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2017618华夏江浙省宁博市地下出租屋内。

    六月的太阳如同猛虎,特别是正午时分,更是不留半点情面。平时阴冷潮湿的地下室此时如同蒸笼一般,沉闷的让人呼吸困难。

    这是一间十分简陋的出租屋,一看就是给那种月收入不过2000的困难户准备的,一床,一椅,一柜,外加一张残破的电脑桌。

    床边的电风扇哐哐直响,不仅没有半分凉意,反而让人更加的燥热难受。

    电脑桌上一台破旧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漆黑一片,但是下角闪烁的指示灯表明它还在运行状态。电脑前面一桶泡面半开着,雾气伴随着浓郁的香味淼淼升起。

    电脑桌前是一个脸色苍白,头发如同鸡窝一般的年轻男子,双目无神的盯着漆黑一片的电脑屏幕。

    一身皱巴巴的西装,上面还有几块黑乎乎的污渍,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俊朗的面容,反而更添几分颓废沧桑感。

    突然,年轻男子僵硬的身体微动了一下,本来面无表情的脸庞扭曲在了一起,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嘴里喃喃自语道:“艹,昨晚劳资到底有没有上到她。”

    “咳咳”

    好吧,言归正传,这位正是本书的主角,高木言,男,20岁,单身狗,刚三流大学毕业,目前正在找工作状态中,也就是失业中。

    跟大多数大学毕业生一样,毕业意味着失业,刚刚离开大学这座保姆所,高木言这株小嫩芽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个社会的残酷跟冷漠,全身上下身心都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与摧残。

    (具体也就不多说了,免得读者说我水字数。)反正,经过了几个月的面试与奔波,高木言是彻底的对这个世界失望跟妥协了。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2000元钱,他索性心一横,半夜溜进了一间听说美女特多的酒吧,打算好好的放纵一次自己,然后准备第二天就去工地板砖。

    反正人不可能被尿憋死,既然不能反抗这个世界,那就乖乖的躺着被这个世界凌辱吧。

    还别说,虽然高木言生活过的寒碜了点,但是长相跟身高却可以秒杀华夏百分之八十的男人。182的大高个,菱角分明的面容,外加在大学期间运动锻炼出来的两块胸肌,所以说这个世界还是很公平的。

    俗话说的好,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本来已经被生活摧残的快要枯萎的小嫩芽,随便捯饬捯饬,竟然再一次的容光焕发了起来。

    果然,打扮的人模狗样的高木言,再进入酒吧的一刹那,瞬间成为了整个酒吧的焦点,在女人两眼发光跟男人嫉妒的眼神中走近吧台优雅的点了一杯鸡尾酒。

    激烈的音乐,暧昧灯光,火热的舞蹈,让这间酒吧无处不散发着炙热的情欲跟荷尔蒙。

    事实证明,高木言的外在条件还是十分优质的,从短短的十分钟之内至少有3个妹纸过来主动搭讪就可以看的出来,但是却都被他婉转的拒绝了。

    别看他现在过的十分憋屈,但是在大学期间他可是实打实的风云人物。虽然比不上校草跟校长儿子之流,但是对他倾心的妹纸可是不在少数。

    而过来搭讪的几个妹纸,长相实在太过普通,实在勾不起他的丝毫兴趣。

    酒吧的音乐越来振聋发聩,暧昧的气氛愈演愈烈,但是高木言的兴致却越来越低迷,环顾几周,连一个让他主动搭讪的目标都没有。

    就在他打算随便找一个看着顺眼的对象出手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一声瞬间就击中他灵魂的声音。

    “给我一杯威士忌,谢谢。”

    高木言闻声看去,眼神立刻就直了,一头顺滑弯曲的长发,精致的似天使的面容。

    这样的妹纸,我要打十个啊呸,这样的妹纸我给99分,多一份怕你骄傲。高木言内心呐喊道。

    “尼玛,对比这个妹纸,我大学期间交往的那个校花就是个笑话啊。”心动不如行动,想完高木言就夹着酒杯靠了过去。

    具体细节咱就不多讲了,反正这个妹纸比高木然想象中要热情的多,一番友好的交流后,高木言就挽着这个妹纸在一群吃瓜群众的嫉恨的眼光中走出了酒吧。

    “美女,这个路不像是去酒店的路啊?”跟着妹纸拐进酒吧后面的小巷子里,高木言不禁好奇的问道。

    “我不想去酒店,今晚我想试试别的。”妹纸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高木言,迷离的问道:“难道,你不想试试?”

    我去,什么情况,现在的妹纸都这么开放吗?难道越漂亮的妹纸,胆子越大?既然都把话挑明到这种地步了,那还磨蹭什么,真男人。

    然后就在妹纸哧哧的笑声中,高木言把妹纸按在了墙壁上扭缠在了一起。

    “今晚,将会是你一生的转折点。”

    “什么?”妹纸突然一句莫名其妙的让高木言愣了一下,然后就感觉脖子上一阵刺痛,只觉得眼前一黑,没有了知觉。

    “没道理啊?我可是号称金刚浪里小白龙啊,怎么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呢?”高木言坐在电脑桌前一阵恍惚,好吧,都已经想了一个小时了,他还在纠结。

    不过也难怪他,毕竟昨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很多难以解释的古怪地方。比如,那个妹纸叫什么?住在那?为什么那么热情?为什么不去酒店?

    呸呸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好吧,高木言承认这些事情都不重要。

    “但是最后脖子痛完之后的事情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而且现在脖子上却没有半点伤痕。”高木言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脖子,又陷入了沉思。

    “算了,不想了,反正现在人没事就好,就当昨晚做了个春梦吧,还是准备准备去搬砖吧”高木言拿起眼前的泡面释然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