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周围人见状,纷纷跳到了破屋之上,立刻消失了踪迹。

    全都逃光了?

    我闭上眼,灵魂力在整个阵内散开,他们所逃向的地方统统聚集于一个点,也正是刚才阿兰所说的方位,那里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静默着,似乎在等待我的到来。

    我知道他是谁!在灵异旅店时,我曾经从张福生的口中得知,就是他将李画晚淹死在瀑布底下,事到如今,我并没有办法去确认真伪,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只能亲手杀了他。

    我跟着那阵气息,一直冲到了于家大院的门口。不得不说,于家的建筑简直比吴家的道观好上千万倍,金碧奢华的装饰简直不为一普通人所拥有,隐藏在这城深之中数十年,竟凭着那可笑的阵安然无恙。老九告诉我于家早已收手,开始下海从商,如此规模的家院,我并不认为,这些是从商能触及的。

    我推开于家的大门,丝毫没有反应,看样子从内部给上锁了,这无聊的举动,只有小孩子这么做。

    我走到围墙旁,双腿一跃,借助檐梁轻松跳了进去,院子中挤满了穿着中山装的小生,都是刚才跟我交手落荒而逃之辈,他们分散在大院的各个位置,满脸惊恐的注视着大门的动静,他们全然不知我已经翻到了屋顶,为了节约时间,避免与他们交手,直接朝着那股气息去了。

    那气息正处于正殿中央,并且端坐在木椅上,四周还有许些老者,气息较为虚弱,没有任何的威胁,他们不停的说着话,彼此间交流的比较投缘,具体商量什么事,因为距离太远,我无法得知。

    我放空了脚上的力道,悄无声息的踩在砖瓦上移动,位置大概确认了,我双腿一发力,屋顶直接震开一个大洞,身体垂直落下,那把匕首稳稳的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你!”吴子石惊恐的喊道,他试图从下盘偷袭我,被我一脚踩碎腿部关节,硬生生跪倒在地,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嚎。

    “玉罕呢?”我冷漠的问道他。

    “疯子!你杀了老大,你不得好死!”吴子石起身反抗,我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暂时保留了他性命,两拳分别打在了他的两侧肩胛上,他的身体内传来骨头断裂的身影,整个人都贴在了地面上,根本无法动弹。

    “我再问最后一遍,玉罕呢?”

    “畜生!我们教会你本事,你竟然恩将仇报!你这个疯子,老子就该在昆仑大会上将你碎尸万段!”

    我平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他那充斥痛苦与愤怒的脸,嘴里喋喋不休的谩骂着我的祖宗十八代。我伸出腿,平稳的放在了他的脊背上,宣布道:“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话音刚落,我腿部一发力,脚掌陷入了吴子石的体内,他的胸腔撕裂开来,内脏顺着肋骨溢了出来,整个大殿内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吴子石一死,那阵强烈的气息便消失了。看来,于家的主人并不再这里。

    我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胸口莫名疼了下。

    不祥之兆!

    我给了自己一耳光,再也不去想那些恐怖的可能性。我走上前,随手抓起了一个颤坐在地上的老者,问他:“你主子呢?”

    “在在北郊的山庄内!”老者如实告诉了我。

    山庄?或许在很久以前,那里还没有灵异旅店这个昵称!

    突然,一阵奇怪的动静在我背后响起,并迅速的朝我靠近,灵魂力感知不到那个物体的气息,或许他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肯定是高手!转身用眼睛去确认已经来不及了,不能有东西再阻止我拯救玉罕,我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我没有丝毫犹豫,迅速转过身,那把匕首也随之冲了出去。

    一道泪光飘过,落在了我的沾满鲜血的脸颊上。我看着她那瘦小的身影被匕首贯穿,整个身体宛如皮球一样飞到了墙上,墙上同样留下了一滩血迹,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立刻没有了呼吸。

    那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孩,身穿英式风格的碎花洋裙,脚上穿着一双小圆皮鞋,水汪汪的大眼睛渐渐失去了光泽,看起来,就像一个美丽的洋娃娃,可惜,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记忆在在脑海中自由的穿梭,最终停留在了我第一天进入灵异旅店的那一刻!就是这个姑娘敲响了我的房门,给我送了一碗热腾腾的米粥。那颗还未发育完全的乳牙已经沾满了鲜血,眼中的泪光已经凝固了,她竟然死在了我的手上!

    我终于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能看见他了,生命之间的锁链,或许就在这一刻,被无声无息的捆绑在一起,影响着我的后世。

    就在此时,又一个身影从旁边窜了出来,我此时还沉浸在回忆中无法自拔,完全没有任何防备,那个身影抱住了我的大腿,用那稚嫩的乳牙咬住了我的手掌,疼痛使我清醒了过来,我低下头,看向那个瘦小的身影。

    男孩满脸的泪水,那童真无邪的双眸中夹杂着一丝痛恨,他的体内还在继续酝酿这种情绪,最后充斥了整个眼眶,看他的样子,至多七岁,这种歇斯底里的痛苦,竟然在他这个瘦小的体内爆发了出来!

    他松开了嘴,开始不停的用拳头捶打着我,用那还未发育的喉结撕心裂肺的朝我吼道:“还给我!把小春还给我”

    记忆在盘旋,我平静的蹲下身,任由他在我脸上不停的敲打,我伸出手,擦干了他眼角的泪光,轻声叫道他:“是你吗?张福生!”

    男孩愣了下,表情立刻在脸上凝固了,这种状态只持续了短短几秒,他又开始痛哭起来,不停击打着我的脸,嘴里嘶吼着:“你这个魔鬼!我不认识你我根本不认识你!”

    此时此刻,我竟无言以对,是我亲手抹杀了他懵懂时的爱情,改变了他今后的人生。

    时光荏苒,结局终将无法改变吗?

    我着他那近乎绝望的脸,眼眸闪出一道亮光,将瘦小的身体紧紧抱在了怀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