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喂!你俩别乱跑啊!”吴小满拿着水瓢,指着逐渐远去的孩子们抱怨道:“哎!花盆又被踩坏了,当家的要是知道了,指定要责备我了!”

    “小满,愣啥子勒!今个喜庆的日子,还妈耶的磨磨蹭蹭,当家得要是知晓喽,你小就要倒大霉喽!”帮厨的师傅不由的笑道:“快撒子,货间里油个旧嘚,你去拿凯补上!”

    吴小满一脸阴郁的看了看师傅,又转眼看了看那群倒霉孩子,气的直接扔掉了水瓢,嘟着嘴,朝着杂货间走了过去。

    真是遇事心不爽,今天当家的大婚,道观上下忙的是不可开交,他无一技之长,在道观不过就是一条干巴巴的咸鱼,管家思索片刻,便让他领了个打理花草的活干,俗话说,越轻的活越累,他早晨五点起床,到山下镇子的花圃中搬运盆栽,陆陆续续忙了三四个钟头,那上百盆牡丹花才运上了山,按照管家的旨意,盆摘还必须要摆放特定的形状以示喜庆。

    这上上下下累了这么些时辰,管家还不给休息片刻的时间,他此时已经汗流浃背,脚步也显得拖泥带水,道观内已经空不出多余的人手去帮他,宾客还有俩个时辰就要到达,他必须要赶在这之前完全这些任务。

    没办法,全当是修行所得了,迈着沉重的双腿又忙活了一刻钟,吴小满长吁了口气,站在高处欣赏着自己的成果,万万没想到的,隔壁院子窜出俩熊孩子,追逐打闹之时,毫无顾忌的就往花坛内踩,后面的孩子追的急,不慎被绊住了脚,牙齿都给摔掉了,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吴小满心中的怒火立刻被哭声给浇灭了,上去好声安抚受伤的孩子,替他处理伤口,本以为自己这么做是好人好报,却没想到竟是放虎归山,伤口刚止住血,俩熊孩子又产生了摩擦,俩人嬉皮笑脸的追起来了。吃一堑长一智,这次还踩出水平来了,俩熊孩子故意抬高了脚面,一脚扎下去,花盆从中心裂开,脚印一直通往大殿内。

    罢了,吴小满并不打算去责罚他们,其实在刚才盆摘被踩碎的一瞬间,他心里已经整理好了语言去抱怨,可是一过身,他的脾气就像风似得,过去就随之消失了,他就是这么一个温顺的性格,因此也没什么仇人。

    旧盆摘已经枯萎了,但好在花盆还算完整,他换了个底座,将牡丹重新固定好,好在看上去还算崭新,虽然花身有些受损,但在这无以计数的花团中,自然也看不出来什么。

    “听说新郎官是个有名的考古学家,人不仅长的俊,家里还很富有!小姐可真是讨了个如意郎君啊!”扫地的道士笑道。

    “那可不!他可是李家的独苗!自从李家老大失踪后,他就一直掌管李家大全,在北方可有威望了!”另一个写字道士看了看四周,主动提及道:“可是我估计呀,那厮也不是善茬,表面上挂着考古学家的牌子,暗地里做了多少偷鸡摸狗的事,这跟我们吴家联姻,肯定也是有备而来的!”

    扫地道士似乎找到了共同话题,连忙抢话道:“对对对!我还听说,那厮把小姐的情人给杀了!小姐到现在都一直闷闷不乐,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嘘!”写字的道士立刻捂住了他的嘴,“你疯了?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提那个男的!”

    “可我听说,小姐的情人根本就没有死啊,以前于家被灭门,不就是那个人所为吗?而且,前一阵张家被灭门,外面说是被查封了,但是我觉得,应该也是那个人干的”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说了!”写字的道士转过身,不再搭理他。

    就在这时,道观外面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两个黑影交织在一起,从门口一直打到了长廊之上。

    刀剑碰撞的声响彻天际,穿大红礼服的男子率先拉开了距离,刚一落地,男子扑通一声半跪在地上,长剑插入了地面,以此来支撑着自己摇摇欲沉的身体,他艰难的抬起头,脸上全部被鲜血所覆盖,正要说着话,胸口突然剧烈起伏着,整个身子往前一仰,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没想到,你还挺有能耐的!”黑影走上前,将刀刃停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李画白跪倒在地,没有任何力气去做出反抗,他已经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要黑影一动手,刀刃便会划破他脆弱的脖子,他将成为一具尸体。

    “你这个疯子!倘若不是她,你早就下十八层地狱了!”李画白喷着鲜血,愤怒的爆出口:“给我一个了断,我会去找到她,这一切都是我欠下的!”

    “你所指的,是李画晚?还是玉罕?”黑影摘下黑袍,露出那历经沧桑的脸,问道他:“倘若是李画晚,那你什么都不欠,但如果是玉罕,抱歉,你得用命去偿还!”

    李画白愣了下,他的瞳孔不停在黑影的面庞上晃动着,尤其是那双夹杂着淡黄色的眼睛,失惊道:“你?你不是他!”

    “好了!你话太多了!”黑影毫不犹豫的挥下了刀刃。

    “乒乓”一声脆响,雁翎挡住了黑影的手中的刀,并随之向其砍来,黑影轻松躲闪了过去,站在原地注视着他。

    “畜生!休得无礼!”吴子木惊呼道。

    “吴家的老东西,就只剩你一个了!”黑影舔了舔刀尖上的鲜血,讪笑道:“没关系,老夫现在就送你去见他们!”

    阿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残影同时向四方分化开来,吴子木惊愣在原地,手中的雁翎不由自主的剧烈晃动起来,他看着四处的黑影同时向自己攻来,却没有勇气拿起剑刃去防御,他自知自己根本无法去躲避,已经对生丧失了希望。

    就在此时,一个鲜红的身影窜了出来,毫无顾虑的挡在了吴子木的身前。她画上了眼影,嘴唇染得鲜红,鼻梢显得有些精致,长发被金色的发簪所盘起,身穿艳丽的礼服,美的就像画像一般。

    黑影意识不对,立刻跃起身,在残影出刀那一刻将其全部斩杀,最终,他稳稳的停在了吴幽若的面前,彼此间厘米之隔,竟连呼吸声都交融在一起。

    “你干什么?”黑影怒骂道。

    “杀了我!”吴幽若闭上了眼,

    “不可!”李画白伸直了手,试图从地上站起来,可根本无济于事。

    “退下!速速退下!”吴子木硬开吴幽若,却被她反身定住了穴位。

    在场所有人都不理解她这么做的用意是为了什么,但是,除了面前这个黑影。

    “现在,没人会打搅我们,杀了我!大仇已报,我也能去那个世界追寻他的身影了!”吴幽若伸开手,大红礼服也随之展开,宛如一只即将陨落的青鸟,她已做好死的准备。

    “倘若我告诉你,他并没有死呢?”黑影抬起了头,眼中的黄光渐渐褪去,他的脸颊开始变得柔和,深邃的眼中,那阵杀意也被温柔给取代了。

    “你真的是你!”吴幽若的眼中闪动着泪光,她捂着嘴,似乎不相信眼前这一切。

    “幽若!”王易轻轻叫住了她,伸出手,抚摸着她那脆弱的脸颊。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吴幽若失声痛哭起来,颤抖的身体不由的向前靠去,跌入了王易的怀中。

    “答应我,好好活着,行吗?”王易抚摸着她的脑袋,“就算是为我而活着!”

    吴幽若拼命点着脑袋,深深抱紧了他。

    “我刚才梦中遇见了老九,他说,希望能留给吴家一条后路,我没有理由拒绝他,谁叫他是我兄弟呢!”王易报以苦笑,“好了,既然老九发话了,一切就这样吧,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话音刚落,吴幽若的身前一空,她本能的向前扑了过去,扑通跪倒在地上,手上还做着拥抱的动作,她明白,她所爱的那个人已经离去,而这一去,或许就是永远。

    吴幽若捂着脸,放声痛哭起来,泪水落在了那盆受损的牡丹之上,渐渐的,牡丹似乎重新焕发了活力,昂起首,面向那渐行渐远的黑影,目送着他的离开。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