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双眼无法捕捉到任何视野,四肢漂浮在液体中,那根管子通入的氧气进入我的肺叶中,使得我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存活。

    我重新合上眼,开始用精神力去感受四周的动向。电表的跳针的声音,蒸汽喷盖,就像水壶烧开,天花板遍布了青苔,不时有水珠从角落中降落,奇怪的气体被塞在大大小小的瓶子中,那微乎及微的气体流动幅度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左侧有三个人,右侧两个,都有用笔摩擦纸张的痕迹,他们的气息极为平稳,没有丝毫慌张,看样子极为专注。

    “实验室?”我脑中的第一个反应。

    果然在窃取我体内的鲜血。身体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管,鲜血在体内飞速的流动,我又要庆幸金丹和魂珠在体内的缘故,这种抽血的方法,换做是正常人,早就变成干尸了。

    “大哥,该行动了”

    “我知道!”

    话音刚落,容器内的玻璃“怔”的一声开始劈裂,液体开始朝着额那裂缝流出,随之变为一个大洞,我伸出腿,直接从容器中走了出来,身上的针管自然而然脱离了我的身体,大大小小的伤口渗出鲜血,但迅速就被魂珠给愈合了,冒出淡淡的白烟。

    四处的人注意到了我,他们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手中的笔也摔落在地,过了短短半秒,他们似乎反应过来了,立刻转身欲要逃跑,我扯下管子上的银针,出手朝着两处射了出去,穿着白衣的人应声倒在地上,精神力已经感觉不到呼吸声了。

    “出手干脆,心中已无任何杂念!”阿兰不惊感叹道:“大哥,你终于有所改变了!”

    我缄默着,重新感知了四周的动向,神器就在不远处,手镯和长袍摆放在一起,他们普通人没办法触碰,或许也放在这个山洞内研究。

    就在我刚迈出步子时,山洞内响起了刺耳的鸣笛声,无数的警示灯在两侧亮起,洞口外立刻传来巨大的动静。

    “红外线?”我瞄了一眼墙壁上黑匣子,随即伸出手,五指砸碎了黑匣子外壳,电流乘机进入了我的身体,除了轻微的酥痒,没有丝毫感觉。

    我在洞口中央的冰窟中找到了长袍与手镯,两件神器被并排摆放在一起,周围又摆放着许多不同程度的镊子,看样子无人敢亲手去触碰。

    此时,冰窟的门口已经被外头赶来的援兵给堵住了,都是一些身穿道袍的货,头发盘后脑勺上,手上的铁剑形状也似曾相似,看样子都是吴家的人,我曾跟他们有过一些联系,但此时此刻,全都已经不重要了。

    所有人都朝我冲了进来,我率先踢碎了天顶的瓦斯灯,整个冰窟立刻陷入了黑暗之中,铁门又在顷刻间锁上,凄惨的嘶吼声接二两三响起,鲜血毫无顾虑的飞溅,整个空气中都充斥着一阵血腥味。

    我踩着他们的尸体,在冰窟中取回了神器,转身打开了门。

    突然,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大哥,犹豫什么,杀了他!”阿兰催促道。

    我平静的看着他,鲜血或许还残留在脸上,显得很不美观。那个小道士颤坐在地上,武器也不知被他丢到了哪里去,他双眼不停的在我脸上游离,似乎在记忆中寻找着我的身影。

    可是,曾经的我已经死了。

    “易易爷?”吴小满颤抖着说出口,语气中掺杂着惊讶与恐慌。

    “玉罕呢?”我冰冷的问道他。

    “玉玉罕姐姐我,我不知道”

    我收回了目光,冷冷的看向了前面,踱步离开了山洞。

    “为什么不杀他?”阿兰惊讶的问道我:“所有知道这些的人,都得死!”

    “别管我!”我警告阿兰。

    阿兰收回了抱怨,乖乖的躲在意境之中,观察着我此时的动向。

    山洞外是一片树林,阳光倾斜在草坪之上,树梢上有鸟叫,远处还有溪水潺潺的流动。隐藏的位置简直无懈可击,山洞正处于灵山的死角上,这里常年没人经过,就算镇子下有人意外上山,那条烂的不能再烂的山路崎岖不平,正常人根本不敢行走。

    我对灵山上的这些位置都已经了如指掌了,曾经无数次跟老九他们观光这里的各处风景,事到如今,除了缅怀痛心外,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

    出了这片死角之后,山路上有两条岔道,一条通往山脚,另一条通往灵山之上,吴家就处于这条路的尽头。

    我暂时选择了下山,老九的死和吴家的阴谋,这些刻骨铭心的旧账,无论何时,我都会慢慢跟他们还清,当务之急,我必须得先救出玉罕。

    回到那个熟悉的尹集镇,市场上依旧热闹,路过那个熟悉的巷口时,吴家的医馆已经关门了,门板上还留着字条,上面正写着:“有事修业,还望谅解!”

    那句话是我写上去的,毛笔在我手中用起来比挥大刀还要笨拙,每个字的尾巴都被我故意拖得老长老长,因为这会令我感觉有一种文体大师的风范。

    我撕掉了那张字条,推门走了进去,医馆内充斥着厚厚的尘埃,不少的药匣子被胡乱翻了出来,各色的药材落了一地,估计是进贼了,医馆内器材都被偷的一干二净,连病床上的被子都被搬空了,逗留时我以外看见了屋檐上的大洞,砖瓦已经全部被破坏掉了,他们就是从这里进来偷的东西。

    我找到了水池,将脸上的血迹都清洗干净,又在吴天风的柜子内找到了一件皮衣,他的专属柜子上了锁,虽没遭贼光顾,但被我擅自打开了,他已经将命留在了峡谷内,以后都不会有人再来打开了。

    临走之余,我补了几块砖,将那个漏洞给修补了,或许这样子,就不会有人再来破坏里面的旧物了。

    起风了,院子内的梧桐树开始摇曳起来,枯黄的落叶闻风而下,飘飘洒洒落在我的面前,晚秋之际,本命将至,残叶与泥土何为一体,为了新生的绿叶提供养分。

    这或许,就是活着的意义吧。

    我的心情开始怅然了。天际洒下一道光,透过残枝断叶倾泻在满地的落叶之中,那光线忽明忽暗,隐约之中,一个宽厚的背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吴天风叼着烟卷,朝我挤出一个严肃的微笑,他招了招手,似乎在对我做最后的道别。我一直平静的观望着他,看着他那悠闲的脚步踏着柔碎阳光,身影渐行渐远,再也消失不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