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此刻,百米的灵魂大树周围零零散散,飘落着四十七个黄豆大小的灰蒙蒙灵魂种子,成熟的灵魂种子总共拥有四十九颗。 刚刚在彭璐茜和老肥猪身上用了两个灵魂种子。 除了四十九颗灵魂种子,还有三棵灵魂小树苗,两棵坐落在神秘的碎片之上,另外一棵,古聪已经让它寄生了。 古聪,经过这几天的实验,和脑海之中的零碎记忆,明白灵魂种子和灵魂小树苗的作用: 灵魂小树苗,寄生的对象,能赋予其无限进化的能力,在进化的同时,壮大灵魂小树苗,同时、也伴随寄生的对象,不停地进化 灵魂种子,寄生对象之后,无法自主的吸收能量,赋予不了寄生对象任何的进化能力,寄生时候怎么样,寄生之后无数年还是怎么样。 灵魂种子寄生的对象,无法令其与寄生对象做到相辅相成、共同进化。一天之后。 “主人,一百万已经转入您的账户”,出租房内,老肥猪弯腰恭敬地道。 老肥猪,深圳某个服装公司的老板,每年服装公司给他带来一千万到两千万的收入,拥有的所有财富算下来,也有两亿多人民币。 包养的情人,除了彭璐茜,还有五名情人,家里还有正牌的老婆在。 “股份转移还需要多久”,古聪冰冷的双眸,冷冷地看着老肥猪道。 老肥猪在古聪眼里,就是个死人,现在能活着,代表他还有些利用价值,股份转移完毕之后,也是老肥猪魂飞魄散的时候,灵魂成为灵魂种子的养分。 如果是以前的古聪,与老肥猪对抗,没有任何的好处,徒增悲伤,前女朋友依然是躺在别人的怀里,任别人玩弄。 只能在脑海里幻想着,怎么玩死老肥猪,狠狠地令老肥猪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主人,三天之内,保证我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转移到璐茜名下,我家那口子,五个情人的财产、以及两个孩子名下的财产转移需要时间”,老肥猪看着古聪冰冷的眼睛,不敢多看,颤抖的身体急忙道。 “我只要你的财产”,古聪吃了一口泡面,喝了一口汤,冷淡地道。 “是,是”,老肥猪急忙猛点头道,生怕古聪发怒,灵魂之上传来的恐惧,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有亲身感受才了解。 “主人,需要加开水吗?”彭璐茜小心翼翼,声音弱弱地道。 “不需要,你接下来需要做的是把老肥猪的财富,全部转移过来”,古聪平淡的语气朝着彭璐茜道。 彭璐茜,面对古聪路人一样的语气,心里莫名心痛,好像丢了什么重要东西,心里空荡荡地。 “是,主人”,彭璐茜躬身地道,声音带着凄惨,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彭璐茜和老肥猪,走出了出租房,看着彭璐茜的背影,有种畅快的心里,又有种悲哀和愧疚交杂在一起。 古聪叹了口气道“唉!十年的感情,十年的爱,为了金钱和那份虚荣心,这到底是对,还是错,都是这日了狗的社会洪流”。 古聪知道,他和彭璐茜再也没有可能了,十年的爱,十年的感情,只能存在于记忆之中,有人说“美好只能存在于记忆之中,因为它太短暂了”。 老肥猪,古聪可以随便玩死他,而彭璐茜,毕竟是十年的感情,并且还是同一个镇上的人,古聪所在的村子、与彭璐茜所在的村子,乃是相连,走路仅仅需要半个小时。 既然彭璐茜喜欢金钱,喜欢那份虚荣心,那么古聪令她拥有,以前她永远也想不到的财富,无尽的金钱伴随着她。 “叮铃铃”。 古聪听到熟悉的铃声,这是他手机的短信铃声。 古聪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提示:【工商银行】您尾号8908的银行卡5月19号十分三十分到账整整一百万人民币,余额为人民币。 古聪和彭璐茜在一起的这些年,上学的时候,思想也比较单纯,花销比较小,从工作开始,二人的开销越来越大,基本上是月光族。 特别是彭璐茜,一个的花销占用了二人收入的百分之八十,各种化妆品、和名牌包包,化妆品是女人美丽的手段,名牌包包是女人的脸面。 在化妆师面前,丑小鸭也能短短时间之内,变身成为白天鹅。 出租房,靠墙的小柜子里,十几个名牌包包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这些包包占用了二人这些年一半的收入。 “哇哈哈,老子也是有钱人了”,古聪的大声地吼叫道,声音传出出租房,传进周围出租房内。 顿时,一间间出租房内传来议论声音,嘲讽和不屑的声音比比皆是,同时、也有同情的声音伴随其中。 “傻帽”。 “,被人戴了绿帽子,竟然如此高兴,真是二十一世纪牛叉的绿帽王”。 “被人卖了,还给别人数钱,早就提醒过他,他的女朋友不靠谱了”。 “有钱人?也是靠女朋友,获得的肮脏钱,呸!呸!”“老板,好多人骂你”,稚嫩的声音在出租房内响起。 “他们这是羡慕和妒忌,别管他们,老子的存款也破百万了”,古聪毫不在意地道。 自从获得超级无敌的寄生能力,灵魂巨变,身体的各项素质有了质的提升,相当于特种兵的体质。 耳力非常好,周围出租房内各种嘲讽的声音,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二货,你的智力又提升了”,古聪拍了拍桌子上,已经拥有四五年历史的华硕牌子的笔记本电脑道。 灵魂小树寄生笔记本电脑,已经第三天了。 第一天,灵魂小树苗寄生笔记本电脑之后,仅仅几个小时,机械的声音从笔记本电脑传出,吓了古聪一大跳,瞬间懵逼了。 第二天,被寄生的笔记本电脑,说话的声音虽然是机械式,已经可以和古聪进行简单的交流了。 今天是第三天了,从寄生的笔记本电脑传出的声音,不再是机械式,相当于两三岁幼儿孩童说出来稚嫩的声音。 “灵魂小树苗,真是太逆天了,可惜仅仅三棵,已经用了一棵,还剩下两棵”,古聪惊喜无比、唏嘘无比地感叹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