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在哪?

    一片漫无边际的洼地,朝霞洒向大地。参差不齐的山峰,迎接光辉的同时,冷风从中偷偷穿插进来,整个峡谷的气温骤降,空气中漂浮的气泡渐渐幻化出很薄很薄的结冰,最终将整个气泡包裹其中,气泡内的荧光被凝固住了,天际的朝霞也开始暗淡下来,就在这转瞬即逝之间,空中竟然飘起了大雪,雪花飘飘洒洒降临,那气泡成了活物似得,中央已经凝固的荧光又迅速流动起来,收拢着空中一朵朵雪花向其靠拢,结冰面逐渐被覆盖,气泡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模样,那荧光也躲在雪花之中不见了踪影。万千的气泡就这样沉浮于空气中,宛如一颗颗尚待孵化的幼体,朝霞必须要出现了,它必将用余晖温暖这些洁白的气泡,让它们在温暖中顺利降生,否则,它们将会是另一种下场

    在冰冷中迈向死亡!

    气节与环境终究是身外之物,此时此刻,我只想继续解答刚才的问题。

    我在哪?

    那个熟悉的山丘,天景柔和的光线,水光中游曳的锦鱼,冷风夹杂着微凉,我好像知晓了我此时存在的位置。

    世界的尽头!

    气泡渐渐开始在空气中变幻位置,但无一例外,它们都在朝着同一个地方开始聚集,白雪依旧附在气泡的身上,逐渐变为一层厚实的雪墙,阻挡了我面前的视线。

    它们在迎接那女骑士吗?

    我瞳孔逐渐放大,雪墙被推到,女子宛如漂浮一般缓缓向前,脚尖最终落在了水面之上,水面下的锦鱼没有丝毫影响。

    不是女骑士至少,她没有身穿盔甲,手持长剑,骑着白马威风凌凌的朝我奔驰而来。她只穿了一件很薄很薄的睡衣,完美勾勒了她胸前起伏的程度,睡衣一直盖住了她的腿根的位置,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此我穿着,确实显得极为暴露。

    我并不认为她是个暴露狂,因为我在她的眼眸中,读不到一丝的惊慌和腼腆,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穿着了。

    寒冷的空气中竟然泛起了燥热,我拉了拉衣领,满脸尴尬的问道:“你是谁?”

    “女骑士!”她爽快的回道。

    我仔细打量她身体上下,尤其是她那清秀的脸,确实似曾相识。

    “你是那个女骑士!”我恍然大悟,激动导致我的表情失态了。

    她噗嗤一笑,将手遮掩在胸前,缓缓蹲下了身。她捧起一窝清水,稳稳的放在我的面前,脸上依旧怀揣着那抹淡淡的笑意。

    出于本能反应,再询问她究竟是何意之前,我的目光落在了那窝清水中,视野在顷刻间变得明亮起来,水中倒映着一个熟悉的身体,俊秀的面庞,长发披在两肩,尤其是那泛着淡黄的瞳孔这根本就不是我的脸!

    我吓得颤坐在地上,瞳孔不停的在她清秀的脸颊上放大!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刚才营造的氛围全在顷刻间崩塌,我此时异常感觉到,她好可怕!

    “你看到了什么?”女子轻声问道我。

    我狼狈的爬起身,慌不择路的脱口而出:“那不是我”

    “那你是谁?”她故意将身上压上前,媚眼几乎要贴近我的双眸,“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我我我叫”我双眼在她漆黑的瞳孔中游离,渴望从她的眼中寻找到答案。

    “你叫什么?”女子重复道,胸前几乎与我贴在了一切,呼吸声彼此相依。

    “我叫”我的瞳孔渐渐变得暗淡下来,耳边有风声拂过,她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我没有在她的眼中寻找到答案,但是记忆已经浮上了水面。我的脸朝她压去,就在吻住她唇的那一刻,我改变了方向,继续将脑袋贴近了她的耳边,轻轻告诉她:“王易!”

    女子收回了身体,依旧平静的伫立在水面之上,她的目光开始眺望远方,很长很长的距离,她终于捕捉到什么,转眼又看向了我,继续问道:“你体会绝望了吗?”

    我愣了下,完全没预料到她竟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从她语气中,我可以感受到一丝似曾相识的气息,她似乎很了解我。

    “阿兰做出那样的事,确实也挺令我绝望的!”我哀叹道:“我本以为我们能作为做好的朋友,只是没想到,他依旧没有任何改变,所做的一切终究是要夺走我的身体!”

    “其实,他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坏!”女子竟然开始为阿兰解释,“他或许只是一时贪念,或许是你想帮助你完成你未尽的事业,他知道自己说出这些你肯定不会答应,因此自己才会鲁莽行事!”

    “不他不是那种人,我已经领教过很多次他的手段了!”我愤愤的说出口,但很快,那燥热的心又开始冷却下来,“都怪我自己笨,竟然还会选择相信她!”

    女子此时却沉默了,静静的看着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很久,那曾经的记忆到现在才逐渐载入了我的大脑中,我竟然感觉有些陌生。

    “我睡了多久了?”我借机问道她。

    “很久很久!”女子跟我打着太极。

    “那是多久?”

    “九个月吧”

    “九个月!”我惊呼出来,转眼看了一眼女子,却发现她异常的平静。我突然放松了警惕,耸了耸肩,告诉她:“怎么可能,我记得自己被李画白刺穿心口,应该已经死了,你这么说,是不是想安慰我?”

    “你还是这样乐观!”女子转过身,慢慢朝些气泡靠近,她伸起手,将气泡拖在手中,五指间轻轻用力,一声脆响,手中的气泡碎了,带着荧光的液体从她指缝中流失,她重新回头看向我,还未容我反应,女子身后的气泡全部开始破裂,荧光液体宛如下雨一般充斥了整个峡谷,她全身都被打湿了。

    场景随之变幻了!

    我站在桥上,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潮汐倒映着朝霞的红光肆意的翻滚着,男子坐在岸台,穿着一身蓑衣,垂钓时丝毫不受潮汐的影响,口中还吹着似曾相似的口哨。

    那是阿兰?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