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黄泉路尽头,奈何桥边缘。

    高木言随手倾覆数百阴兵,面色满是厌烦跟晦气。

    “不就是弄死了一尊阎罗王嘛,至于像刨了你们家祖坟一样不依不饶嘛!都已经第几批了,你们不怕死,我特么手酸啊。”

    高木言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干掉了秦广王后居然会造成这么大的反应,阴司的人就好像是疯狗一般,追着他都咬了一路了。

    看来这秦广王在阴司的地位跟声望真心非同一般啊!居然能够让那么多阴司的人对他死心塌地,以命相搏。

    这也让高木言是烦不胜烦,杀戮固然很爽,但是一直像是碾死苍蝇一般的杀戮,真心提不起什么兴趣。

    高木言走了一路,也杀了一路,

    然而追兵却丝毫不见减少,

    反而越来越多。

    从几人到几十人,又到几百人,不仅数量多了,追兵的实力也越来越强大。

    简直没完没了,无休无止。

    现在的阴曹地府已经变成了暴风的中心,

    到处都是战场,到处都是杀戮,

    这场腥风血雨将整个冥界的势力都卷了进来。

    外部,四域大军压境,

    内部,妖魔鬼怪作乱,

    可谓是内忧外患,风雨飘零。

    这是一场大劫,也是一场变革,不管结局如何,整个冥界都会从新洗牌。

    而作为亲手点燃这场革命大火的当事人,罪魁祸首,此时却没有一点时代弄潮儿的觉悟,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即将到手的美人。

    奈何桥近了,

    那座横亘于天地之间的巨大桥梁。

    但是,

    追兵也先一步到了。

    桥边,巨旗招展,军阵林立,杀气腾腾,一片肃穆。

    身后,鬼影重重,遮天蔽日,煞气盎然,山呼海啸。

    高木言停下了脚步,面色如常,目光平静。

    他被包围了,

    被千军万马围的固若金汤,插翅难飞。

    五面巨大的旌旗随风飘动,猎猎作响,

    前四面,

    后一面,

    楚江王历,宋帝王余,五官王吕,卞城王毕,都市王黄。

    “好嘛!十殿阎罗,居然来了五位,还真看得起我高木言啊!”

    高木言眯着眼睛,环顾了四周一遍之后,心里不但没有半分畏惧跟害怕,反而有种豪气干云,蠢蠢欲动的冲天战意。

    “大丈夫,当如是也!!”

    没什么好啰嗦的了,就给这次的地府之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孟婆,我高木言送上的聘礼,区区一颗阎罗王的脑袋哪里够,再加上五颗十殿阎罗的脑袋才能配得上我的身份嘛!”

    拔出将臣剑,

    银发红眼,

    恐怖邪恶的气势纵横八方,席卷天地。

    “吼!!!”

    一声来此恒古混沌的尸吼威震寰宇,正式拉开了一场万年难遇的旷世大战。

    一剑,万鬼沦为粉尘,

    一剑,天地为之坍塌,

    一剑,都市王黄陨落,

    一剑,卞城王毕重伤,

    一剑,五官王吕倒飞,

    五剑之下,杀的敌人心惊胆颤,望而生畏。

    但是他们却没有退,也没有逃,依旧前赴后继,悍不畏死的朝着高木言杀去。

    高木言冷笑,脸上没有丝毫的疲倦之色,将臣剑也丝毫没有卷钝的迹象。

    既然他们不畏惧,那就杀的他们尸横遍野,

    既然他们不怕死,那就杀的他们血流成河。

    等杀光了地狱,屠光了阴曹,

    我看还有谁还敢挡我的去路。

    高木言杀的兴起,杀的疯狂,

    杀红了眼,

    杀疯了心,

    但是他没注意到的是,

    挂在苍穹之上的那轮血月,变得更大,更圆,更亮了。

    不,

    血月没有变,

    它只是在下沉,在下坠,

    从万丈高空,朝着地面,落下。

    楚江王历和宋帝王余的联手一击逼退了高木言,仿佛心有所感一般,立刻扶起重伤的卞城王毕和五官王吕往扭头就跑,一遁千里。

    高木言眼瞳内凶残暴虐的血光逐渐褪去,没有去追那几个手下败将,而是抬头仰望苍穹。

    那一轮直径不知几千里的血月,已悬于头顶之上。

    血色的光芒刺目绚烂,散发着妖异的光泽,普洒大地。

    高木言一个人,

    站在奈何桥边缘,

    抬着头,

    盯着空中那逼格高大上到不可侵犯的血月,

    略有不满道:

    “你也想阻我?”

    血月,

    微微一愣,

    然后,

    砸下!

    当真有种不哔哔直接就是干的霸气跟威武。

    “轰隆隆”

    整座奈何桥,

    不对,

    应该是整座中域阴曹,

    都震动了。

    它碾碎了大地,

    碾碎了虚空,

    也碾碎了一切。

    惊天动地之后,就是绝对的安静跟死寂,

    仿佛,天地,万物,苍生在这一刻都停止了呼吸,噤若寒蝉,瑟瑟发抖。

    突然,血月在震动,

    它在上升,

    有点像是完成任务后要急着回去复命一样。

    但,

    血月底部的一只手,

    却在告诉别人,

    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怎么形容这一幕恐怖的景象,

    就像是一只蚂蚁,单手扛起了一座宏伟巨大的城堡一样。

    高木言衣服也破了,

    头发也乱了,

    脸颊也脏了。

    说真的,

    从晋级为僵尸王之后,他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次这么狼狈过。

    那一击的威力的确出乎了他的预料,

    要不是他九转神功大成,又有将臣剑护体,

    那一击,真的可能会让他就地长眠。

    这一轮在冥界苍穹之上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血月,果然有两把刷子。

    不过,也到此为此了。

    “好好呆在天上不好吗?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既然你不愿意安分守己,那么就得为自己的胡闹付出沉重的代价吧!”

    轰

    一拳过后,血月拖着长长的碎石尾巴逃回了天空,

    圆月从此变成了残月。

    大获全胜的高木言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依旧仰望苍穹,目光猛地一缩。

    因为在那万丈高空之上,

    出现了一个女人,

    一个风情万种,却又霸气无双的女人。

    那是一种无法用世界上任何语言能够形容的美貌跟气质。

    她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

    却感觉整个冥界都臣服在了她的脚下。

    伤残的血月飘到了那个女人身边,就像是一个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小孩,回到家中向自己的父母寻求安慰一样。

    女人摸了摸血月的身体,什么话也没说,但是刚刚差点毁灭了大地的恐怖血月却像是得到了极大的褒奖一般,浑身激动的颤抖,开心的就像是一个吃到棒棒糖的孩子。

    血月飞上了苍穹,再次高高在上的挂了起来,不过光芒却比之前要暗淡了许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高木言的错觉,他总感觉那颗智障的血月升到天上之后就一直用一种看抢了它棒棒糖坏叔叔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