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无数的残影碰撞在一起,整个墓室内都回荡着雁鸣与呼啸交融的声音。所有的残影又在顷刻间消失,阿兰和男子僵持着,四目相对,彼此之间迸射出火光。

    “小子,招式哪儿偷来的,祖师爷可不记得有过外传!”阿兰冷笑道。

    “这话,听得好是刺耳,本王专有的招式,在你口中成了偷学?”男子不甘示弱,手脚并用打出招式,阿兰的完全用同样的招式接下,彼此之间都在模仿对方。

    “你模仿他作甚?就没有一点杀手锏吗?”我有点着急了,“众人命悬一线,你可别捅了娄子!”

    “大哥,我们出招都是有讲究的,这厮跟我的想法近乎完全相同,出手的招式自然也相同,本以为他只是冒牌的,现在看起来,怎么这么像是我的分身?”阿兰无奈的说道。

    “你脑子不会坏掉了?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分身这种东西!”

    “我也郁闷了,但这都不是关节,最令我不解的是,为什么我的长袍穿在他身上没有发生反噬!”

    阿兰跟我探讨着对方的底细,动作上自然会怠慢许多,男子抓住了机会,借机抓住了我的手腕,顺势一扭,我骨头吃紧的疼,还未来得及反应,下肋立刻被踹了一脚,整个人像皮球似的在地上翻滚出去。

    “招式学的不错,但是精神力不够集中,你终究只能是本王的影子!”男子讪笑道。

    我喷出一口鲜血,本能用手去触碰伤口,肋骨有明显的位移,我试图去站起身子,右半部分身体几乎已经失去知觉了,此时仅仅连站直身体都十分吃力。

    阿兰感觉不到这些,他只觉得身体有明显的不适,运作起来有勉强,他将手掌放在胸口中央,用力往里头挤压,我又喷出一口鲜血,疼的跪倒在地,全身都开始痉挛,如此机械化的使用我的身体,倘若不是面对强敌,我此时真想把他拉回意境中扇他两耳光。

    男子见到这一幕,不由的露出一脸惊讶,他重新打量我上下,小心的问道:“你这身体感觉不到疼痛?”

    “你得问我大哥!”阿兰站直了身体,重新将雁翎放在了身前。

    “你大哥叫什么?”

    “王易!”

    “那你叫什么?”男子收回了充满杀意的目光,立刻变得柔和了许多。

    “本王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话音刚落,阿兰重新冲了上去,此时他的步伐异常怪异,分别踏向男子的四方,男子此时竟然毫无动作,木讷的站在原地,手中的莫邪还垂在原地,似乎在沉思某些问题。

    突然,男子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处境,正准备出手防御

    “太晚了!”阿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仰天长啸:“九歌!”

    凡是阿兰所到之处,皆化为无数的幻象冲向男子,九个不同的方位同时进攻,男子孤身一人,根本来不及任何防御。

    九把雁翎贯穿了男子的身体,转瞬即逝之间,残影统统消失,男子的身体中只留下了阿兰手中的雁翎,但凡是被残影创造的伤口依旧留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整个人已经被雁翎固定住了,他的胸口出现九条偌大的刀口,但却没有洒出一滴血,甚至连器官都是灰暗色,根本看不清他体内的构造。

    “招式学的不错,但是精神力不够集中,你终究只能是本王的影子!”阿兰将男子的话原数奉还。

    “真的是你!”男子显得很平静,丝毫没有被伤口所影响,他慢慢靠近阿兰,任由刀刃加剧他的伤口层面,“你没有死而是化为灵魂藏了起来!”

    “你终于,认出本王了?”阿兰没有丝毫同情,眉间微微触动了一下,手腕直接顺着刀刃口贯穿了他的身体。

    男子显得异常平静,身体被阿兰贯穿之时,还将身体慢慢朝他靠近,他将脑袋靠在阿兰的肩上,轻声在他耳边说道:“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

    阿兰愣了下,似乎没预料到男子会这么回答,他跟我一样一头雾水,根本不能理解男子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究竟是谁?”

    “守护神器,至死不渝!”男子开始慢慢的后退,最终摆脱了阿兰的手腕,他平静的站在原地,双手慢慢向上身抚去,脸上还留有弥留之际的微笑。

    “等等!”阿兰试图阻止,但为时已晚。

    男子褪去了长袍,身体的肌肤迅速趋向老化,全身的肌肉都脱水似的蜷缩在一起,最后化成一具干尸,失去了的他开始往后倒去,接触地面的那一刻,身体脆的像张枯黄的枫叶,碎成再也无法拼凑在一起。

    起风了,男子破碎的身体被吹风吹得消失不见了,长袍还躺在地上,依旧散发着金光。

    刚才的画面历历在目,我脸颊流过一道冷汗,心有余悸的问道:“刚才那是什么?”

    “蛊术这一块,我知道的也不太多,估计,是我残留的灵魂吧!”阿兰从地上拾起长袍,手掌接触的那一刻,长袍散发出史无前例的光芒,刺的我几乎睁不开眼。

    阿兰套上长袍,扬天长吁了口气,瞳孔的黄光更为明显,而我们之间的灵魂力,似乎又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融合度,我甚至能感受到阿兰的心跳。

    “久违的力量!终于回来了”阿兰敞开双手,发出歇斯底里的狂笑,“这一刻,我等了足足上千年!我忍辱负重这么久,就是为了如今这个时刻,拥有永生的力量!”

    我见阿兰态度疯狂,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正准备撤回阿兰的灵魂控制,突然,一张巨大的铁笼从天而降,直接将我覆盖其中,我试图去推开,但都无济于事。

    我被囚禁了!

    我劲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平静的问道他:“你什么意思?”

    “大哥,你会还傻兮兮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吧?”阿兰回到意境中,站在囚笼外面嘲笑道:“你这只猪,整天就会在女人面前逞英雄,你肚子那几斤货,以为我不清楚?”

    “早在灵山上,我就该让吴子玉除掉你!”我激动的抓住铁栏,但根本无法逃出去。

    “你现在知道后悔了?”阿兰耸了耸肩,“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

    “你这畜生!我如此相信你,你他娘竟然恩将仇报,你这厮不得好死,你必下十八层地狱”我反射弧出奇的慢,到了此刻才感觉到愤怒,咒骂着阿兰的十八代祖宗。

    阿兰不以为然,在球笼外四处踱步,“生气有用吗?怪只能怪你蠢,不早学些克制我的办法,一心只想着练习武艺,你体内拥有老夫这样的灵魂,竟然还想着靠自己解决问题,可怜,你终究是个长不大的雏,那些女人也是活该为你受死!”

    “畜生,你不得好死”我将毕生所学的脏话都骂了出来,但不过只是徒劳而已。

    “骂接着骂又不是第一次骂老夫了,倘若你能骂的老夫回心转意,老夫现在就死在你面前!”阿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意境中。

    就在此时,整个意境中闪出了一道光!

    那光照亮了整片意境,直接将我覆盖其中。

    “奇迹发生了?”我抓着铁栏,扬天看向意境中的那道光。

    刹那间,胸口一阵剧痛袭遍全身,心脏处涌出一股鲜血,我疼的摔倒在地,不停的在地上挣扎,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样的疼痛,几乎是强制性将我拉进死亡的边缘。我身体渐渐没有了知觉,意境中的一切都开始消散了。

    而在现实的画面中,刀刃贯穿了我的心脏,阿兰同样喷出一口鲜血,近乎绝望的抬起头,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叫什么?弥留之际,我努力在回忆中想起那个名字。

    哦对了,他叫李画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