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九月初的金都,暑热未散。

    面积不大的百里区,数十幢整齐的落地平房伫立在此。彼此间,形成了几条整齐的街道。

    这里是金都未拆迁的区域之一,早在几十年前,就被视作‘贫民区’。

    在二街街尾,有间不大的店面,店门正大肆敞开着。路过的行人只要抬头一看,就能看见七字店名。

    如同狗爬一般的手写字体:嘻嘻哈哈事务所。

    店门左侧挂着一串木质风铃,做工粗糙的让人觉得寒酸。

    正值午后,太阳炙烤着大地。原本就偏僻的街尾店面,更是不见半个人影。

    “嗷呜”忽然间,店内传来一阵轻微的嗷叫声。

    店内角落,一只毛色灰白的狗崽子正趴在圆形凉垫上,耷拉着眼皮,只透出一丝湛蓝的眸色。

    似乎是不满意当前的睡姿,狗子干脆翻过身子,用背部蹭着凉垫,将白绒绒的腹部露了出来,肚皮还透着一点暖粉色。

    慵懒惬意的模样,怪可爱的。

    微风拂过,门口的木质风铃簌簌作响。除此之外,空气中似乎还带上了一丝香水味。

    只是一瞬,狗子脑袋两侧软哒哒的耳朵动了动。原本还耷拉着的眼睛瞬间张开,露出圆鼓鼓的湛蓝眼眸。

    狗子重新翻过身,目光直直落在店门口。

    “哒、哒、哒”高跟鞋落在地面,发出的声响由远至近,直至在店门口停下。

    距离隔得近了,浓郁的香味水传来,敏感的狗鼻子不适地耸了耸。

    狗子仰头朝上看去,一女人正站在店门口。

    浅棕色的长卷发、精致的妆容、凹凸有致的身材,要是走在人群中,绝对少不了注视的目光。

    狗子正想着,门口的女人就细声细气地朝里问道,“有人吗?老板在吗?”

    “嗷呜!”狗子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毛发,奶气十足地嗷叫了一声,彰显了自己的存在感。

    女人望见它,微微蹙眉。随即就展露表面的笑意,走近它,弯腰逗弄道,“小可爱,你家主人去哪里了?我找他有事。”

    我就是主人本人。

    狗子内心回答了一句。

    然而下一秒,它就打了一个小喷嚏。大概是香水味太浓,它总觉得女人身上的味道闻着不舒服。

    不过生意上门,狗子也懒得深究这事。它直接转身,短腿小屁股,一扭一扭地朝着店内小隔间走去。

    女人微怔,正考虑着要不要离开。

    隔间内却突然传来一灵动的声音,“外面的客人请稍等,我马上就出来。”

    女人听见回应,心中微定。

    不出一分钟的时间,一道身影就从隔间中探出。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男生,穿着浅蓝T恤和深色短裤,脚上还踩着人字凉拖。

    随意的穿着却掩盖不住他俊逸的面容,眉清目秀,直让人觉得清爽好看。

    他在女人面前站定,扬起笑意,礼貌道,“你好,我叫沈西,是这家事务所的老板。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女人露出狐疑的神色,默不作声打量着他。

    沈西秉持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没有显出半点不悦,仍是张扬着笑意,“你需要什么?”

    他顿了顿,暗示性地低声吐露,“我这家事务所,什么委托都能接。”

    半晌。

    “阴沉木灵丸,两颗,越快越好。”女人短促开口。

    沈西听见物品名称,即刻便确认了对方的身份。这东西,平常人可不需要。

    他望着对方,故作高深地说道,“有是有,只是这东西不便宜。”

    说罢,他的手指还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女人不可置否,随手摘下两颗耳坠,丢给了他,“够么?”

    沈西打量着手中的耳坠。

    嗯,真钻石!市场价少数五位数。

    “咳咳。”沈西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压制嘴角的笑容,眼睛却离不开这耳坠,“可以可以,店里没现成的物品。今天下午五点,你来取。”

    女人没有半点怀疑,点了点头,转身直径离开。

    半分钟后,沈西才将物品小心翼翼地收入纳宝袋中。他的嘴角咧到最大,一个劲地乐呵,“这笔买卖可赚大发了!这女妖怪出手可真阔绰”

    没错,刚刚的女人是妖。而沈西,也是只灵力微弱的小妖。方才那只酷似哈士奇的狗子,就是他的本体。

    这家由他所开的事务所,从一开始,就是替妖怪们服务的。

    沈西想起之前的女妖怪,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在那浓郁的香水味下,似乎还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算了,先把这事办好再说。”

    沈西甩开这些思绪,暗自盘算起来:把耳坠典当掉,再买几瓶好酒和下酒小菜,回到妖族结界里找树精爷爷,讨两颗灵丸

    确定了自己的计划,沈西立刻关了店门。他抬头望着手写店名,自我满足了一番,随即出了二街。

    人类刚进入星际时代,母星地球还居住着不少人。

    在此之中,不少妖怪像沈西一样,化形成人,以各种身份隐藏在人类当中。他们由专门的妖怪局进行管理,最大的守则便是:不准伤人。

    当然,也有不愿意出世的妖怪,一直在妖族结界内居住。

    这样的平静日子,已经维持了不下百年。

    霓龙区是金都的市中心,所有高层管理局都伫立于此,包括隐于暗处的妖怪局。在这样的地段上,房价自然高于青天。

    而就在金都督察局旁,开着一家私人侦探所。地段优渥,两层的独立建筑,外形上极为大气。

    此刻正值午休时间,一个身着制服的男人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

    “傅局?你怎么来了?”

    “流火,宗队呢?”傅晟临剑眉一挑,对着迎面而来的少年开了口。

    流火作为侦探所的员工之一,少不了察言观色的本事。见傅晟临似有急事,也不废话,“在二楼,我带你上去。”

    傅晟临大手一挥,“不用了,我自己上去!”

    他轻车熟路地上了楼,直接走进一间私人办公室,“宗辞!这回你必须要帮我!”

    语音未消,他便噎住了。

    傅晟临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疑惑道,“人呢?”

    “在这。”身后忽然传来一清冷的声音。傅晟临一转身,就瞧见了人。

    对方穿着薄型白衬衫,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衬衫袖口往上折了些许,露出有劲的手腕。男人长着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此刻正平静地盯着傅晟临。

    傅晟临被他注视着,怔了怔。

    即便与宗辞相熟,可他总会被对方无形中的气势所震慑。

    “你去哪里了?”平淡无奇的开场白。

    宗辞举了举手中的杯子,“倒水。怎么?堂堂督察局局长还需要我帮忙?”说话间,嘴角显露淡淡笑意。

    傅晟临伫在原地,一时无言。

    宗辞也不理他,直径回到办公室内,坐在了转椅上。

    傅晟临很快就反应过来,大跨步走上前去,“这次我可通过上层,申请到了妖怪局局长的协助令。”

    宗辞是只修为高深的狐妖,原本一直在妖怪局担任侦案队队长。

    只可惜,近些年妖族众妖各个安分守己。宗辞觉得闲着无聊,就在妖怪局挂了个头衔,外出私开了家侦探所。傅晟临是个实打实的人类,由于工作性质,他意外结识了宗辞,还在对方面前混了个熟脸。

    他将口袋中的芯片丢给对面的宗辞,又道,“你在妖怪局挂名太久,总该做点事。”

    宗辞不疑有他,只将芯片插入电脑显示器,“局长让我帮你查人类的案子?什么案子以你的能力还查不出来?”

    傅晟临见问到正经事,眉头紧蹙,“这次犯案的主谋,可能就是妖怪,我没办法。”

    宗辞手头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对方。

    “已经发生两起了,资料都在芯片里。”傅晟临看出他眼中的询问,讲了个大概,“第一起案子在十天前,第二起案子在六天前。两名死者皆为女性,而且”

    傅晟临顿了顿,似乎想起什么不好的事,脸色难看,“而且,死状可怖。”

    作为督查局局长,傅晟临接手的案子可不在少数。能让他承认‘可怖’两字的案件,恐怕不会简单。

    电脑上,两名死者的照片资料放出。

    只是一瞬,一贯云淡风轻的宗辞也忍不住蹙了眉。

    “表面一层皮肤,都被剥了,法医说厚度在2mm至3mm。”傅晟临低声道出,“第一个死者在商场洗手间发现。从死者最后一次在监控画面里出现,到清洁人员发现,左右不过十分钟。”

    “现场没有发现任何作案仪器,即便有,以现在的科学技术,短时间也不可能做到。”

    宗辞的视线一直落在电脑屏幕上,将资料仔细看完后,这才下了结论,“交给我吧,这个案子,你的确没办法。”

    妖怪作案,又涉及人类,怪不得妖怪局局长会让他出面。

    “这两个案子被相关部门暂时压下。”傅晟临将紧迫性道出,“必须尽快破案,否则一旦传出去,恐怕会引起不小的恐慌。”

    “嗯,我知道。”宗辞仍是盯着电脑上的资料,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轻叩着桌面,神色严峻,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傅晟临的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宗辞,立刻走到一边接通。

    不出一分钟,他就疾步走回,只是这脸色,出奇的难看。

    “怎么了?”宗辞察觉出不对,询问道。

    傅晟临叹了口气,凝重道。

    “百里区八街,又发生了一起同类案件。”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启,沈嘻嘻和宗队同时上线。欢迎各位小可爱们追文留言。

    【感谢】伊然雪洛7的地雷,白少泽1的手榴弹!

    【注意】扫雷请看文案!!本文涉及各类案件(并不一定都是凶案),非传统刑侦文!!阿肆逻辑全力补救中,不喜勿喷!!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