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杀戮还在继续,

    杀的天灰地暗,杀的日月无光,杀的烈焰滔滔,杀的暴雪刺骨。

    杀戮是一种享受,

    杀戮是一种快乐,

    高木言目光平静的走在森然可怖修罗场内,嘴角上翘,面露微笑。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祸国殃民,生灵涂炭的大魔王,周围是一张张面露恐惧跟绝望的脸。

    他们在畏惧,他们在害怕,他们在愤怒,他们在怨恨,他们在惨叫,他们哀嚎,

    这种感觉真好,

    真爽,

    真嗨!

    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匍匐在自己的脚下,瑟瑟发抖,心惊胆颤。

    这才是僵尸,

    这才是邪恶,

    这才是反派。

    无数缕负面情绪从那些亡魂跟狱卒身上散发出来,然后在半空中汇聚成一颗巨大的黑球,

    这颗黑球里越来越庞大,也越来越凝实,散发着三界中最邪恶,最纯粹,最暴虐的黑暗力量。

    僵尸以血为生,以怨为力,以戾为食,

    这些负面情绪越大,僵尸的力量也就越强。

    什么狗屁的阴谋诡计,鬼蜮伎俩,他高木言不需要,

    以力破万法,才是最直接,最干脆,最有效的办法。

    杀吧!

    屠吧!

    吞噬吧!

    燃烧吧!

    毁灭吧!

    我要凿穿整座地狱,我要撕碎整座地狱,我要毁灭整座地狱。

    不隐藏了,

    不低调了,

    不想玩了,

    毁灭吧!崩塌吧!颤抖吧!

    “哪里来的恶徒,敢在本官的地盘闹事。”苍穹之上传来一声威严的怒吼,一股恐怖的气势从天而降。

    “聒噪!”

    高木言连头都没有抬,连正眼都没有瞧,直接从黑灵棺里拔出黑刀,斩向天空。

    撕啦

    苍穹被一斩为二,虚空移位,

    怒吼的声音戛然而止,来人还正式未露面就直接人首分离。

    黑球再次膨胀了数圈,里面散发出来的邪恶力量也更加的强大,更加的恐怖了。

    哀嚎声消失了,惨叫声熄灭了,

    但是烈焰还在燃烧,暴雪还在肆虐。

    高木言的爪牙们都回来了,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杀意还未消散。

    火儿跟雪儿倒是没多大的感觉,毕竟对比它们俩以前屠杀过的生灵,造成的灾祸,这只是小场面而已。

    但是陈大律师却做不到它俩这么平静,泰然,视生灵为草芥。

    他的绿脸涨的更加深绿,

    身体激动的颤抖,

    双眸赤红,气息急促。

    眼中的暴虐跟煞气几乎都已经化作了实质,就连那副绿丝眼镜上的厚厚镜片都无法掩盖住。

    “这货吞噬了那么多的亡魂,实力暴涨的太快了,境界无法跟上,已经开始影响了心智跟性格。”

    高木言看出了陈大律师现在身上的问题,但是却没打算提醒他,更没打算出手帮他解决。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为什么要解决,为什么要控制,

    高木言自己就是魔,自己的手下以后难道还想成佛不成?

    高木言本来的打算就是想要培养陈大律师的野心跟欲望,将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凶残跟邪恶彻底的释放出来。

    你可以有慈悲心,你可以发善心,你可以同情,你可以怜悯,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条件,

    就是你先要有足够的力量跟地位。

    动物可是没有什么慈悲,善心,同情,怜悯这些复杂情绪的,只有人类有。

    不是人类天生善良,也不是人类智商高,

    而是人类够强。

    作为地球上的主宰,万物之灵,

    他才有资格去施舍,同情,怜悯其他的低微生灵。

    讽刺吧!荒谬吧!

    但这就是事实。

    因为强者是根本不需要别人去怜悯,可怜,同情,施舍。

    人类一边吃着别的动物的血肉,一边同情着别的动物不公平的命运跟遭遇,还一边假模假样的去施舍,救助那些可怜动物。

    有够虚伪吧!

    你在路边看到一个风餐露宿,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乞丐,你会被触动,你会同情心泛滥,

    但,这并不是善心,

    这是优越感。

    因为当时你心里下意识的觉得他地位不如你,他混的比你差,他钱没你多,

    你高高在上,衣着光鲜,

    他低如尘埃,脏乱卑微。

    强者就应该去施舍弱者,去同情弱者,去帮助弱者,因为这是上位者的优越感。

    如果你是真善,

    那你为什么不把乞丐接到自己的家里,给他洗个热水澡,请他吃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餐,然后临走之前送他一套干净的衣服?

    为什么当时的你,只想着给他几块或者几十块钱?给完之后心里还油然而生一股做好人行好事的满足感跟优越感。

    请问那是善吗?

    因为你看不起乞丐,你打从心里就瞧不起他,

    你觉得他不配跟你同桌吃饭,你觉得他不配跟你侃侃而谈,你觉得他不配踏进你的家里,

    你甚至还担心他可能会弄脏你的衣服。

    从遇到乞丐的那一刻起,你心里就已经在你跟他中间画上了一道长长的红线。

    我强,他弱,我俩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我可以同情他,可以施舍他,

    但是决不允许他跟我有任何的牵连跟关系。

    就在高木言思绪漫天飞舞的时候,陈大律师面露谄笑的凑了上来。

    “老大,这层地狱已经被我们彻底的肃清了,前面就是地狱之门了,不过开启地狱之门的手令暂时还没有找到。”

    “已经不需要了。”

    说完高木言就朝着地狱之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陈大律师满脸问号的跟了上去,他发现自从小鬼的那件事后,自己的老大似乎变了很多,

    但是他却不敢多问,因为现在的老大比之前更加的威严,更加的捉摸不透,更加深不可测,给他的压力也更大了。

    走到地狱之门前,高木言停下了脚步,

    然后在一家老小震惊的目光中,单手拎起悬在他头顶上的黑球直接砸向了那扇巨大的石门。

    轰!!!

    那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之后,

    地狱之门的那扇巨大的石门被轰成了粉尘。露出里面那漆黑如墨的虚空通道。

    号称坚不可摧,牢不可破的地狱之门就这么被硬生生的炸开了。

    简单,粗暴,直接,干脆,

    “打开地狱之门原来可以这么轻松啊!”这是一众老小此刻心里统一的想法。

    “还傻愣着做什么?走啊!”说完高木言就提前一步走进了那深不可测的虚空通道。

    “哦哦”

    陈大律师还未从震惊跟骇然中缓过神来,但是听到高木言的话后,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火儿跟雪儿互视了一眼,目光中满满的惊恐跟畏惧,然后对高木言的命令不敢有丝毫怠慢,飞快的钻入了虚空通道。

    慕容烟美目中若有所思,最后一个走了进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