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快了,

    再有两层地狱就通关了,

    终于可以解脱了。

    这么多天的打副本,杀BOSS的旅程实在是太乏味,太单调了,

    高木言都有点恶心反胃。

    他以前玩魔兽玩的都是任务流,偶尔手痒去低级地图找小号磨练下PK的技术,

    至于组队去刷副本,去开荒,去参加工会活动,真心提不起什么多大的兴趣。

    所以,他基本上不加入什么工会,就算被室友拉进了工会,也都是一直潜水,很少在工会频道发言,

    装备差,就先将就着穿吧!

    任务怪打不过,就换个地图找别的任务做!

    不小心被部落猪杀了,恩先记下他的名字,等以后等级高了,装备好了,再去报仇!

    他就是这么一个孤独,佛系的咸鱼玩家。

    刷副本多麻烦,多无聊,多浪费时间啊!

    这是一个咸鱼玩家该做的吗?

    做做任务,钓钓鱼,杀杀小号,多舒服,多轻松啊!

    可是现在,

    居然一次性连刷了十六次副本啊!

    刚开始还觉得没什么,

    但是等到新鲜感一过,

    最后就只剩下枯燥跟乏味了。

    太特么无聊了。

    早点打完,早点结束,早点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抱着一众爱妃小妾做些没羞没臊的乐事,多多惬意啊!

    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

    为了不浪费我的时间跟金钱,那些敢阻挠我回家玩老婆的渣渣们,必须全部天诛。

    毁灭了孽镜地狱,众人来到石磨地狱。

    陈大律师一路上闷闷不乐,眼神幽怨中带着委屈,因为高木言把监狱长的铜镜法宝毁掉了,他绝对自己身上的装备变得不完整了。

    高木言懒得理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二货,对于他的眼神直接选择了无视。

    慕容烟也是闷闷不乐,脸上的愁容跟忧虑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因为他的老爹还没有找到。

    就剩下两层地狱了,

    如果他老爹再没有出现,高木言变成了食言而肥,言而无信的伪君子了。

    高木言心里也在发愁啊!

    之前为了诓骗慕容烟陪自己来地狱走上一遭,大话都放出去了,没想到现在却被赤裸裸的打脸,

    这种感觉真不怎么好受。

    当初的计划就是刷完十八层地狱副本,然后拿到副本的最终奖励后,高木言就直接撤了。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无缘无故的背上了这么多的支线任务。

    帮慕容烟找到老爹,

    帮小鬼带出冥界,去见他妈妈最后一眼,

    还有,干掉秦广王,把孟婆拐回家。

    啊!!!

    好麻烦啊!!!

    早知道就不那么多事了!!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现在慕容烟的价值对于高木言已经没有当初那么重要了,甚至说可有可无。

    就算最后高木言食言了,他又能怎么样?

    主要是心里的那道坎不过去,不然高木言还真的懒得管那些无关紧要的破事。

    慕容烟显然也感觉到了这一点,

    所以他才会发愁,才会忧虑,才会在孽镜地狱里动用自己的底牌,暴露自己的隐藏实力。

    他在向高木言表忠心,他在向高木言展示自己的价值,

    刷了一波存在感的同时顺便提醒高木言别忘了当初对他承诺的诺言。

    然而,就在高木言无比头痛的时候,

    远处,

    巨石滚滚,天崩地裂。

    不像之前那般循规蹈矩,现在高木言都是暴力破门,造成的动静自然不会小。

    只要门对面的不是瞎子,聋子,都会想到有强敌打上家门口了。

    不然孽镜地狱也不会提前做好了万全准备,布下了天罗地网。

    显然,石磨地狱也进入了备战状态,当察觉到高木言等人的身影出现后,立马就杀了过来。

    巨石兵,巨石车,巨石兽,

    横亘在天地之间,牢不可破,坚不可摧,宛如一道固若金汤的万里长城。

    气势如岳,雄壮宏伟。

    “土鸡瓦狗!!!”

    高木言淡淡的看了对面一眼,面露讥笑。

    “黑刀。”

    意念一动,黑刀在手。

    “斩!!”

    嗡

    刀身黑芒暴涨,斩向了虚空。

    一道冷冽霸道的刀罡吞吐而出,

    霎那间,

    天地变色。

    前方,空间定格,时间停滞,

    然后,

    天与地,

    一分为二。

    一刀,

    全军覆没。

    高木言抬头,苍穹之上,虚空泛起涟漪。

    很细微,很轻盈,

    但是却逃不过高木言那变态的神识跟五感。

    “哼!想跑?晚了。”

    高木言冷笑一声,一刀挥向了苍穹。

    撕啦

    头顶上的苍穹仿佛一片布匹被硬生生撕开了一般,拉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口子。

    “阴司有序,地狱无情,破!!!”

    一道威严浑厚的声音在虚空中隐现,犹如黄钟大吕一般,振聋发聩。

    刀罡被击碎,一位身材高大,魁梧雄壮的巨汉傲立当空,目光如炬的盯着高木言。

    绛红色的官袍随风摆动,恐怖的威压激荡八方,

    只可惜,

    散乱的头发把这一切的威严跟气势都破坏的一干二净,

    狼狈中带点尴尬。

    “这只BOSS手上的装备,你们谁要?”高木言转头问众小道。

    “嗷。”雪儿自顾自的梳理着自己的绒毛。

    “吼。”火儿摆了摆庞大的脑袋,面露不屑。

    “太丑了,带出去丢面。”陈大律师果断的拒绝。

    慕容烟甚至都懒得回答。

    苍穹之上的巨汉,气的身子颤抖,一双凶恶的豹眼布满了血丝。

    掂量了一下自己手中狰狞可怖的丈八蛇矛,怒火中烧,咬牙切齿。

    真是太欺负人了,

    太不把爷爷放在眼里了,

    爷爷的丈八蛇矛在阴曹地狱可是排得上名号的神兵利器,

    居然被这些家伙如此羞辱,如此糟践。

    爷爷真的生气了!!!

    “哇呀呀呀”巨汉愤怒的狂吼一声,气势凶悍暴躁,挥舞着手中的丈八蛇矛,朝着地面上疯狂的砸下。

    “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一战。”

    高木言:“”

    慕容烟:“”

    谁?

    燕人张翼德?

    这莽汉居然是五虎上将之一的张飞?

    真是同人不同命,

    二哥都被赦封正神了,受万家香火,建祠立庙了,

    这莽货居然只在阴曹地府里混了一个看管犯人的监狱牢头。

    太特么没出息了。

    算了,看你混的这么可怜,这么悲催的份上,

    我就当发发慈悲,做做好事,

    让你死的壮烈点吧!

    毕竟怎么说你也是一位受人敬仰,青史留名的大英雄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