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确定那柄剑就在这?”

    “小妖不敢欺瞒大人。”

    高木言看着眼前那片死寂一般的黑暗,目光微动,若有所思。

    一路走来,高木言已经不知道自己灭杀了多少头隐藏在黑暗中的妖王,邪魔,

    总算被这只仓鼠带到了这片虚无空间的最深处。

    高木言当初在宁博市开咖啡厅的时候就养过一只刚开启神智的仓鼠小妖,无论从外貌还是特征上来看,都跟这只被镇压在地狱道几百年的仓鼠妖王都十分相似。

    高木言有好奇的问过这只仓鼠妖王是否有遗留在人间的子嗣跟血脉。

    仓鼠妖王沉思了很久,然后回答了了一句让高木言很是扎心的话。

    “配偶太多了,记不清。”

    不过后面跟仓鼠妖王聊天后得知,

    原来,这货居然是东北五大仙中灰仙(老鼠)的老祖宗。

    当年那场气运之争,

    整个东北老林里的妖怪杀的那叫一个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五大仙家虽然成了那场战争最后的胜利者,

    但是也死伤惨重,元气大伤。

    那时候五大仙家组成的妖界联盟才刚建立,人间还未来得及给它们香火供奉,建庙立祠。

    所以,那场惨烈的大战所造成的杀戮跟罪孽都得由五大仙家一力承当。

    几百年前,天道还未崩塌,三界秩序还未紊乱,

    如果杀戮跟罪孽无人承担,

    那么上苍就会降下雷霆,以儆效尤。

    妖界式微,早已不复上古的荣光,没办法只能低头俯首,

    五大仙家首领在商量了数日之后,为了子孙后代能够在这末法时代得以苟延残喘,传承不灭,仓鼠妖王决定为了妖族的生存与未来,主动前往阴曹地府甘愿受罚消罪。

    它被放逐到了十八层地狱的虚无之地,这一关,就是整整五百多年。

    听完仓鼠妖王磕磕绊绊的叙说着它的伟大之后,高木言不但没有半分感动跟敬重,反而不屑的撇了撇嘴,心里暗讽道:

    “白痴,蠢货。”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其他四位妖王怎么不站出来共同扛下这口大锅,就你逞强,就你伟大,就你崇高,

    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那不是伟大,那是傻。

    牺牲了自己五百年的自由跟时间,你除了得到一个受妖敬仰的虚名以外,你还得到了什么?

    失去了你这个实力最强的首领,当年浴血奋战打下的地盘会被其他妖族蚕食,当年自己苦苦庇护的族人会被其他的妖族欺凌。

    高木言当年的东北之行,就发现在五大仙家之中,就属灰仙混的最惨,

    都被其他四大仙家排挤到深山老林最偏僻,最贫瘠的角落里去了。

    我为人人,但是人人却不一定为我,

    多少的开国元勋,多少的从龙功臣,

    当他们死后,

    后代却混的却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人们歌颂君子,唾弃小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

    小人永远都比君子要吃得开,混的好。

    所以,

    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

    千万不要怀抱着什么无私奉献的精神,

    请自私一点,唯我一点。

    鼠妖善使幻术,

    不管是高木言养的招财鼠,还是这只仓鼠妖王,都是如此。

    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弱,一个强而已,

    这是它们与生俱来的天赋神通。

    就是靠着这个唬人的幻术,仓鼠妖王才会在地狱道的最边缘位置苟延残活的五百多年,没被其他的妖王跟邪魔给吞噬掉。

    现在看到以前欺负它,凌辱它,想吃它的妖魔们被高木言犹如宰鸡一般的灭杀掉,仓鼠妖王心里别提多痛快,多兴奋了。

    再加上高木言这一路上所展示的强大实力跟凶威,让仓鼠妖王当真是又敬畏又害怕。

    混沌时期,盘古大神屠三千魔神而开天,

    今日,

    高木言欲效仿盘古大神,

    斩开眼前的这片无尽黑暗。

    “黑刀!”

    高木言目光冷冽,面色凛然,右手平抬,一柄通体漆黑的古朴唐刀出现在手心。

    “五层封印,开。”

    “九转神功,开。”

    嗡

    银丝长发张狂飞舞,赤红眼瞳毫无情感,暴虐邪恶的尸气席卷八方,恐怖强大的威压撕扯着天地。

    这一刻,

    高木言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实力催发到了极致,

    巅峰状态的他,

    宛如上古魔神一般,

    威震三界,傲视苍生。

    虚无的远处,本来有好几股强大的巨影正在朝这边赶来,周围还有好几双巨大狰狞的眼睛闪烁着残忍的凶光。

    但就在高木言巅峰气势喷发的那一霎那,

    庞大的巨影扭头就逃,狰狞凶残的眼睛遁入了虚空。

    而高木言却看都没看它们一眼,

    单手握刀,朝着面前的无尽黑暗直接横斩过去。

    干净利落,刚毅果决。

    撕啦

    黑暗被切开,虚空被斩断。

    然而,

    在这片无尽的黑暗之中,

    却是更加混沌,更加深邃的黑暗。

    “桀桀桀”

    “吼吼吼”

    “嗷嗷嗷”

    层层密密的魔颅,触目皆是的妖躯,数不胜数鬼影,

    它们在愤怒的嘶吼,

    它们在不甘的咆哮,

    它们在痛苦的哀嚎。

    这是一座庞大宏伟到不可思议的京观,

    一座用不计其数的魔颅,妖躯,鬼影堆砌而成的超级京观。

    这些个恐怖邪恶的存在,

    纠缠在一起,堆叠在一起,扭曲在一起,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深深的羁绊住一般,不分彼此,永不超生。

    庞大宏伟的京观之巅,

    伫立着一柄长剑。

    剑身锈迹斑斑,看不出颜色,也辨不出样子,

    但就是这么一柄犹如废铁一般的破剑,

    却镇压着地狱之内,最凶残,最邪恶,最暴虐,最强大的妖魔。

    高木言目光炙热,看着京观之巅上的锈剑,眼中散发着渴望贪婪的精光。

    它是我的,

    也只能是我的,

    三界之内,

    除了我,

    谁还有资格成为它的主人。

    高木言面容严肃庄重,就像即将要去做一件无比神圣的大事一样。

    向前走,

    步伐坚定不移。

    狰狞的头颅张开大嘴朝着他咬去,

    踩碎。

    阴森可怖的鬼爪朝它抓去,

    踩碎。

    庞大凶暴的妖躯朝他碾去,

    还是踩碎。

    高木言就这么一步一个脚印,

    踩着尸山血海,踏着白骨累累,

    一步步的,

    朝着京观之巅,

    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