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愉快的聊天结束,江峰回到了米尔家,他一路上思考着阿黛尔戈莱特利这个名字。既然是贵族,又以戈莱特利为姓氏,江峰会心一笑。

    原来是她!

    路上遇到的那位小姐,既然遇上了,那么就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反正他对阿黛尔没什么好感,至于救人这件事得尽快进行,她应该也到了米尔莱城。

    走进大门,江峰正好看到正在用餐的几人,其中就有那阿黛尔小姐。她也注意到了江峰,先是一愣接着说:“没想到能在这遇到您。”

    餐厅的主位上还坐着一个中年人,从面相上看这人并不简单,怎么说呢?如果不出意外,这人就是米尔家族的族长阿维德。

    可他不像信中说的,那么不堪,也不像是一个快死的人。

    见到江峰进来,阿维德也意外,为什么阿黛尔会认识江峰。

    阿维德意外的说:“你们认识?”

    不等阿黛尔开口,江峰说:“我们来米尔莱城时,在一辆马车上。”

    “哦。”

    阿维德答应一声不再说话,反而是管家走到江峰身边说:“江先生,少爷他从你离开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中,谁也不见,希望先生能带少爷下来,让老爷看看。”

    江峰眉头微皱:“他晚饭还没吃?”

    管家点点头,江峰又对阿维德说:“我先去楼上叫他下来,家主先在此稍等片刻。”

    阿德尔:“去吧。(内心OS:终于找回来了,希望国王陛下不要怪罪。)”

    听见阿德尔的心声,江峰有了个大概的预测,再看阿德尔,隐隐有了一个猜测。到了楼上,江峰敲响了费利克斯的房门。

    江峰:“费利克斯,开门了。”

    咯吱,门被打开,一个身影冲进了他的怀抱中。

    江峰摸着他的头,安慰道:“不要怕,我没有把你一个人丢在这。”

    然而话不能起到安慰作用,让费利克斯抱得更紧,不远处的走道上。阿维德正看着这一切,他表情纠结,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费利克斯:“老师,你去那了。”

    “只是出去了一趟,见了一个老朋友,先跟老师下去吃饭。”江峰指着不远处的阿维德,他说:“那位就是你的父亲阿维德米尔先生。”

    “父亲”费利克斯喃喃的复述,他转头看着阿维德,沉默不言。

    阿维德表情一变,接着他说:“这孩子还不认识我,就先叫我米尔叔叔吧。(内心OS:狼王既然让孩子流落在外,为什么又要我收养他,难道只是为了让他成为米尔莱城的城主吗?)”

    江峰微微一笑:“走,咱们先去吃饭,在你熟悉这里之前,我会留在这陪你。”

    阿维德:“既然费利克斯认了江先生做老师,那么请江先生留下,陪着费利克斯到他成年。您也知道,一个孩子在陌生的环境下,需要一位好老师,而我忙于家族事业无心照顾他,所以劳烦了。”

    “既然如此,那就叨扰了。”

    到了楼下,阿维德和江峰一言一语的交谈着,他们在谈话,米尔家族中的人和阿黛尔都子啊旁听着。费利克斯坐在一旁,米尔家族的人对这个孩子多多少少有些好奇。

    据说是家主阿维德的孩子,有些人不由的多了一些小心思。

    聊了一会,阿维德也意识到了时间问题,两人聊了接近两个小时。坐在餐桌上的人都已经很不耐烦,阿维尔没让他们走,他们也不敢走。

    特别是阿黛尔,她脸色一直不好看,对费利克斯的敌意很大。

    费利克斯一个人有一间比较大的房间,而她只有一间费利克斯卫生间那么大的房子,她自然不开心。

    阿黛尔住在花园那,小房子的设计原本就是贴合花园,那里是米尔家族一位小姐的住处。那位小姐嫁出去后,就让给了阿黛尔住,那间小房子的设计有些特别。

    吃完饭,江峰带着费利克斯回到房间。

    费利克斯有很多问题,江峰不打算回答,他拿着一本书渐渐沉默。

    阿黛尔回到她的小房子后,愤怒了大叫着:“凭什么,凭什么他能轻易的得到一切,不就是个私生子吗?我努力那么多才得到了姑父的认可,他”

    “谁让你是侄女不是儿子,即便是私生子,他姓米尔,而你姓戈莱特利。”一个女性的声音说,她的声音深沉,听着就让人觉得身份高贵。

    她是伯纳迪恩.戈莱特利,是阿维德米尔的妻子,也是阿黛尔的姑姑。

    伯纳迪恩摸摸阿黛尔说:“乖孩子,不管你怎么样都得嫁人,等你长大一些,我为你找一户子爵家的公子,比起在这要好。”

    阿黛尔:“那米尔家族呢,就这么让给那个私生子?”

    伯纳迪恩:“让是不可能的,只要我还活着,他不过是一个私生子,早点休息。”

    说完,伯纳迪恩就回去了,她正在酝酿一个能杀死费利克斯,又不被阿维德发现的计划。白天拍出去的人居然只有两个人活着回来,暗杀不大可能,下毒也可能暴露。

    伯纳迪恩离开后,阿黛尔依旧气愤难消,她推开门看了看周围。

    把小房间的窗户都关上、反锁门,拉上了窗帘,她提着一盏油灯,掀开地毯后,露出了一扇门,通往地下的门。

    阿黛尔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她一步步的顺着阶梯往下走。

    走了大概三十几层的阶梯,终于到了地下,在她面前的一间囚笼中。有个女孩,正浑身赤裸被绑在那,地下还有个男人,身材健硕的男人,他身上一丝不挂,脸上是意味不明的笑。

    男人:“小姐,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

    阿黛尔眼神迷离,她抚摸着男人的背,呼吸着对方身上的气息:“不错,洗的挺干净。最近家里来了个弟弟,我睡不着,就下来看看。你一直在这里也苟快活,我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进来吗?”

    男人呵呵一笑,侧身抱着阿黛尔说:“我不来,她们不就都饿死了?”

    阿黛尔示意男人放开她,她把油灯放在一旁,看着密室中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几个女人,说:“你没碰她们?”

    男人诚恳的说:“当然没有。”

    阿黛尔轻哼一声,从旁边拿起一个鞭子,随意的抽打着:“鬼才信你,可惜我嫁人必须得是处女,所以记得只能用舌头,前面不行,后面可以。这几个女人不能再留了,等会喂了毒药,丢到野外,记得用那个药,别毒死吃她们的野兽。”

    “遵命,我的公主。”

    男人眼神顿时变得色迷迷,他抱着阿黛尔进入了另外一间密室。接着是一连串的轻吟,听着似痛苦有异常的耐人寻味,灯光中,一个漆黑的影子浮现,他一步步的走进地下密室。

    影子先是看了一眼另一间密室,接着环目四顾,一个有意思的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