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管了,逃命要紧!

    他们死了就死了吧,明明没有能力救人,为什么要赶着去送死。

    先到黄昏之塔,想办法从哪里逃走只有哪里才能逃出去,为什么我这么肯定黄昏之塔能逃出去,哪里给我的感觉真的好熟悉。

    漆黑的下午,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无知的人依旧在那等待着进日的晚餐,而依旧预知到危险的人,开始悄悄的按计划逃窜。

    随着一声敲门声,只见一穿着裸露服饰的女人,敲响了一扇门。从门中露出一个男人的头,他有些害怕,当他看到门口的女人,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

    女人推着男人进了房间,不一会就传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叫声。

    另一件房门前,女人害怕的躺在缩在房间的一脚,她忽然被一阵香味吸引,在昏暗的房间中爬行。

    她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从昨晚开始她就没吃什么东西,因为同房的人莫名死亡,她已经被恐惧吞噬。昨晚的梦中,死去的同伴一直浮现在眼前,让她无法入睡。

    此刻看到食物,耳边似乎还有人说:“吃吧,吃吧,吃饱了睡一觉,又是新的开始。”

    昏暗的暗门中,一盏油灯前,两个女人正不断的挣扎,一个被划花了脸,另外一个被割掉了舌头。

    在女人身后有个巨大的黑影,他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尸体前有个病态的少女。她伸手抚摸着尸体,不断的说:“你死了就不会离开我了,永远都不会,我会让你一直记得我,一直”

    嘭!

    房门被打开,张豪站在门口,看着依旧疯癫的肖舒,还有两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

    他大吼着:“你疯了吗?”

    肖舒沉默不言,她看着疯癫的男人发出阴冷的笑声。

    ′疯了?她没疯,既然成为不了他最爱的女人,那么成为他最恨的女人,让他记住一辈子也好。

    张豪见肖舒沉默不言,他冲到导游小丽和林佳面前,为她们解开枷锁。却见眼前的两人,脸上尽是恐惧的表情,他解开一人的限制时,却听对方说:“张豪,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死了?我死了?

    张豪有些呆愣,他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

    身后的肖舒忽然哈哈大笑,张豪回头,他浑身一震,肖舒大笑时抱着的,不就是他吗?已经泛白长出尸斑的皮肤,耷拉的头,这分明就是自己。

    肖舒疯狂的大笑,她说:“你已经死了,死了很久很久,我都忘记有多久,见到自己的尸体,开心吗?”

    张豪后退几步,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喃喃的说:“我没死,我现在活得好好的,我怎么可能死了。他在看着眼前的林佳和导游小丽,两人也是如他一般的死人,他猛然逃出这间房门。口中不断的大喊着,我没死,我怎么可能死了。”

    各式各样死亡在古堡中上演,江峰接近了黄昏之塔,他找了一根撬棍撬开了黄昏之塔的大门。

    随着他踏上了黄昏之塔的阶梯,一步一步又一步,随着登上黄昏之塔的阶梯,他隐约的想到了什么。

    漆黑的夜里,张开的恶魔之翼,他在黑色古堡中回荡。

    那天夜里,无数的恶魔为他所用,在古堡中杀戮。血液飞溅,他击杀了游戏中的一个个高手,接着来到了黄昏之塔上,找到了他自己。

    恶魔契约,来自于魔王的第一代契约。

    其实那天夜里在黑暗中杀戮的恶魔,是他的影子,影子击杀了一个个的让他忌惮的对象。

    最终来到了黄昏之塔上,与他融合在一起。

    终于,最后为什么会死亡。

    不,那不是死亡,只是自我的一种暗示,我无法接受自己成了恶魔,于是催眠了自己,让一部分能力潜伏,一部分能力释放。

    终于登上了黄昏之塔的塔顶,他拿出镜子,照在自己的脸上:“这就是我丢失的记忆吗?”

    不!在这之前还有一段记忆,签订契约之前的记忆,还没有回来。想到这里,江峰的内心又是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原来他跟那些东西是一伙的。

    “搞什么嘛,原来是你啊,你可真够懒的,藏在他们中正的好玩吗?”

    “谁?魔术师?”

    “哦~不不不我可不是那个猥琐的家伙,不过是借用了他的身份。开始就觉得那个家伙难对付,没想到这么难对付,让他逃了好几次了。”

    江峰转头看去,是个穿着魔术师衣服的人,他就坐在离江峰不远的地方。江峰看不到他的脸,但从对方身上,他能感觉到一股让他厌恶的魔能。

    他接着说:“游戏结束了,现在只剩下几个人而已,等这场游戏结束,我们的假期就开始了。”

    江峰不解的问:“假期。”

    假魔术师一摊手,说:“看来你的记忆还有问题,原本以为只有五位魔使参与游戏,没想到是六位呢。可惜傲慢之主没有派出他的使者,不然这局游戏可能出现angelos。”

    “天使?”

    “什么天使,不过是一群披着狼皮的羊而已。暴食、、嫉妒、暴露四位魔使在下面玩得可开心了,你不想去试试?”假魔术师问。

    江峰摇摇头,他还没缓过神,他盯着眼前的人问:“你是?”

    假魔术师笑了笑:“我是伟大的贪婪之主下属魔使,你可以简称我为贪婪。”

    贪婪那么是用了七宗罪的设定,除了傲慢、暴食、、暴怒、贪婪,只剩下懒惰。所以自己是懒惰之主的下属?

    仔细想想,他确实也挺懒的。

    贪婪说:“我的游戏开始了,你想玩就下来吧,他们如果要逃离,一定会来这里找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