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鹤翼阵是古代战争常用阵形,是专供包围用的阵形,此种阵形主将位于中央(多半是弓步兵),两侧是副将,两侧最好使用强大的部队(骑兵为多),当敌人后方有我方部队出现时,两翼立刻可以拉长,跟我方部队会合,立刻形成包围圈。

    王侯青炎剑挥舞,剑法是自创的,同时火神奥决施展,斩出漫天神兵利器,均由混沌火组成。

    他的法自然有来自火家的成份,也就王者相授,虽陷入苦战,但始终没被擒住。

    王者赶来后没有立即出手,而是暂时旁观,观察这位自己所收的义弟极限在哪里。

    王侯身上还有待开发的潜质,是有可能比返祖血脉更强的资质,那就是他体内的骨,不是白色,而是银色的,富有金属光泽。

    至阳刚骨,一种古来罕有的灵根,与之对应的还有至阴柔骨。

    生死危机是激发潜能的最佳动力,也是觉醒一些特殊修炼资质的先决条件。

    观战的王者阴阳眼明灭不定,脸上尽是期待之色。

    “围攻却不下杀手,你们是在小瞧我吗!”王侯喝问数十名敌人,银色硬皮战甲染的红艳艳,有自己的血也有敌人的。

    他的性格很硬派,觉得敌人这种畏首畏尾的打法不过瘾。

    “既如此你们就一一授首吧!”王侯补充说道,身后浮现一尊巨大无比的石像,葫芦、飞剑、战矛、大刀阔斧等诸多灵具环绕。

    其法象赫然是擎天儡,和火家的那件底蕴一模一样。

    噗噗噗

    一道道身影接连爆开,血雾弥漫,王侯真正发起飚来勇猛过人,修为在巨头圆满,靠破境丹一日千里,追平了兄长。

    “快压制住他,动真格的,不然我等凶多吉少!”真君神殿的人惊叫,开始害怕起来。

    “杀了他,尸身诞生新灵魂的东西,和初代僵尸大同小异,有什么好探究的!”天空一声厉喝传来,杨桀踏空而至。

    他的步伐很诡异,脚底有光纹构成的圆形阵图浮现,起到了传送作用,让其一步百十里,效果堪比缩地成寸。

    咫尺天涯!

    这是此种身法的名字,属于古术。

    彼时杨桀击散了星魂等三名老牌准王,目标不是王侯,而是王者,要为弟弟报仇。

    一杆大戟将天空取代,准王之兵体积如摩天大楼,这是灵具的本体显化,材质不是极佳的灵具都会以量来弥补,必要时可释放出本来面貌。

    锵!

    如利器破空,一头秃毛仙鹤救驾,双翼铮铮,展翅间有剑芒斩出。

    那是闲云子的坐骑野鹤,一头年迈的丹顶鹤。

    坐骑都是准王,可见闲云子深藏不露。

    他在战场的某个角落烹饪美食,云游子为其烧火,两人举止悠闲,对正在进行的大战漠不关心。

    王者这里继续关注弟弟的情况,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见杨桀被阻挡后看都没多看一眼。

    王侯浴血奋战,敌人得到死命令后个个杀伐果断起来,夺命之击接连上手,欲尽快除掉他以绝后患。

    终于,王侯身体发生变化,体内骨骼竟然冒出体外,化为骨刺攻防兼备,如人形的银色刺猬。

    至阳刚骨激活!

    他右手青炎剑,左手则从右胳膊中拔出一把骨刀,刀剑合璧,展开猛烈杀伐。

    嘣嘣嘣!

    一片骨林出现,王侯发大招,将十几名敌人由下而上刺穿,顶入高空。

    那骨林俱是一根根十丈骨矛,锋利无比,雪亮的寒光烁烁。

    彼时,王侯在其中穿梭,依仗自己制造的地利,大杀四方,他的体表骨刺消散,皮肤被骨壳取代,穿上了一层银白铠甲,固若金汤。

    “杀!”王侯战意爆棚,一刀一剑都在索命,将真君神殿的两队巨头杀的胆寒。

    半个时辰后,战斗结束,王侯摇摇欲坠,遍体鳞伤却面带笑容,此战收获满满。

    咻!

    一名医疗术士冲来,及时为他治伤,乃燃雪的部下。

    另一边,应龙所在处,一条黑蛟凶猛异常,只有独角,可力量在其它蛟龙之上。

    它是杨骜的坐骑,主人已死,悲愤欲绝,发了狂,龙目赤红如雪。

    应龙蛟龙,都是四大龙族之一,都是百鳞之长,水兽中的霸主。

    “昂”

    龙吟震九霄,电闪雷鸣,暴雨如注,龙族神通大碰撞,用的都是本命灵术。

    咻!

    王者出现,一指击毙暗中伺机而动的一名老者,那是位半步霸主,渡霸主境天劫失败而未死的存在,却被巨头一招夺命。

    就在这时,一杆金色的三尖两刃戟从天而降,王级威压席卷八方,一瞬之间点苍皇朝的人马陨落过万,爆成团团血雾。

    当!

    玄黄瓶阻击,风羽剑胎也斩向云霄,两件至宝急急抵御,防止伤亡进一步扩大。

    王者一脸凝重,猜得出面对的是何物,定然是真君的证道之器

    圣道戟!

    圣道戟绝对不是一般的王器,故此王者直接祭出两件终极灵具,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正确的,那杆王戟显威后顿然摇身一变,成了一条三头龙,且是龙族中体型最大的黄金巨龙,王级的天选之子!

    这赫然也是活物炼制的兵器,此龙一现天地失色,亿万大军均被阴影笼罩,那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光仰望就让人生出无力感,堪比星辰兽。

    “是它,三头龙敖翔,金泽禁区的无冕之王,真君证道前的不世之敌,后沦为兵器。”云游子蓦然抬头,为此动容。

    “哟,这下有好戏看了,这条龙能耐直追真龙,两件王器也未必降得住。”闲云子亿露出惊容,一锅犒劳三军的汤炖到一半时停下了。

    因为云游子那里已忘了给炉火添新柴,两人注意力都被吸引走了。

    “唔先天灵宝,元凤逆翎,遥想当年东皇大人拿凤凰当鸡养,用妖龙泡药酒,也曾以混沌柱为捣药杵,以玄黄瓶为盛药臼,以鸿蒙碟为菜盘子,风羽做鸡毛掸子,看到你们我见犹怜啊!”三头龙对着玄黄瓶和风羽剑胎嘲弄,语出惊人。

    惊的自然是东皇太一。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