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能够在地狱里见到留名青史的历史名人,那感觉的确不错。

    神医扁鹊虽然也很伟大,

    但是单论名气,

    自然比不过五虎中将之一的张飞。

    没办法,

    《三国演义》的传播度实在是太广泛,太知名了。

    现在高木言不但亲眼见到了张飞,

    还把他当土鸡瓦狗一般给宰了,

    那感觉,

    更爽。

    虽然这只是一段小插曲,

    但是却给了高木言一个不小的惊喜。

    只剩下最后一层地狱了,

    高木言那烦躁的心也慢慢平复了下去。

    虽说支线任何一件都没有完成,但是凡事都得分个轻重缓急,天大地大,自己的事情最大,其他人先滚到一边呆着去吧。

    进入第十八层地狱,高木言没有像之前那样选择暴力开门,嚣张跋扈,狂妄霸道。

    越到最后关头,就越的谨小慎微,稳中求进,不能有半点放松跟懈怠,

    这点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可不想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跟精力,最后却鸡飞蛋打,付之东流。

    打开最后一道地狱之门,

    穿过虚空通道,

    高木言等人来到了一片虚无之地。

    黑暗,孤寂,单调,迷茫。

    这里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存在,

    就是一片虚无。

    仿佛置身于黑暗的宇宙,

    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感觉不到岁月的变迁。

    在这里,任何东西都会被黑暗吞没,宛如一潭平静的死水,搅不起半点涟漪。

    这是地狱的最后一层,

    这层地狱没有名字,也没人知道这层地狱的来历。

    仿佛从天地初开之始,它就已经存在了。

    冥界五域,三界六道,

    而六道中的地狱道,指的就是这片虚无之地。

    至于另外十七层地狱,

    只不过是当年的冥界共主:泰山府君为了关押阴司犯人才另外专门开辟出来的。

    第十八层地狱没有监狱长,也没有狱卒跟阴兵。

    因为没有任何阴司的强者敢镇守这层地狱,也没有任何的亡魂敢踏入这片虚无之地。

    这里面,

    镇压着从上古就存在的大恐怖。

    历经几万年的沧海桑田,日新月异,

    这些个大恐怖的存在都不敢踏出这层地狱一步。

    因为,

    这片虚无之地,

    有一柄剑。

    一柄拔出来就足矣在三界掀起腥风血雨,尸山血海的绝世凶器。

    将臣剑!

    高木言不清楚,当年将臣为什么把自己的剑插在了地狱道,也不明白,作为一个三界内最邪恶的尸王,为什么要帮助阴司镇压这些个凶残强大的魔头。

    但是,

    既然现在高木言来到了地狱道,

    那么这柄绝世凶器,

    马上就要易主,

    变成他驰骋三界,杀戮苍生的无上利器。

    “这里太黑了,火儿点灯。”高木言开口道。

    哗

    好大一根蜡烛啊!好亮,好刺眼。

    火儿浑身烈焰滔滔,将方圆几十米之内照的如同白昼。

    但是很快,

    火焰萎靡了,渐渐的熄灭。

    火焰被黑暗吞噬了,周围再次陷入一片漆黑。

    高木言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感觉到,附近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苏醒。

    在这片黑暗未知的虚无空间,

    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强大的邪魔跟恐怖。

    它们隐匿在这里,沉睡在这里,

    而高木言的一把火,

    直接将这些沉睡几千几万年的恐怖邪魔们给惊醒了。

    不是高木言无知,

    也不是高木言犯二,

    他是故意的。

    虚无的空间实在是太大,太广,太黑了,寻不到道路,也看不到尽头,

    他的神识那怕全力激发,都穿不透着浓密的黑暗,只能覆盖到周围方圆千米。

    没办法,

    只能另辟蹊径了。

    想要摸清楚一个完全陌生未知的地方,最有效,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直接找到当地的土著。

    它们隐藏的太深,睡的太熟,

    高木言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

    那么就只好让这些个邪魔们自己主动找上门来。

    高木言的办法很有效果,

    它苏醒了。

    一股无形的波动在黑暗的虚无内荡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而来。

    一双眼睛,

    一双大的难以想象的眼睛,

    在高木言的头顶上猛然睁开。

    碧绿色的瞳孔中毫无感情,就像是一头刚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巨熊,散发着饥饿,愤怒,凶残,暴虐的气息。

    这是一头活了不知道多少个岁月的妖兽,

    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妖气竟然比火儿都要强悍数分。

    除了高木言以外,

    其余一众老小,都是一副凝重戒备的模样。

    没办法,

    这头妖兽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特别是火儿跟雪儿,

    妖跟妖之间的除了血脉上的压制以外,还有境界上的压制。

    也许,这头神秘的妖兽在血脉上不如火儿跟雪儿,

    但是在境界跟实力上,

    碾压它俩几乎毫不费力。

    高木言看着它,

    它也在盯着高木言,

    两人对视了许久,好像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一样。

    气氛有点沉闷,有点古怪,

    终于,

    对方打破了平静。

    “你们是谁为什么闯入本王的地盘”

    声音很怪异,干涩,沙哑,僵硬,就好像一个几年没有开口说话的自闭症患者,开始学习说话一样,听起来让人很难受。

    “我找你有事”高木言回答道。

    神秘妖兽:“”

    它是被关了很久没错,

    但是它却没有被关傻。

    嘲弄,戏谑,侮辱的话它还是听的出来的,

    所以它愤怒了。

    “找死”碧绿色的眼瞳里凶光毕露,一只恐怖的巨爪从黑暗中伸了出来。

    虚空震动,狂暴凶残的妖气肆意激荡。

    “藏头露尾,给我滚出来。”

    高木言目光一冷,一只更加庞大,更加恐怖的巨掌凌空抓了过去。

    轰

    狂暴凶残的妖气被震散,恐怖的巨爪猛地缩回。

    碧绿色的眼瞳里闪过一抹震惊跟骇然,然后眼皮一闭,遁入虚空。

    可惜为时已晚。

    巨掌已经抵达了那片虚空,狠狠的抓了过去。

    轰

    虚空碎裂,一头巨大的虚影从那片黑暗中被粗暴的拽了回来。

    巨掌消散,

    虚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萎缩,

    然后滚到了高木言的脚边。

    高木言定眼一瞧,嘴角抽搐。

    一只毛绒绒的仓鼠,

    正匍匐在他的脚下,

    瑟瑟发抖,诚惶诚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