着炫耀,想想你以前那样子不挺好吗?” 肖舒低着头,没人看得到她的表情,她嗯了一声,独自走到角落坐下。性格简单? 为什么不能为了我改变,我都为他改变了这么多。 林佳!你这话说得好听,不过是仗着自己家里有钱,人又漂亮,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张豪喜欢过你。呵呵,现在装什么,没想到你这种人就喜欢用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 王林那人没看出什么好,你怎么就喜欢作贱自己,王林那种人可不会拜倒在你脚下。 还有那个江峰,明明是个男人,凭什么张豪就喜欢跟他们凑在一块。 不行!绝对不行。 他们可能会抢走张豪,我一定不能让他们如愿。 如果他们都死了,张豪一定会伤心吧,那时候我陪在他旁边,那他会不会喜欢我。等这趟旅行结束,我一定要让张豪离不开我。 林佳,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家里又有钱就能秀优越,优秀的人都活不到最后,只有活着的人才能活到最后。坐在角落的肖舒低着头,身体不正常的抽搐,发出极其尖锐的嘤嘤嘤。 林佳看着,心里叹息一声,暗自责怪张豪,一点都不懂女人的内心。她走到张豪身边,对张豪说:“你别老欺负肖舒,你看,她这会在那独自流泪。” “谁管他。”张豪转过头。 正好王林也朝这走来,林佳脸上浮现出一丝的笑。 这一幕正好被抬起头的肖舒看见,她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张豪和肖舒,两人原本有些距离,在她看来两人动作亲昵无比。 她又低下头,林佳抬步朝着王林走去。 侦探从古堡外带了个人进来,他招呼随行的男性旅客,到一旁的桌子那坐下。 张豪转头看着肖舒,自问是不是真的对不起她,伤到她了。 肖舒抬起头的一瞬间,张豪有些尴尬,他连忙转头,正好是林佳所在的方向。这下肖舒的表情更加狰狞了,她瞪大了双眼,身体不自觉的开始颤抖。 她因为坐在角落,没人注意。 墙角的黑暗中,一个漆黑的影子朝着她的方向接近,慢慢与她的影子融合在一起。 肖舒继续低着头,她嘴角微微蠕动,看口型似乎是 “杀了他们。” 黑影出现的时候,江峰若有所感,那种危险而恶心的感觉,让他非常的不适应。 他寻找着这股恶心感的来源,侦探带来的人开口说:“我先为大家说说,离开这里的办法。希望大家仔细听,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 “怎么可能,我们会死在这里吗?”跟来的一个男性旅客问。 听到他们的话,秦悦悦等人渐渐的围了过来,她说:“我们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希望你们也能告诉我们。” 侦探点点头,他说:“既然你们愿意帮忙,可以坐下听听。周成,你把探路的见闻都告诉大家吧,如果有人知道什么,希望能补充。”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身上,在他们的记忆中,没有周成这个男人出现的痕迹。 周成被大家的目光看着,依旧冷着脸,他说:“其实我们一开始就被困住,这里是个囚笼。想要从公路离开根本不可能。” “前天我就在酒店外三十多公里的树林中徘徊,一直走不出去,甚至我下到了公路上。我一直往前,总是在一条路上徘徊,就像是一个走不出去的圆,但我往后走,却能离开那个圆。夜里的树林会出现大片的雾气,雾气中与东西在活动,隐约能看到一个轮廓,却无法确定它真正的身份。”周成说完他探索到的一切,侦探接着说:“我一直对这个世界抱着怀疑的态度,不知道你们怎么想。这次度假充满了各种不正常的地方,而大多数人都表现得很正常,这让我很困解。” 其他人沉默不言,他们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感觉,但看着其他人都表现得很自然,他们自然也没有指出来。 医生说:“比如呢?” 侦探回答:“周围一切都很正常,但不正常的地方也很多。度假区没有游客,如果说是为了保证这里的原始面貌,那么原始生态下的生态圈,是不是缺乏了一些?海岸线贴近内陆,修缮的公路上一辆车都没见过,这里真的是度假区,我们真的是来度假的吗?”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某些生活中的行为举止出现过矛盾。”在座的人又是一阵沉默,他们确实也感觉到了现实与自身习惯的矛盾。 侦探很隐晦的让他们知道,自己记忆很可能被动了手脚,自身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与记忆不对等,于是这种矛盾点不断被放大,违和感也就出现了。 没人说话,坐在角落的楚紫怡忽然拿出手机,她对大家说:“其实,我有件事,一直很困解。” 她把手机放在桌面上,接着给大家看了一张照片。黑色古堡上旁的黄昏之塔,寓意黄昏到来,据说是传奇大法师,加布里埃尔居住过的地方。 林佳说:“这张照片是上次拍的吗?没什么奇怪。” 楚紫怡说:“不!这张照片,是我们上一次到古堡之前,就在我手机里。当时还有这张照片,在路上时我给江峰看过。” 手机再度被翻开,一个漆黑的山洞中,楚紫怡和江峰。 点点猩红在江峰身上,他受伤了,可眼前的江峰没有手上甚至,完整的坐在这。“而且,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是,两天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