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是人贩子,这个小鬼在游乐园碰到的那个制服叔叔不是警察,是人贩子假冒的保安。”

    听完小鬼的话后,高木言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了,脸色也越来越冷。

    他这辈子最讨厌两种人,

    一种就是挖人祖坟的盗墓贼,

    另一种就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遇之必杀之!!!!

    小鬼虽然看起来乱糟糟,脏兮兮,跟街边上乞讨的小乞丐一样,但是不管是谈吐还是举止都跟普通的小孩不同,

    可以看得出,这个小鬼生前家世应该不差,受过良好的教育。

    这种小孩很讨人喜欢,

    乖巧,懂事,彬彬有礼还善解人意。

    不管是卖到偏僻山村,还是打断手脚变成赚钱工具,

    都能够给人贩子带来一笔不俗的收入。

    人贩子跟绑架犯差别很大,

    一般的绑架犯都是有职业道德的,只要给足赎金,被绑架的小孩基本上都能够安全回家。

    但是人贩子不一样,

    他们的血是冷的,他们的心是毒的,

    一张张天使般的小脸蛋根本触动不了他们的那冷血狠毒的内心。

    骨肉分离,家庭破裂在他们眼里真的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他们已经利欲熏心,他们已经人性泯灭,他们已经道德沦丧,

    他们甚至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

    小鬼还在继续的讲述着他的经历,

    “过了一天后,等小哥哥小姐姐们饿的都没有力气哭了,叔叔们开始给我们水喝,给我们馒头吃,但是很少,吃完了还是很饿,但是大家都不敢再哭了。”

    “后来又过了好几天,叔叔们进来把几个小哥哥小姐姐全都带走了,说是带他们回去见妈妈,他们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我也想快点见到妈妈,所以我去问叔叔什么时候能见到妈妈?叔叔说快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好黑,好冷,好饿,但是我一点都不怕,因为妈妈经常夸我是个勇敢的孩子,我听到门口的叔叔们在聊天,他们说我可以卖个好价钱,而且笑的很开心。”

    “叔叔们要卖我?但是他们不是说马上就要带我去见妈妈吗?为什么要卖我?我又不是小兔子?叔叔们在撒谎,妈妈说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我开始害怕了,我觉得我可能再也见不到我的妈妈了,我开始哭,我开始闹,门口的叔叔们听到了,然后他们进来打我,踢我,还用皮带抽我,还不给我饭吃,好痛,好饿。”

    “我想跑,房间里有窗户,但是我爬不上去,我好怕,我不敢哭了,我怕叔叔们再打我。”

    “那你知道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吗?”慕容烟温柔的问道,不过此时他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冷意。

    小鬼还是摇头:“我不知道,那天窗户外面很黑,很冷,我躲在墙角不敢睡觉,然后门被很用力的踢开了,三个叔叔们都进来了,他们的眼神很凶,很可怕,其中一个叔叔还抱着一个很大的坛子。”

    “他们想把我塞进那个坛子里,很用力的塞,弄的我好疼,我都疼哭了,他们好像很害怕我哭,然后拿着一团臭烘烘的袜子塞进了我的嘴巴里。”

    “坛子口太小了,塞不进去,然后他们用石头砸我的手,砸我的腿,真的好疼,比我从床上摔破头还疼,疼得我都感觉不到我的手跟脚了。”

    “我最后还是被塞进那个坛子里了,里面好窄,好挤,好黑,我的头好晕,好难受,我想睡觉,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我听到外面有声音,很熟悉的声音。”

    “呜呜呜”

    “我想起来了,我在电视上看过,老师跟妈妈也教过,那是警察叔叔开车抓坏人的声音。”

    “警察叔叔来了,他们开着警车来救我来了,我很快就能回家见妈妈了,但是我现在好困啊!好想睡觉啊!呜呜呜声越来越小了,越来越小了”

    “可是等我睡醒了之后,我就在这里了,我的手跟脚也不疼了,我不认识这里,周围还有好多好多我不认识的叔叔阿姨,我又看到那三个叔叔了,他们也看到我了,他们变得很生气,很凶,很可怕,又冲过来打我,踢我,用皮带抽我。”

    “我想不明白,他们不是被警察叔叔抓起来了吗?妈妈说被抓到的坏人是要被关进牢里的啊!为什么他们没有被关进去。”

    小鬼脸上的表情很苦恼很疑惑,很而那种带着天真幼稚语气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火儿跟雪儿倒没什么感觉,不是同一物种,同一等级的他们根本没任何的代入感。

    但是陈大律师此时双拳握的紧紧的,额头青筋暴起,双眼赤红,他在强忍着心中的愤怒。

    慕容烟继续抚摸着小鬼的脑袋,丝毫没有嫌弃小鬼乱糟糟的头发脏到了他那白玉般的手指,

    虽然俏脸很平静,很淡然,但是美目中的杀意几乎都凝聚成了实质。

    慕容烟是修道之人,修的还是邪道,

    可人贩子的那些所作所为就连邪道之士都已经看不下去了。

    高木言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眼睛微眯了起来。

    慕容烟把小鬼温柔的搀扶起来,笑着对他说道:“放心,以后不会再有人打你了。”

    小鬼脸上一喜,怯生生的问道:“大姐姐你们真的不会杀我吗?”

    “不会的,姐姐向你保证。”

    “那你们会带我去见妈妈吗?”小鬼用期待的小眼睛问道。

    “这个?”慕容烟表情微微有些犹豫,侧过头看着高木言。

    高木言吐出了一口烟圈,开口道:

    “小鬼,你叫什么?”

    “郝勇,妈妈说希望我将来做一个勇敢的男人。”小鬼挺起小胸膛回答道,然后又一脸期冀的问道:

    “叔叔,你会带我去见妈妈吗?”

    “不会。”高木言斩钉截铁的拒绝道。

    “老大”陈大律师在一旁忍不住的插嘴道,就连慕容烟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闭嘴!”高木言仅仅一个眼神,陈大律师就不敢再说话了。

    “叔叔,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小鬼眼神落寞失望的说道。

    “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好好想想应该叫我什么?”高木言脸上依旧是那副冷漠无情的表情。

    “哥?哥哥”小鬼想了半天,然后不确定的喊道。

    “乖。”高木言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然白牙,然后目光一冷道:

    “众小听令。”

    “在”

    “我不希望在这层地狱里看到一个活口。”

    “得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