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有人问主角的队友陈强身去哪里了,这算是个坑,很快就会有交待的。)

    随着秦麟宫缓缓地打开,现场诸人眼中渐渐地冒出了火光,特别是那些入选者,不仅双眼冒火,身子还小幅度的颤抖着,显然他们内心无比的激动。

    一把好的武器对武将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而现在,秦麟宫的武器可不仅仅只能用好字来形容。

    那是能比拟演武器的存在,一旦得到,地稳位固,在众秦军中声名鹊起都不是什么事。

    “绝世武器,我必须得到!”

    诸位入选者目光灼灼,这是荣耀的象征,权利的阶梯!

    “秦皇到!”

    正在这时候,一名宦官忽地尖声宣道。

    顿时包括公子扶苏在场的所有人,“唰”地一下,全都跪了下去,一个个脸色肃穆,神态尊敬。

    可以看见,此刻踏步行来的嬴政,浑身充斥着叶澈之前从未见过的皇者之气,无论是武将文官,在这种气魄之下皆都自惭形秽退避三舍。

    他被簇拥着,被顶礼膜拜,他是他们所有人的皇!

    “放肆!!”

    那跟随秦皇而来的胡亥,眼见叶澈和小青居然跟个木头似的杵在那里不跪,瞬间暴怒,冷喝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见皇竟敢不拜,按律当斩!!!”

    听见胡亥的呵斥,在场的许多人都露出了冷笑。

    那十几位将要进入秦麟宫的人,眼中更是泛起了幸灾乐祸之色,他们也没想到这两人的胆子居然这么大,秦皇亲临不仅不跪,竟连点反应都没有,以秦皇的性格,待会绝对震怒。

    盛怒之下,如果取消他俩进入秦麟宫的资格,那就有意思了。

    公子扶苏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叶澈二人对于秦皇的到来没有任何表示,连忙扯了一下叶澈的衣袖,示意他跪下来,同时便要开口和解。

    但叶澈却先他一步开口了。

    他先是皱眉撇了胡亥一眼,旋即望着秦皇问道:“你这儿子是吃枪药了吧?”

    语气之淡然,口吻之随意,简直令在场的人瞠目结舌。

    关键的是,秦皇居然罕见地露出了笑容,说:“叶先生莫怪,是小儿不知礼数冲撞了先生。”

    说话的同时,迈步走了过来。

    听见秦皇客气的话,叶澈心底一动,忽然社会感十足的说道。“没事,给你个面子,我原谅他了。”

    听见叶澈这么轻佻的话语,哪怕秦皇心底再重视叶澈,城府再深,也不由拧了一下眉头,如果不是这几年受到了信息大轰炸的影响,按照他以前的脾性只怕直接下令将叶澈给砍了。

    尽管如此,他的笑容也有些僵硬了起来。

    “他到底是何人!?”

    “我皇这都不生气?”

    “天啊,这人居然敢以这种口吻与我皇对话!”

    在场的许多文武官冷汗淋淋,心底震撼,其目光接紧紧地落在叶澈身上,似要将他深记。

    胡亥心底也是震惊莫名,不过在瞟见秦皇僵硬的笑容后,他心思又冷厉了起来,如果秦皇还是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就算他再恨叶澈,但因为秦皇的态度他也绝不二话碰见叶澈了就绕道走。

    但现在秦皇似有不满,他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各位爱卿,秦麟宫已经开启五次,规矩我也不重复了,这秦麟宫是我大秦朝的总武库,是军武重地!!!里面的武器数不胜数,收录的全是高阶武器,而现在,除了那些高阶武器之外,也有已经异变了的,更有神匠打造的绝世武器,谁拿到,就算谁的,限时三个时辰!”秦皇朗声说道。

    接着一挥衣袖,道:“去吧。”

    “是!”

    胡亥连忙躬身应道,然后出列走到了入选者之中,紧随他之后的,还有一名光头和尚,这和尚留着络腮胡,满脸冷漠,刚一走出便站在了胡亥的旁边,显然是高级护卫一般的人物。

    “天啊,是跎老!”

    “听说他已经是演武七境的超级高手了,有他帮衬,谁还争得过十八皇子啊?”

    在场的入选者们面泛苦色,知道这一次秦麟宫之行只怕要沦为陪衬了。

    “叶澈!”

    胡亥冷冽地声音忽然传入了他的耳中,“我知道你依仗的是什么,无非是依仗父皇看重你的联盟技术,你今日敢这么对我父皇说话,我还真是佩服你,但天下能人这么多,假以时日总会出现新的超级大神,而你,知道等待你的结局是什么吗?”

    叶澈转头看去,便见胡亥正一眼冷意地盯着自己,那声音,正是由他传音而来。

    “不妨直说,我想你死!很想很想,但见着你刚刚与我父皇说话的态度后,突然有点欣赏你了,所以,只要进入秦麟宫后你乖乖地听话,我会给你一条生路的!”胡亥的嘴角泛起了笑意。

    “滚!”

    叶澈白眼一翻,根本懒得虚与委蛇。

    “你!”

    胡亥眼中瞬间升腾起凶光。

    不过不待他发作,当先的一位入选者,已经进入了秦麟宫之类,他只好先快步跟了进去。

    叶澈也牵着小青走了进去。

    只不过小青拖着那巨大袋子的一幕,却令在场的诸人有些愕然,带这么大个袋子进秦麟宫,hy?

    “咚!”

    身后,秦麟宫的大门,缓缓地关上了。

    “澈澈你刚刚怎么那样和秦皇说话啊?”小青终于忍不住问道,在她心里,叶澈应该不是那种喜欢主动惹事的人。

    “借个势而已,免得多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叶澈笑了笑。

    他早就发现那些入选者看向自己和小青的目光中不怀好意,毕竟是横插进来的,他虽然不怕,但一些麻烦能省则省。

    “噢”

    小青点点头,虽然还是一知半解,但她只是需要一个过得去的理由而已。

    眼见叶澈和小青在后面窃窃私语,胡亥冷笑一声,道:“你的心倒真是大,我劝你还是好好保护好你的女人,如花似玉,年纪轻轻死在总武库可就可惜了!”

    “呵”

    叶澈反笑,在在场人震惊的目光下,他手掌一个虚无,泛着暴虐气息的暗裔魔镰显露而出,“那我就先除掉你,免得不得安生。”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