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距离第一季征文截止只有二十多天,所以这本书的更新慢了很多,但绝对绝对不会TJ,我很看重这本书。

    至于荣耀:王者在上,其实是类似于全职高手那种通关副本,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我的原意其实是想用征文的书带火联盟的书,如知我,请投票尽量投给王者在上,谢谢了,我觉得征文还是有些许希望的。

    或许征文成功,有一些资历了,以后七百年也有可能漫画化。

    “早有预谋么”

    叶澈并没有多大吃惊。

    早在那紫色羽毛出现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事情的不简单,只是没想到暗地里潜藏的东西比他想的还要深的多。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要镇定,也好。”

    嬴政点头,继续道:“既然如此,这几个月内你就待在我皇陵中安心研习联盟吧,我保你安危。”

    叶澈心中灵光一闪,讶然道:“我明白了,国家所做的这些,以及你和亚历山大的复活,都是因为想保住我?”

    “可以这么说。”

    嬴政道:“核弹无效化事件和新世界扩张事件,震惊世界各国首脑,生恐再起其它变故。要知道,现今人类立身的根是演化之力,是英雄联盟!你作为联盟第一人,自然要不惜代价的保下来,可凭借如今的国家力量,根本无法与非自然的力量抗衡,所以他们借助了我,而我,自然也乐得保住你,毕竟就目前来说,你在联盟上的成就无人能及,保你,就是保我自己。”

    他踱步而走,转头目光灼灼地看向叶澈,“每一个领域,都有最精英,这是任何教导都无法达到的层次,就像霍金、莫言、爱因斯坦,千万难出其一!而你现在,就是联盟的最精英,只要保住你,就不怕最顶尖的技术出现断层。

    当然,除了你之外,其他的国家,也通过各种方式,对他们国家的一些联盟精英实施了保护。”

    “所以你们为了防止未知势力对我下手,于是布下了这个局?”

    叶澈问道。

    “对。”

    嬴政吐字。

    叶澈看向嬴政的目光有些复杂了起来,他对于嬴政的认知,全是来自于历史书和一些传纪,但现在几乎全都推翻了,首先单是秦皇复活苏醒,就让人无法以常理去认知他。

    想到这里,叶澈心底一怔,连问道:“那么你的苏醒呢?这又是怎么回事?”

    “苏醒”

    嬴政的目光忽地莫名的一黯,但转眼恢复正常,他道:“这件事现在知道了,对你没好处,你只要明白,这第六次大劫,是逆天之争,是种族之争!我们人族布下万年大局,等待的就是现在,一旦有丝毫差错,将是万劫不复之局!”

    叶澈无言以对,到了现在,他发现嬴政越说越玄乎了,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似乎看见了叶澈的表情,嬴政笑了笑,道:“总之,这两个月你就安心的待在我皇陵中,待外界尘埃落定过后,你再出去也不迟。”

    “澈澈”

    小青的脸孔忽然苍白了起来,扯了扯叶澈的衣袖。

    “怎么了?”叶澈看向她。

    “我我不想留在这”小青低垂着头说。

    看见小青的样子,叶澈心知肚明。

    “抱歉。”叶澈摇了摇头,看向嬴政道:“这件事我不能答应,我父母哥哥,还有我岳父岳母都还在外面,我不能苟且偷生。”

    小青的脸色有些红,她没想到叶澈连岳父岳母都叫了出来。

    “你糊涂!”

    嬴政眉头一拧,“你现在的命!不是你自己的命,是国的命,一旦你离开皇陵,失去了我大秦军的护佑,新世界的存在绝对会找上你!

    现如今百废俱兴,人生百窍,演化竞速,这虽是大劫,也是大善!一旦演至极境,脱胎换骨,超凡脱俗,一飞冲天也不无可能,为了那些凡夫俗子,你甘愿放弃!?”

    他目光如炬,气息如山,这时候,他秦皇的威风才显露半点。

    “那是你想要的。”

    叶澈一脸平静,“我已经奔波的够久了,只想平静的渡过一生。”

    叶澈牵起小青的手掌,凝视着她的眼睛说:“什么超凡脱俗,脱胎换骨,不过是镜花水月,远没有身边人来的重要。”

    小青的手掌一紧,眼神也坚定起来。

    看见叶澈的样子,嬴政忽然挥袖而笑,道:“可笑又可爱的亲情,你放心,早在你启程之时,华国的高层们已经动手了,不足三日,你,还有你妻子就能与家人团聚,你现在就好好待在皇陵中,研习联盟吧!”

    叶澈一怔,良久,他慎重地看着嬴政道:“那就谢过了!”

    嬴政笑了笑,陡然喝道:“白将军!”

    “在!”

    “带叶先生和青姑娘下去休息。”

    “是!”

    话音一落,白起走了进来,将叶澈和小青领了下去。

    不久后,一名面容白净的中年男人,从偏阁走了进来,向嬴政施了一礼后,静静地立在原地。

    “李丞相,你怎么看?”

    嬴政背负双手,看着投影画面的同时,淡淡地问道。

    “此子不可信。”

    李丞相平静地说。

    “哦?”嬴政似乎并不意外。

    “我观看过此子的资料档案,通过对比分析,发现此子最近性情大变,行事方式难以琢磨,不受控制,有着自己的一套准则,所以我敢断定,三日内他必定出逃!”

    李丞相说。

    “三日?”

    嬴政摇摇头,“要不了那么久,最多今晚。”

    李丞相一怔,道:“那陛下您打算”

    “此次劫难,据‘它’推断,分为种族之劫,天地大劫,以及未知劫难,如果是以前,将他父母和妻子直接处理了便是,没了亲情友情,便只有恩情,俱时略施手段,便能为我所用,但今时不同往日,现代的人,心灵太过脆弱,一个不好精神失常了也不无一定,所以”

    嬴政的这句话还未说完,李丞相已然接话道:“所以堵不如疏?”

    “不错!”

    嬴政无奈地摊了摊手,说:“没办法,现在的人啊,聪明又脆弱,朕空有一身伏龙技却无法施展啊。”

    李丞相笑了笑,道:“陛下说笑了,现代人虽然聪明有脆弱,但只要方法用对,同样的很好驾驭,您等待臣的好消息。”

    嬴政挥了挥手,李丞相顿时躬身告退了。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