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人皮案结束后,沈西就重新回到了他的小店里。

    吃吃喝喝看看店,小日子还算惬意。

    不过,自从被宗辞指出‘字难看’后,一向自诩‘写字好看’沈西的自尊心受到毁灭般的打击。

    当然,没过多久,他就把自尊心重新粘上了。

    他还掏出自己的小钱钱,去小书摊上淘了两本临摹字帖,叫《三十天速成手写大师(上)(下)》。

    沈西看着书名,如获至宝。

    他每一天都在努力认真临摹,一笔一划,自觉进步飞速。

    沈西满意极了,还打算回购几本,推销给妖界内的妖怪们。

    转眼迈入了十月份。

    百里区内的桂花终于开了起来,整个街道都弥漫着浓郁的香味,清爽不已。

    沈西吃完早餐,习惯性地站在门口深呼吸。

    等到花香随着空气沁入身体,他才满足地转身,坐在店内的小桌子上,拿出字帖,准备开始今天的临摹。

    只是才动笔写了两个字,门口悬挂的木质风铃便簌簌而响。

    沈西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等待了一会儿。

    几秒后,不出所料,一个身穿学生制服的男生走了进来,“你好,请问是老板吗?”

    “你好。”沈西起身,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顺带还瞄了一眼校服上的刺绣字样。

    晨光高中?

    是个普通人类学生?

    男生长相还算斯文,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眼下还带着浓浓的黑眼圈。

    “我、我想找你买样东西,有人推荐我来的。”男生有些不自然地开口。

    沈西一听生意上门,也没细问推荐者是谁,就问道,“你先说说需要什么?”

    他没有直接答应对方的话,妖界里的有些东西,可不能卖给人类,免得生出祸端。

    沈西虽算得上一个财迷,但也懂得取之有道。

    “有没有辟邪的护身符?”男生问道。

    “有是有。”沈西回答。他看向男生,见对方小心翼翼的神色,诧异起来。

    现在这个年代,人类学生党不是不信这些吗?

    那名男生见沈西半晌不接话,脸色逐渐被紧张所替代,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将钱包和手机拿出来,慌乱地将这些东西递给了沈西,“求求你了!我是听一个叔叔的话,才来找你的!”

    “我、我最近好像被被乱七八糟的东西缠上了,动不动就做恶梦!”男生顿了顿,额头居然在短时间就渗出了冷汗,“求你了!”

    他将钱包中数张卡拿出,又道,“手机付钱或者直接给你这些卡,卡的密码我都告诉你!只要能够给我辟邪的护身符”

    沈西噎了噎,显然没想到,对方还是个富二代。

    不过,听见男生的一番说辞,沈西也有了大概的推断。

    估计是鬼压床了?才会连着做恶梦?

    区区辟邪的东西,还算好说。

    毕竟鬼压床的次数多了,对学生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有影响。

    “行了,你别紧张。”沈西让他坐下,还给他倒了杯水,“等我一下,我去隔间给你找护身符。”

    男生点了点头。

    沈西转而朝隔间里走去,他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枚菱形挂坠。

    这枚挂坠由玳瑁壳磨成,是由妖界内的族长派发给周岁的小妖们的。

    沈西小时候得到的这枚,一直被他妥善保管至今。

    玳瑁有吉祥长寿、辟邪纳福的寓意,又被几位修为高深的妖怪长辈们开光纳灵,也算是一件讨巧祝福的物件。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沈西刻意又渡上了自己的灵力,双重保险。

    嗯,这下总该没问题了?

    沈西打定主意,就将这枚挂坠拿了出去。

    “小伙,这个给你。”沈西将挂坠递了过去,“拿去用吧。”

    男生连忙接过这东西,看也不看,就将它戴在了身上!

    “谢谢老板,多少钱?”

    沈西经过上次的事情,这回也不敢多贪,规规矩矩地收了点钱。

    男生连连感谢,这才快步走出店门。

    等到对方走后,沈西才觉得自己一阵脱力。

    他的修为灵力本就微弱,刚才还特意渡了不少在挂坠上。

    “算了,反正今天也算开张了,关门休息一会儿吧。”

    当天下午,五点。

    “宗队。”流火冲了进来,“傅局刚刚派人打电话来了!说让我们去晨光高中一趟,有急事!”

    宗辞挑眉,“急事?”

    “对啊。我还特意打了个电话给傅局,他好像很忙,只是让你快点过去,就挂断了。”流火做出猜想,“宗队,你说,是不是又出事了?”

    宗辞起了身,淡淡道,“去看看吧,反正总没好事。”

    听见这声调侃,流火一乐,应和道,“也是。”

    五点多,是晨光高中的放学时间。

    今天正值周五,按常理来说,不少学生都会急着回家。可现在,学校门口居然聚集了一大帮学生窃窃私语,神色各异。

    “宗队,这边。”傅晟临身边的特助走了过来。

    宗辞看了一眼流火,两人一同跟随对方,走了过去。

    绕过校门口的大型雕塑和一个长形花园,往左侧一拐,就看见了一号教学楼。

    宗辞远远就望见,教学楼底下围了一条禁戒线。

    为了不少督察员待在那处,唯独没有学生的身影。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把学生都支开了。

    “宗队,有血腥味。”流火低声说道。

    “嗯。”

    除此之外,他们还听到中年女性撕心裂肺地哭喊,“你们还我儿子!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

    宗辞看见傅晟临,快步走去。

    “宗辞,你可算来了。”傅晟临向他招手。

    等到走近一看,地面正淌着大量的鲜血,一大块白布遮了什么,却也浸满了血色。

    “有学生跳楼了。”傅晟临剑眉紧蹙,贴在宗辞身边说道。

    宗辞扫了一眼现场。

    中年女人旁边还有一个男人,两人估计是学生的父母,此刻正在与学校领导大声争吵。

    “这事归你管?”宗辞低声问了一句。

    “短短五天,三起学生跳楼事件,而且死者在跳楼前,站在屋顶的言行如出一辙,高喊‘我错了’。结果上头就觉得有蹊跷,派我出动调查。”

    宗辞反问,“那你找我来干嘛?”

    傅晟临啧了一声,“我也怕事有‘蹊跷’,所以找你来看看。”

    学生父母在一旁吵闹不已,宗辞给傅晟临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

    没过多久,学生父母就被带到了别处。当然,免不了和校方的持续吵闹。

    宗辞带上一次性手套,终于拉过禁戒线,走了进去。

    流火抢先一步,掀开了尸体上面的白布。

    从五层的高度,尸体还算完整,头部血肉模糊。

    看样子,是头部先着地,受到重击后,当场死亡。

    宗辞避开众人的视线,往自己的眼睛上附上一丝灵力。

    整个尸体居然都泛起了黑色雾气。

    如果是自然死亡,只会是弥漫出血红色的雾气。

    而这黑色,明显是邪祟入体的表现。

    宗辞心下了然,余光一瞥,却看见尸体脖颈处泛出一丝微弱的白光。

    很浅很淡,几乎被人忽视。

    宗辞察觉出一丝不对劲,神色微变。

    “宗队?”

    “把镊子和白布给我。”

    流火配合迅速,很快地,宗辞就将尸体脖颈处的东西夹了出来,放在白布上。

    被血色覆盖的物件,几乎看不出实体。

    流火将其擦拭干净,重新递给了宗辞。

    宗辞接过,仔细辨认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宗队,有发现?”

    宗辞没说话,起身朝着傅晟临走去。流火重新用白布将尸体盖上,也走了出去。

    “宗辞,如何?”

    宗辞看向他,直接开了口,“有猫腻,如果前两个学生尸体还没火化,想办法让我看一眼。另外,把这三个学生的资料全部调出来给我。”

    傅晟临听见这些话,知道这事不简单,重重点头。

    “我会和妖怪局报备,接手这个案子。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先去一个地方,迟点电话联系。”

    “好。”

    宗辞上了车,跟在他身侧的流火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宗队,我们要去哪里?”

    “百里区,找沈西。”

    “啊?为什么?”流火很吃惊。

    宗辞将手上的挂坠递给他,解释道,“这枚玳瑁挂坠上,有沈西的灵力附着。死者之前肯定和沈西接触过,或者说,这东西就是沈西给死者的。”

    死者全身上下,就这个东西上带了白色灵力。

    而宗辞在之前探过沈西体内的灵力,自然清楚得很。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百里区。

    沈西正吃过晚餐,准备关店门,回隔间睡觉。

    结果一见宗辞和流火,惊讶不已,“宗队,流火,你们怎么来了?”

    早已知晓内情的流火忍不住插话道,“西西,你又摊上事了!”

    沈西:???

    作者有话要说:宗队和嘻嘻,有案千里来相会~~[为爱情干杯JPG]

    【感谢】小兔儿吃萝卜的地雷,咩咩15、贴心小可爱10、小兔儿吃萝卜5和Alice、木子酱、W1的营养液。请大家持续给我留言啊,啾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