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就是王易的故事!”小春长吁了口气,双脚依旧沉在水洼之中,不停的踩着浪花。

    王昊依旧沉浸在小春所叙述的故事之中,他并非不相信她所说的片面之词。前阵子去见李莫邪,正是王易本人砍去了他的双腿,那近乎相同的容貌,长袍所散发的气息,尤其是那最为熟悉的声音,他听了过往几十年,根本不可能认错。

    “不!那就是王易,我还记得他的样子,他说话的声音,甚至是他身上的气息,都跟原来一模一样!”王昊惊呼道。

    小春淡然的看了眼失态的王昊,扬起腿,行走在花草之中,身上的衣裙在风中翩翩起舞,长发也随之扬起,空气中传来丝丝茉莉花的芬芳。

    “这把剑,你还记得吗?”小春从屋内蹒跚而出,手中莫名的多出了把奇异的剑刃,那刀刃上刻着奇怪的图案,蜿蜒曲折之间,竟然一条蛇在其面上游动。

    “青蛇!”王昊脱口而出。王易跟张三刀的决战,甚至是最后阿兰附身后轻松斩杀张三刀,这么多的过往全部都提及过这把剑,王昊甚至还能敏锐的察觉到剑身上残留的腥臭味,嗜血之后的青蛇,剑身会如同蛇身一般爬上敌人的脖子,将他脆弱的喉管给切断!

    “不!”我王昊惊呼,他猛地张开眼,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能身临其境般感觉青蛇爬上了他的脖子,将他狠狠的勒在其中,他试图去呼救,去挣扎,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恐惧感刺激了他的神经,他最终还是清醒了过来。

    “这是他留下的!”小春抓紧了青蛇,开始肆意在手中挥舞,“他说青蛇是女生用的,自己很讨厌那种酥软的手感,就赠予我了!”

    王昊开始缄默起来,沉闷的坐在原地,小心的盯着她。

    “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小春抽出剑刃,稳稳的停在了王昊的眼间,随之又收了回来,讪笑道:“你觉得我一直在撒谎,这剑不过就是平凡之物,根本没有嗜血这种能力!”

    “难道不是吗?”王昊轻蔑的笑道:“你所说的那什么残影,魂珠,金丹,这完全就不可能!这个世界不可能存在那些违背科学的东西!”

    “你依旧是这幅样子”小春已经预料到他会这样发言,低垂的眼眸注视着剑身,感慨道:“他曾无数次跟我提过你,让我千万别跟你说这些东西,你是一个相信科学,这些神鬼莫测的事情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就在这时,峡谷内起风了,小春张开双手,似乎在拥抱这些虚无缥缈的气流,她越是沉浸其中,峡谷的冷风就越是猛烈,她脸部那如痴如醉的表情,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慨,内心之感,是任何表演都无法描摹出来的。她能操纵风的力量!就好像一千多年,那个名叫雨蝶秋的男子!

    “那这片峡谷,这漫天的海棠花,你又应该如何解释?”小春转过身,长发在风中张开,将她曼妙身姿展现的淋漓尽致,“这是王易为玉罕建的!但他并不喜欢住在这里,因为他讨厌孤独,他宁可流浪人世间与花鸟相伴,也不愿独自留在此地,看着银月阴晴圆缺,感慨那些痛心疾首的过往!”

    王昊愣住了,但很快他便清醒过来,理智驱使着他迈出了脚步,直接奔向了远处的山腰之上,他伸着手,疯狂的在山岩上攀爬,寒冷不胫而来,席卷了他的全身,他不敢有任何懈怠,更不可能会因此停住脚步,头顶上开始飘扬起淅淅沥沥的雪花,寒冷更是在他的肌肤之上加剧,他掰住最后一块岩块,全身吃足了劲,一鼓作气爬了出去。

    漫无边际的风雪,整个天地的白色都交融在了一起。他的目光变得迷茫,赤脚踩在冰冷的雪堆之中,寒冷将他的脚掌冻的通红,几乎就快要失去知觉了,他的记忆开始回溯,仿佛回到了四十年前,玉罕独自一人,用那瘦弱的身躯背着王易,在漫天风雪之中,一步一个脚印,将他带下了海棠墓,那种历经绝望的意念,他无法想象,那个平凡的女子,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王昊退却了一步,他开始打从心底的感觉到了那种绝望,或许没有深处绝境,他根本不能体会玉罕当时怀揣着怎样的心情,如今,他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处于这样的环境中,竟然感觉到了一丝迷惘,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独自完成征途,他会冻死在这个可怕的环境中。

    正如小春所说的那样,一山之隔,两处的环境简直天壤之别,海棠内四季如春,或许是应该山脉的原因,外面的风雪无法刮进去,他此时终于能理解玉罕为什么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安居,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风雪会阻隔外来的一切,没有人会打搅他们。

    “她曾无数次幻想过,来到这个地方!”小春突然出现在王昊身边,她身上依旧是那件睡袍,赤脚踩在风雪中,无惧于寒冷。

    “一切都是真的吗?”王昊闭上眼,仅仅感受风雪的拥抱,或许也站在过此处,但是他的心情与王昊截然相反,他是从风雪中进入了海棠,那一抹触及重生的希望,是在场的王昊所无法体会的。

    “其实,他并不希望你找到她!”小春的手中多了一颗结满碎冰的球体,那球体散发着白光,不时的透露出冰寒之气。“那去吧,这个可以治好小思的伤势,全世界,仅有这最后一枚!”

    王昊眼前一亮,目光完全被那个球体所吸引,他的思绪开运转,宛如跑道上驰骋的火车,最终停在了那野间的小站。他长吁了口气,那熟悉的模样渐渐与他记忆深处的词语相对应,不由自主的惊叹道:“这是冰清丹?”

    “他本打算给玉罕用的,但可惜,之后竟会发生这样的事,他特地嘱咐我转交给你,就算是当哥哥的,给予弟弟的一些帮助吧!”

    王昊惊住了,哥哥那两个字一直在脑海中环绕,十多年的情谊,全都汇聚在这枚冰清丹中。他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的爆发,颤抖着跪倒在地,眼间留下了两道晶莹的泪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