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穿着那件长袍,手腕上散发着耀眼的金光,雁翎和莫邪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狂欢状态。

    刀刃刺穿一个又一个脆肉的身体,无论是身穿道袍的,军服的,西装的,纷纷倒在了我的脚下,我的头发用一根发簪所盘起,看起来就像古代人驰骋于战场之上肆意屠杀,阿兰解释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还是不习惯齐耳短发,希望能把头发留长。

    道场上遍布着尸体,阿兰越杀越欢,瞳孔几乎快要占据整个眼眶,那近乎极致的阴笑倒映在在场每个人的瞳孔中,他们开始变得恐惧,手中的武器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可是他们没办法退缩,人数的优势是他们坚信自己的能够胜利的资本,但是他们忘了一点,他们所面对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发狂的野兽。

    鲜血淹没了道场,所有人都在此时停止了攻击,他们惊恐的环顾四周,确认其余人此时的心里状况,包围圈不由的开始变大,阿兰站在中央,站直腰板,雁翎和莫邪完全被鲜血所覆盖,刀刃上散发出猩红的血光。

    突然,阿兰缓缓的举起手,所有人都在此时惊恐的向后退去,他将刀刃稳稳的指向坐台上的人,冰冷的说道:“我再说一遍,把玉罕交出来!”

    看到此时,我整个人都僵住了,无数的可能性在脑中轮回,我竟迟迟无法相信这是他善意的举动。

    阿兰关掉了画面,慢慢走到我的身边,伸手托起了我的脸,告诉我:“我抱着必死的决心,试图去昆仑山上解救玉罕,可是,我失败了,身体过度积劳加上嗜血运用过度,那四个家族的长老分别运用不同的蛊术将我封印,弥留之际,我乘着吴子玉不备,本打算与他同归于尽,最终,我用雁翎亲手贯穿了他的心脏,但张九幺为了救你的身体,死在了吴子玉的刀下!”

    我眉间微微触动,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他,随之这种茫然渐渐变得绝望起来,我将脸埋进了云层间,又一次失声痛哭起来。

    芳华落尽,物是人非。

    “他临死前求过我,要我转告你,他这辈子只有你这么一个兄弟,但是他无法背叛生养他的亲人,他唯有一条路可以选择,那便是死亡!”

    眼泪无声,流进嘴里充斥着一阵苦涩,他抱着头,像只可怜的老鼠一样躲在角落中,试图去阻隔外界的所有的消息。

    “大哥你要振作!你现在必须清醒过来,面前还有很多未知的行程等待你去征服!你终将是这个世界的王!”阿兰苦口婆心的劝导我,此时我除了沉默心痛外,什么也不想去做。

    “大哥,我这里还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知道哪一个?”阿兰依旧无法收敛那副乐观的神色,既然苦心劝导无用,换个方式来告诉我,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可是,他已经告知我玉罕没能解救出来,事情的结果已成定局,心如死灰之际,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大哥默认了,那我就开口说话了!”阿兰坐在我的身边,静静的注视着我,“李家为了拉于家入伙,将玉罕许配给了于家的长子,两人已经成婚,玉罕现在还活着!倘若她知道你没死,她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我目光暗淡,只是轻轻的耸了耸肩,玉罕终究没能成为我的新娘,我们所谓的那些山盟海誓,终究还是被现实给撕裂。

    阿兰见我无动于衷,又补了一句:“刚才的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什么”我的神色依旧是失落。

    “你当爸爸了!”阿兰满脸的惊喜,再次重复道:“玉罕怀孕了!”

    我愣了下,转眼看向了阿兰,此时此刻,是喜是悲?是痛是痒?是欢呼还是沉默?我的反射弧出奇的长,这个消息在我全身的神经上至少环绕了一百圈,我的双眼渐渐变得明亮,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阿兰的肩膀,确认道:“你在说什么?”

    “你即将要做爸爸了!”阿兰脱口而出,脸上难以抑制兴奋的喜悦,激动的告诉我:“在出发前的那个晚上,你跟玉罕承认关系的第一个夜晚,玉罕将自己献给了你,你难道完全不知道?”

    我木讷的摇了摇脑袋。

    “抱歉抱歉,我给忘了”阿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继续解释道:“那晚你睡着后,玉罕自己爬到了你的身上,我以为你知道这事,就一直没有提起,哪晓得,你被蒙在鼓里这么久!”

    “玉罕呢?”

    “在于家!”

    我站起身,擦干了眼角的泪光,焦急的问道他:“我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我们彼此之间还能在意境中通话,说明你的身体还未死亡,我估计也是,你血液内留有魂珠与金丹,那可是无价之宝,那些老东西为了寻求长生,不会轻易将你处死的!”

    “我现在还剩多少时间?”我再次确认道。

    “初步推断,至多只有七天的时间!”

    离开之时,我重新回到了阿兰的面前,双眼静静注视着他的双眸,我们彼此那么近,我希望得到他最真诚的回答。

    “最后再帮我一次!”我站直的身体突然软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他的面前以示谢意。

    “别千万别!”阿兰将我扶了起来,拍了拍我肩上尘土,“我同样也是为了赎罪,这么多转世者中,我从来没打心底佩服谁,唯独大哥你!我相信,大哥你绝对能拯救玉罕,改变那可悲而又肮脏的历史!”

    阿兰的微笑渐渐化为一道光,整个意境也逐渐在我的视野中消散,我闭上眼,静静感受灵魂回归本体的那一刻,时隔九个月,沧海桑田的巨变使得我的人生物是人非,心酸与痛苦书不尽言,吾此刻,唯有死战,安能言降?

    心脏微弱的跳动频率,喉管内的管子直入肺叶,双眼被黑布所遮挡,周围似乎有液体流动的声音?

    这些我无关紧要,重要的是

    重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